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Dream

做梦,梦见我们亲吻,他是Frank 我是Tiw
他小心翼翼吻上来,我震惊得让他肆意地吻着,直到气喘吁吁放开
他说既然你不主动,那我来了

我把头埋下来不敢看他。

他来我家看电影,一起看着一部gay片,窗帘拉着,我知道他要做什么,紧张又兴奋。看着看着,他亲上来,他的味道很好,有着热带水果的爽甜,我们着迷地吻着,直到喘不上气才分开,这时我们才发现,爸爸站在门口,惊呆地看着我们。我强自镇定僵直地坐好,等着爸爸说什么。然而他什么也没说,沉默了一下,走进来,坐在我们中间一起看电影。我如坐针毡,忐忑等着发作。瞟了眼Frank,他也盯着屏幕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于是我也只好盯着屏幕,三个人都盯着屏幕,但是估计谁也没看下去,室内的气氛诡异地凝聚着。电影结束的时候,爸爸让我送Frank回去。我才松了口气,摊在椅子上,才发现背后已经湿透了。我们沉默地走着,快到他家路口时,越走越慢停下来,他低头站在巷子口,踢着地上的石头。"你爸怎么想。"他问了个我也无法回答的问题,无语地看着他以及他身后的晚霞,"我不知道,他是上位者(不明白什么意思)"Frank点点头,又继续往前走,这次走得快多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难过。

一年之外 6 的小尾巴

上次中途插入了小剧场,这里把6的结尾补上

:P

——————————————————————————————
Frank回到宿舍,手机充上电刚开机,一连串短信就乒零乓啷地炸来,Frank额头擦汗地点开短信…


收到一连几条短信的点名召唤,Frank哭笑不得地回复班长拜托帮忙签到做作业,顺便,他想了一下打上:Tiw去上课了吗?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Frank继续下翻,接着几条未读信息是六月发的早上好,晚安短信是11点多,算算那时候自己还在酒吧里,是在和Tiw玩大话色?还是和某个面目模糊的人吹牛逼拼酒?昨夜的光怪陆异碰上阳光就像泡沫一样化掉,只有模糊的影子,脑袋涨得发硬麻木竟然一点也不困。

手指轻点把昨晚收到的"在哪里?""Tiw和你在一起吗?""什么时候回来?"今早催上课通知点名的,六月约中午一起吃饭的早安晚安的短信一条条点开删除。六月的信息把Frank拉回现实,但现在他没空想Wut,没空想六月,满脑子是Tiw,只有Tiw,全部是Tiw,Tiw的吻,Tiw的味道,Tiw的柔软的唇,Tiw睡着的样子,甜美的呼吸,像根小羽毛撩拨着他的心。脑子像榨干的海绵隐隐地疼痛,"——Wut算什么,我就在他身边,吻了他。" 他压制着Frank'得意的叫嚣,冷静点,bro,这根本不算什么。然而他忍不住要回味,想起今早的吻,昨夜Tiw发亮的眼睛,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他不在意地删除着短信,为手机腾出内存,删到昨晚Tiw的信息:哈哈,快躲起来吧,他们在抓你去请喝酒呢,PS:恭喜啦~

讨厌!好吧,其实ps后的三个字简直是暴击。心脏抽搐,强自忽略那刺目的“恭喜”,犹豫了一下,放弃了删除,忙不及地跳过 。

清理了收件箱神清气爽,看看时间,离中午放学还有一个多小时,比起午饭,他更想躺倒在床上回味昨夜今晨的温存。Frank点开发短信回了六月一个遗憾的表情,找了个借口拒绝了,把手机调了静音,站起来摇摇晃晃倒上床。


————————————TBC——————


一年之外 6

王子的一吻魔法有多久?

Frank不是王子,Tiw也不是睡美人,Frank没有吻醒Tiw。

Tiw醒来的时候看见Frank手舞足蹈,迷惑了一下才意识到是在用手给他摇扇子,噗嗤一声笑出来,感动。


"嗷,醒啦"Frank凑过来,阴影压下来遮挡了刺目的阳光。

Tiw闭闭眼清醒了一会儿,攀着Frank的胳膊爬起来。

"诶,我们居然在这睡着了。"

水塔顶的水泥地晒得有点发热,白色的水泥地反射着耀眼的白光。

温度已经升起来了,微微蒸腾起汗气。

俩人靠在一起坐着,Tiw挂在Frank身上,歪头看他用水塔顶找到的碎水泥涂画着看不懂的圆圈竖线,Frank稍高的体温透过两层布料温热着Tiw的臂膀。宿舍区里很安静,夏蝉抖抖嗓子,开始今日生涩断续的练声。

水泥块画着画着碎了,Frank划拉两下碎块撇开。Tiw伸了个懒腰,问几点了,Frank才想起看手机,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太阳慢慢上来了,身上已经微微晒出了汗,Tiw摸摸饿瘪的肚子,俩人爬下水塔,脚踏在大地上的时候Frank还有些恍惚。昨夜像跌入了一个奇异的幻境,秘密地埋藏在月光里。

水泥地的白光射得眼花,Tiw埋头闭眼躲避阳光,搭着Frank的肩膀穿过天台,推开铁门回到阴凉的楼里,俩人都松了口气,身上被太阳炙烤的热度在阴凉里慢慢挥散着。

穿过露天连廊回到走廊,Frank在前面低头赶路,Tiw慢腾腾地跟着,迷瞪着双眼一幅还没睡醒的模样,按压着要亲吻的欲望,放慢脚步等Tiw跟上来,一把拉着Tiw不耐烦地牵着往回走。

走廊一小会儿就走到尽头,楼梯就在眼前,Frank不想跟Tiw上宿舍,他想拉着Tiw,就这样在楼梯口站着,多一秒,再多一秒,一秒后再一秒。

Tiw上楼梯,被Frank拖着走不动,诧异地回头看Frank

Frank松开手。

"你不上来?"

"不要了,我直接回去吧"

"你的东西呢?"

"再说吧" Frank强迫自己转过身,扬扬手,走下楼。没敢再看Tiw一眼。

Tiw站在楼梯口,手腕还在微微地发麻,刚刚Frank拽得那么紧,用力得几乎能留下指印。明明很赶时间的一脸急躁,却又慢腾腾地走着。

左手环上右手的手腕,沿着皮肤底下的印记覆盖在Frank刚刚握过的地方,残余的温度传递到指腹。他靠在开放式楼梯的一侧看着Frank穿着白衬衫的身影出现在宿舍前的大道上,大步向前走着,消失在道旁树逐渐茂密的枝叶里。又站了一会儿才慢慢回转身一步一步回到宿舍,打开门,也没留意班长正抱着课本准备离开,什么话都不想说趴上床铺蒙着脑袋。

累坏了,只想好好睡一觉。



刚刚在水塔上。

迷迷糊糊地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是Frank在吻他。

很迅速,在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离开了。他不知道应该对Frank作出什么反应,索性一直睡着,直到太阳的温度受不了再也不能靠装睡逃避才起来。

起来后他以为Frank会说什么,结果Frank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让他也决定沉默。彼此都不要点破。


这是Tiw关于Frank的众多秘密之一。





Frank回到宿舍门口,大门虚掩着,双胞胎不在。

走进宿舍环顾一圈见电脑还在,确定不是小偷,是双胞胎给他留的门儿。手机充上电刚开机,一连串短信就乒零乓啷地炸来,Frank额头擦汗地点开短信,一堆的未接来电提示 ,有双胞胎和班长的也有Jet的,还有淡菊的。Frank黑线,双胞胎找他他知道,Jet和班长担心Tiw他理解,淡菊又来凑热闹是shenmegui,八成又是为了Tiw,看来昨天Tiw跟着自己跑了一晚上已经惊动八卦群群主。然而他不知道俩人夜不归宿双双失踪已经在八卦群里炸开了花,Frank打了冷战,隐隐猜到会不好,但还不知道前方高能。




一年之外 5

Frank出来的时候看见Tiw蹲坐在椅子上低头不知在干什么,见Frank出来了立马抬起头。
"舒服点了?诺,这里有水。"Tiw指了指桌子上刚晾好的一杯水,"你玩电脑吧,想睡就先睡。"

等Tiw起来拿衣服去洗澡间,Frank坐下来,看Tiw刚刚打开的网页,是《阿凡达》的介绍,Frank凑近看,黑色的小字儿重影得像一个个豆大的苍蝇,眯着眼使劲儿看了会儿,放弃了退出来,关了页面。

桌面一张Wut的背影给了Frank会心一击。

照片应该是匆忙下偷偷拍的,逆着光,只有一个模糊的剪影,然而Frank认出来了,这个自己关注了四年的男人,单凭那微微驼背的站姿、炸起来的刘海,以及出现在Tiw的电脑里,只一眼就认出来。

身体的深处在噼里啪啦地炸成一地白灰,两眼昏花地闪着白光。

Frank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手指不可抑制地颤抖,Wut模糊的背影像一个巨大的嘲笑狠狠地砸在他脑袋上。
 
——这是Tiw刚刚换上的吗?
——是故意换上给我看的吗?
 
惊乍、愤怒冲起,从胸膛点燃一路烧至后脑勺,火辣辣地炸着。

Frank关上电脑屏幕,趴在桌子上,让血管里乱窜的麻点慢慢消失,直到平静,才坐直了打开屏幕,把页面滑至Tiw看到的位置。环顾了一遍三人间的寝室,多一秒也不愿意在这个寝室里呆着。走出走廊打电话,双胞胎还在Happy,完全不接电话。他在走廊里暴躁地徘徊,宿舍楼里上上下下游荡了两遍,才悲哀地发现要么回Tiw的宿舍,要么上天台躺着。
 
"Frank?""Frank?" Tiw洗完澡出来发现不见了Frank连忙跑出去,看见Frank在楼梯里鬼魂一样的游荡,连忙跑过去拉着他。
 
——放手,还嫌不够吗?
 
Frank漠然地看着被Tiw拉着的右手,宿舍楼旁的路灯穿过空隙打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幽灵一样的惨白。"Frank你怎么了?这么晚在这干什么。"

"Tiw……"Frank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冷漠

Tiw焦虑的神情让自己的心居然一揪一揪地难受。到嘴的话又咽下去。

算了,还有什么好问的呢

"……宿舍太热了……出来走走。"
握着右手的力道松了,Tiw笑了,放松下来拍了Frank一掌。"出来也不说一声,吓死了。要不要一起走走?"

 
——没法拒绝,没法拒绝。他笑得那么好看地看着自己,让暗夜里的太阳都黯然失色的温暖的笑。


Frank盯着Tiw,不信任地盯着瘦长的背影,被牵扯着,不情不愿地走,夏夜里出了点汗,肌肤相接处润润的潮。

Frank跟着Tiw穿过亮着紧急出口绿光的走廊,搞不懂这个方向是去哪儿。

他们可以去湖边,可以坐在宿舍楼旁的小山坡上说话,可以沿着栀子花盛开的林荫校道走上一段路,绕到教学楼后的池塘边看荷花,外面的昆虫们热闹的欢呼着。然而Tiw带着他走下三楼的楼梯,沿着长长的无声的走廊,向宿舍楼的另一头走去。走廊的尽头是露天的连廊,他们穿过连廊走进相连的研究生楼,沿着大楼梯一层一层地绕上顶层阁楼,推开门。

银白的世界。

Tiw回头得意地笑着:“漂亮吧?”

Frank不可置信地看着满地的月光,银白的,铺洒着银子般,亮得让人战栗。

Tiw牵着他跨过门栏,踏着满地的白银,爬上水塔,两腿吊垂着坐在水塔边,俯视着脚下银白的世界,仿若在看一个铺满了银子的湖,窥探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真美。”Frank说。

“美吧,平时没有人上这边的天台来,嫌远。”Tiw努努下巴示意Frank看他们自己宿舍楼的天台,隐约可见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Frank想着刚刚自己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一员,嗤笑,安静了一会儿想着要和Tiw说点什么,歪头瞄到身边人的侧脸愣住了。

那是Frank没有见过的神情

落寞?他以为不会出现在这个阳光big boy的脸上。

月光笼罩着,白色的衬衫映得脸上朦胧地发光,眼眉低垂着,透着寂寥的神色,看上去让人特别的难过。

Frank艰难地吞咽着,心里抽动的痛,他甚至忍不住要扳着Tiw的肩膀狠狠晃醒他:抬头看看!还有我!

低下头掩藏了眼底的阴霾,凝视着脚下的白银地,浅浅的像一滩月光池。Frank出神地看着,这一潭池水,淡淡的鹅黄温柔得能抚平所有的创痛,朦胧地泛着甜美的光,诱惑着投入怀抱。假若跳下去会怎样?疯狂的念头窜起,这一潭湖水,甜美得诱人,如果跳下去会怎样?身体会摔在水泥地上,发出水袋摔在地上沉闷的声音,或许会摔裂,或许会迸出浆液,或许,可以解脱。

疯狂的念头嚣张地挥舞着脚爪勾扒着身体的内壁爬行,将躯体撕裂成两半,Frank'嘲笑地看着他,摆摆手跳下去。Frank僵直地坐在水塔边缘一动不动地盯着Frank'直直地摔下去,淹没在月亮的光华里。


Frank'仰躺在池子里,就在Frank以为他会七孔流血死去的时候,抽动了几下挣扎着坐了起来。Frank'身边浮起Tiw'的脸,Frank漠然地看着忽然出现的Tiw',被Frank'拉扯着起不来。俩人在湖里翻滚推搡着直到Frank'撰着Tiw'的手腕压倒才结束。湖里有游动的鱼,Frank'把Tiw'安全地藏在湖里站起来去捞鱼。
“灯呢!”Frank'吼。
一束光远远从头上射下来,晃得他睁不开眼。


Tiw奇怪地看着身边开着手机镁光灯照着空地的Frank。

“在照什么呢?”
“抓鱼”
“?”Tiw顺着光线望下去笑了,说“好大的鱼”
“金色的”
“锦鲤吗?”
“有点像”

世界安静得只有风吹过芦苇的沙沙声。水生的杂草在湖边柔和的摇摆着,沾带着露珠。空气中隐隐有水的味道,Frank闭上眼感受从湖边吹来柔和湿润的风。

Tiw在这里共享着这个秘密。

Frank躺下来头枕着手臂,仰望着被月亮的光芒遮蔽的暗淡的星空,月亮映入瞳孔,柔和地抚慰着,视野里泛起奇异的光华,仿若浸泡在了月光池里,他是Frank,他是Frank',在月光里奇异地与池底的Frank'融为一体。

闭闭眼再睁开,神志回归清醒。视线下移,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可以看见Tiw的后脑勺还没干透的碎发,微驼地坐着。Frank想象着Tiw正悠闲地晃荡着两腿,无所事事地看着远处暗沉的微光,禁不住覆上Tiw的左手,Tiw回头看他。Frank看着Tiw眼里的倒影笑了,轻轻一拉,让他顺势侧躺在身边。

没有松开手,心满意足地闭上眼。

睁开眼的时候满眼晃眼的白光,呆滞了两秒才认出是白色水泥地反射的日光。大脑低速启动,慢慢想起昨晚最后Tiw的眼里满满的笑意。心里一凛,赶紧回头,看到Tiw在不远处安静地蜷缩着,才松了口气,俩人居然在水塔顶上睡了一晚上。

Frank爬起来,环顾四周,吓了一跳。原来他睡着的时候转了方向,醒来的地方离水塔边缘不够半米,随便翻滚两下就掉下去了,后怕地出了身冷汗。稍微转两下脖子,在水泥台上久躺的身子酸痛不堪,宿醉后头稍一晃动就晕,在耳朵里哐啷哐啷地响着。

Frank挪到Tiw身边俯身查看Tiw,长长的睫毛掩不住淡青的阴影,像孩子一样闭着眼,嘴巴似有不满地微撅着,引诱人吻下去。于是Frank就这样做了,快速地轻掠,唇与唇触碰的电流引起的肌肉震颤让Frank猛地弹开,震惊地抚着麻麻的唇。滋味太美好,忍不住再次凑近,认真地,屏着呼吸,小心翼翼地贴上去。Tiw温热绵长的呼吸刺激着他的神经跳动,满满的是夏天青草甘甜的气息,忍不住闭上眼细细感受柔软弹绵温热的蜜糖奶般的滋味。

My Tiw,My boy





咖啡厅(FD)

十年后他们如约坐在山顶咖啡厅的窗边位。

因为约在咖啡厅,即使常年不碰咖啡的Tiw也点了杯鲜煮咖啡,皱眉抿了一口,又酸又苦。

Frank看着Tiw,这么多年这小子居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身休闲衬衫搭嬉皮风格的西装外套,衬衫的扣子敞着,一幅花花公子样。

Tiw探身去取摆在Frank面前的糖罐,弯腰时,露出胸口一大片白皙的皮肤。Frank尴尬地移开眼,端起杯子遮掩自己一瞬间的不自在。

Tiw坐下来整整领口,一边加糖、加奶调试着咖啡,一边打量着坐在对面西装革履的Frank,试图找到熟悉的痕迹。

这是Frank。

还是那样的眉眼,习惯性地带嘲弄的微笑,挑眉、斜睨、得意时候的仰头,嘴巴里说着他的公司,说着将要出发的旅行。一举一动熟悉。

又无比陌生。

意料之外,意料之中。


这不是他的Frank。

不是那个下了课高谈阔论A片的Frank,不是那个三句就惹毛了动拳头的Frank。不是那个会在上学路上开玩笑地凑过来。

作势要吻他的Frank。


初时的遗憾和愤怒渐渐平息,他欣慰地听着老友说着自己未曾参与的十年,时不时搭上把嘴,引起Frank又一轮兴致勃勃地唠叨。

事业,家庭,老婆,孩子。

真是无聊。

咖啡一杯一杯地灌下去,刺激得胃部隐隐地紧缩,有什么在突突跳动着,自胃部升起涌至胸口。

手掌麻麻的,揉搓着黏黏腻腻,全是汗。
身体里似乎有一个空洞急切被填补,迫使他要去做什么疯狂的事来满足这难耐的冲动。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掉了。

Frank还在说着什么,而他已经听不见了,微笑着盯着Frank喋喋不休的嘴巴。
 
这双唇翕动着,诱惑着他。
引诱着他吻下去
疯狂地吻下去
强硬地叩开牙齿
勾出舌头
温柔地吸吮


在理智回来前

他已经一把扯起Frank的领带隔着桌子拽向自己,对准Frank的嘴唇咬上去。
味道意料之中的美好。

睁眼看着Frank的一脸愕然,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再次吻下去。
Frank回过神来,笑了,反手按着Tiw的脑袋,舌头霸道地涌入口腔里,反客为主地缠绞着Tiw的舌头,Tiw含糊地抗议着,顾不上吞咽上腭分泌的津液,努力跟上节奏回应。
Tiw好不容易从纠缠中抽出舌头,喘息着平复着,又不甘示弱地开启新的战场,躲开扫荡一样的侵袭,灵巧地钻进Frank的口腔里,扫弄牙龈和上腭,势要一争高下。

终于放开的时候,俩人都气喘吁吁。

慵懒缠绵的音乐兀自唱着,整个世界一片安静。

直到勺子噔地掉到餐盘上惊醒了惊愕的人群,喝彩声口哨声响成一片。进退两难的服务生也终于从地上捡起下巴,松了口气回到吧台后。

Frank整整领带坐下来,看着气定神闲端起咖啡杯的Tiw,笑了。

“I win”Frank无声地做了个口型。

Tiw斜睨轻笑,搁在桌子上的左手隐晦地比了一个中指。

“走着瞧”Frank 勾起嘴角

“等着你”Tiw点头微笑。







FD 甜短篇 前传  FDP大三角(Frank Tiw 锅哥——锅哥此篇乱入) 
 
在遇到锅哥以前,Frank以为自己唯一的障碍,就是如何让天真烂漫的丢妹儿开窍
 
然而———
 
“Tiw!”饭卡跳上去拍Tiw的肩膀“有没有被吓到”
“阿列洼!吓尿了好不好”被吓到的丢妹儿瞪了饭卡一眼回嘴道
“咩咩,等会儿咱们去游戏店好不好”饭卡撒娇地晃着Tiw的肩膀
“啊……可是今晚答应了朋友去吃饭啊”Tiw抱歉道
当晚一个人打了一晚游戏的Frank郁闷地看着Tiw的ins更新:火锅。
 
还有————
 
“Tiw!”饭卡跳上去拍Tiw的肩膀“有没有被吓到”
“阿列洼!吓尿了好不好”被吓到的丢妹儿瞪了饭卡一眼回嘴道
“咩咩,等会儿咱们去看电影好不好”饭卡撒娇地晃着Tiw的肩膀
“啊……可是今晚答应了朋友去吃饭啊”Tiw抱歉道
当晚一个人在电影院吃着双人份爆米花喝了两瓶汽水的Frank郁闷地看着Tiw的ins更新:火锅。
 
再来———
 
“Tiw!”饭卡跳上去拍Tiw的肩膀“有没有被吓到”
“阿列洼!吓尿了好不好”被吓到的丢妹儿瞪了饭卡一眼回嘴道
“咩咩,等会儿咱们去吃雪糕好不好”饭卡撒娇地晃着Tiw的肩膀
“啊……可是今晚答应了朋友去吃饭啊”Tiw抱歉道
当晚一个人在街头吃了两份雪糕的Frank郁闷地看着Tiw的ins更新:火锅。
 
啊啊啊啊啊,饭卡觉得自己被火锅打败了。
为什么,火锅到底哪里好!
 
淡菊不知从哪个地缝里冒出来:哟~又是火锅啊,Frank,你可以请Tiw吃火锅嘛
Frank一脸不高兴:上次我说要带他吃火锅,结果他说答应了妈妈要回家吃饭。
淡菊促狭道:Tiw是喜欢吃火锅,还是喜欢一起吃火锅的人啊
Frank生气道:肿么可能,Tiw每次吃火锅都是和不同的人……
他忽然迅速掏出手机,打开Tiw的ins翻查最近火锅照片的tag,的确,每一次tag的人选组合不尽相同,但是有一个tag却是在每张都出现了。
淡菊一脸恍然大悟默默远离现场。
 
不一日,丢妹儿与火锅哥的蜜汁约会传遍高一十三班八卦组
“听说是Tiw的竹马竹马”
 
啊呸,我才是Tiw的竹马呢,那个旮旯角冒出来的“竹马”哪凉快到哪儿去——顺耳听到木兰龙八卦的Frank腹诽
 
“据说追了Tiw很久啊,不知道Tiw有没有动心思啊~~”
“就是啊,完全看不出来~~~”
“你有没有关注锅哥的ins?”
“这样,不太好吧,万一被Tiw知道咱们发现他的秘密恋情……”
 
什么!什么秘密恋情!Tiw就是我的!我的!——在厕所里被迫听了一尿程八卦的Frank愤怒腹诽
 
Tiw半夜更新ins:有些关系无法定义
锅哥回复:Just friend…
 
那三个省略号犹如丢在烟花堆里的火星pongbiu地在
高一十三班八卦群里炸开了花
“OMG!”木兰龙尖叫
“他们真的……真的…!!!”王小姐喘息着一副随时要休克的样
“啊!!!!”A姐尖叫着扔下手机去操场跑圈冷静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去做本五三冷静冷静”肥妹儿抽出崭新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奋笔疾书
 
饭卡握着手机的手在颤抖
怎么办,好不甘心,眼看着好duangduang煮好的丢子就这样飞了
 
饭卡紧急向淡菊求助
淡菊一副我很可怜你,但是实在帮不了你的神情让饭卡崩溃
 
饭卡紧急向木兰龙求助
木兰龙正在发照片暖锅哥,一抬眼看见饭卡站在面前,吓得手机都要摔掉了
“哦咦~~~~~~饭卡吓die人家啦”
“嗷,伊莎贝拉快想个办法怎么约Tiw啊”
木兰龙不忍心告诉饭卡自己已经转CP,改扛锅丢大旗了。
“Frank ”木兰龙和颜悦色地说“你为什么不自己约丢呢?”
“我约了”饭卡沮丧道“可是他说已经答应朋友去吃饭了。”
“你约他去哪里?”
“就学校门口的火锅店啊……嗷”饭卡被忽然冒出来的王小妹扇了一脑门子
 
“你傻了啊”王小妹掏出手机,翻出Tiw的ins最新的几条更新,指着蓝色的定位标识
“看看丢妹儿都去哪儿,S.Bar B-Q,传说中明星都去捧场的火锅店”王小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学校门口的火锅店怎么能勾住丢妹儿。”
 
Frank若有所思。
木兰龙说,这样好了,你去把丢约出来,后面的我们来搞掂。


 
 

FD 甜短篇

1.
“Tiw放学后去吃火锅吧”
“火锅?好啊好啊”Tiw眼睛一亮笑得一脸灿烂



“你真的很喜欢火锅啊…像我喜欢你一样”
“呃?”Tiw从满碗的牛肉里抬起头迷惑地看着Frank“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喜欢吃的这个牛肉要不要再来点?”
“好啊好啊~”Tiw立马举手唤来服务员加单。
Frank暗地里咬筷子,不远处戴着墨镜躲在报纸后的Jet和兔美无奈地摇摇头。淡菊在本子上遗憾地划掉“借火锅表白”

与此同时躲在门口的双胞胎也收到群里收学霸在微信群的语音:
“A计划失败了,收队”

2.
Tiw跟着垂头丧气的Frank一蹦一跳离开后,淡菊也开了一桌火锅。
躲在门口的双胞胎、学霸、兔美、Jet以及蹲守在马路口的Boss、木兰龙也纷纷落座。
“我们来总结一下”淡菊捧着本子“吃火锅引诱Tiw是成功的”
“引诱”Big扑哧一声笑出来
淡菊扫了他一眼,Big立马收了笑端正坐好

“除了肯定真爱火锅,刚刚Tiw的反应完全看不出他对Frank的态度啊”Boss苦恼地咬着筷子

“火锅端上来前,Tiw的眼睛就没从菜谱离开过”Jet补刀。
“但是他把Frank夹给他的牛肉都吃完了,肉末都不剩”Mit想着刚才Tiw把Frank辛苦烤好的肉一口气吃完的样子笑出来。

“就算是木兰龙夹给他他也会肉渣也不胜地吃完好吧”兔美翻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嗷,干嘛扯上我”木兰龙不满道。

兔美无视木兰龙的抗议,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蒸笼上那片最大的牛肉,一等好就迫不及待伸筷子却被Boss一筷子劫走。“咩!干嘛抢我的肉”兔美炸毛,boss得意地扬扬头冲兔美做鬼脸。兔美举起筷子正准备抢boss碗里的肉,被学霸一筷子牛肉塞了满嘴“嗯…干嘛…·嗯…好吃”


“Tiw发新ins了”埋头刷ins的Jet道,几个人纷纷围过去
“火锅”
“果然”
“好吃”
“连Frank的衣角都没出现”
“还好圈了Frank”
“不至于太没良心”
吁了口气坐下,FD之路漫漫其修远兮,饭卡同志仍需努力

“打死都站FD”
“自己站的CP跪着都要走下去”(喂喂,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淡菊黑线)
“人是铁饭是钢”
“吃饱才有力气”
一轮风卷云残,七个人捧着肚子打饱嗝。

“现在商量一下计划B…嗝”一向端庄淑雅的淡菊被一个饱嗝打回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