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一年之外4

弯腰久了难受,Tiw要站直身子,又被Frank扯得更近。
喝醉的Frank力气大拗不过,Tiw蹲下来看着Frank
"怎么了?"
Frank定定地看着Tiw,过一会儿说"不要走"
"好好,不走不走"Tiw哄着
"你刚刚不见了"
"刚刚出去打热水了啊"
"Tiw。。。"Frank轻声说"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Tiw垂下眼避开Frank的目光,沉默蔓延。

Frank盯着Tiw,沉默间精神放空,看见自己割裂成Frank和Frank',站在时间的节点上迷茫地看着未知的路。恍惚间听Tiw说"我去给你拿杯水吧?"

手上的力道慢慢松脱,Frank低下头安静地坐着。

Tiw站起来倒了杯水拿去阳台放在凉水盆里晾着。夜已经深了,整个宿舍区一片宁静,宿舍里的风扇发出低低的轰鸣,楼下草丛里的促织憋足劲儿地叫着,洗澡间里传来响亮的水流声,Tiw站在黑暗里看着杯子里的水慢慢变凉。


********************

"不要走"
另一个自己更用力地撰着Tiw'的手腕,逼迫着他面对自己'。

"Frank'。。。Frank'"Tiw'艰难地开口"我。。。"

下一刻Tiw'被狠拉着朝前扑来,狠狠地封着他的口,把拒绝的话封堵在唇舌肆虐里。Tiw'被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呜呜抗议着,推却不过,被拽进怀里按着吻,酒精的味道纠缠在唇舌间。凶狠的吻渐渐变成轻柔的抚慰,舌尖被缠绕捕获吸吮,上颚被搔刮着,反复舔弄,欲望不受控制地挑起,迷蒙的意识在觉察Frank'的动作终于惊醒,挣扎着推开Frank',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弹跳到一旁,眨巴着眼睛喘着气看着Frank'。

"你。。。。"后退着逃去阳台。夜已经深了,整个宿舍区一片宁静,宿舍里的风扇发出低低的轰鸣,楼下草丛里的促织憋足劲儿地叫着,洗澡间里传来响亮的水流声,Tiw'心烦意乱地呆在阳台一头乱麻。嘴巴还带着接吻后残余的酥麻,满满的是Frank'的味道,血液一阵阵快乐地涌上大脑,刺激着叫嚣着,身体的某个地方的躁动让他更是心慌意乱的害怕,用冷水洗脸也平复不了,受不了地把脑袋伸到水管下冲着,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快点把Frank'赶回去!

——那是Frank'。

沉默不会让他松手,拒绝不会让他放手,肆意妄为的Frank'。

Frank'萎顿地缩在椅子里。
平时他小心压抑着,隐藏着,等待着,连Frank'自己也以为已经放下了。就像他曾经笑着祝福一样,不衷心但是漂亮地退出,干净利落地成全。
相似的情形刺激着他,混淆了他的时间,搅乱了他的记忆,为什么要放手,去他妈的微笑成全,他只想狠狠地拽着他,强迫他留在自己身边,呆在自己看得见的位置,好好的爱着。
然后,然后他强吻了Tiw'。在距离那一晚四年后反悔,叫嚣着,要夺回自己的所有物,宣示着自己的权利。

Tiw从来就不是选择,你就是我的。

今天真是喝多了。

你们本来可以相安无事地继续相处下去。现在Tiw'逃去阳台,连多一眼都不愿意看你。

看你,把一切都弄得一团糟。

Frank'摊开手掌,掌心还残余着Tiw'后腰的温度。疯狂过后的冷却让他害怕,Tiw'会从此躲着他吗?他已经厌烦了小心翼翼的距离和恰到好处的互动,离开Tiw的头两年,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是煎熬,他坐在远离Tiw'的地方,强迫自己的眼睛跳过Tiw的位置,像高一刚开学那样,远远躲着Tiw,忽略他的一颦一笑带来的悸动。他强迫自己故作潇洒地像他们点头打招呼,做所有普通同学会做的事。而在Tiw看不见的地方,不想看又忍不住翻看着Tiw和Wut的FB和ins,揣测着他们关系的进展;不想听又听着班里的女生八卦昨晚放学看到Tiw和Wut云云云云,飞也似地逃开暧昧的哄笑声。注意力不受控制地围绕着Tiw转,他对Wut的每一个笑每一个眼神,都像一把钝刀子,割在身上不见血的疼痛。

终于等到Wut离开,谢天谢地。

Wut要移民的传闻下来的时候,他控制不住地希望Wut快点滚蛋,然后,又有点害怕,他害怕自己要去面对哪怕Wut不在了,Tiw还是爱着Wut的事实。他也曾幻想Tiw会回头,看他一眼。

****************

"Frank?Frank?"
Frank从另一条时间线上的Frank'和Tiw'的故事里回过神啦来,看着Tiw。

"太晚了,商店关门了,先将就吧"Tiw把晾好的水端给Frank。
Frank接过杯子,蓝色的马克杯上印着两只已经磨淡了颜色的企鹅,顿了顿,端起来喝了。

班长洗好了从洗澡间出来,Tiw起来给Frank准备好衣物"要不别洗了?"他再确认,Frank接过衣服和毛巾进了洗澡间。

Tiw坐在椅子上听着玩手机,听着洗澡间传来的水流声,玩儿了一会儿游戏,手指不自觉又划开line,Wut的聊天记录已经删掉了,头像下空白一片,随手发了个表情,退出来看Jet上传的状态更新,背景是王小妹夸张地嘟着嘴,淡菊和A姐被胖妞的半个脑袋挤出了屏幕外,隐约看见双胞胎拿着mike嚎,心情大好地点赞发回复,玩了会儿Line的家园游戏,把所有的好友都拜访一遍,又退出来点开Wut的头像,没有回复,把手机扔到一边看着在换衣服的班长发呆。

"诶,看我干嘛"
"谁看你"
班长躲开Tiw的视线,套上汗衫。洗澡间里的水流声还在哗哗地响着。Tiw腾地一下跳起来冲去敲洗澡间的门"Frank!?Frank!?"
过了会儿才听到回应"干嘛"
"洗快点,等着洗呢"Tiw松了口气回到座位上,打开电脑,翻找前几天看了个开头的韩剧,看了几眼又关掉了。

一年之外 3

手指一动,删除,确认。

心里一口闷气疏散后是渐渐清晰的空洞,呼呼地灌着风地紧缩。

悲伤慢慢填补进来,比郁闷更难以忍受。

狠狠甩甩头把冒上来的阴郁撇回角落,打开门进入嘈杂的世界。

路过厕所时一群人推搡着拥堵了通道,他躲到一旁惊讶发现Ko也在那群人里。正要上前拉他出来,就有一人冲上来扳着Ko的肩膀就往墙上撞去,惊叫还在喉咙口,一道高瘦的黑影扑上去拦着一把扯开Ko。Tiw惊魂未定,赶紧冲上去护着Ko。Ko站稳了一脚踹过去“我X你…”Tiw和Mit拼命把Ko往后扯,对方冲着Ko挥拳头,也被别人拉开了。Ko还在骂,那人又要扑上来,被他的同伴拉住了,双方人马连拉带扯地将这俩人拖离现场。

Ko散着扣子被Tiw和Mit连推带搡往十三班酒桌带,一路上犹自骂骂咧咧,Tiw听不懂发生什么事儿,Max拍了Ko两脖子让他冷静点。“我擦,你打我干嘛!”Ko喝多了脸红红地对着Mit吼,“刚你不让我揍那个混蛋!你看着他先动手的,干嘛要拉开我…”“好了好了”Tiw赶紧上前隔开俩人,被Ko推开。我擦,Tiw不和醉鬼计较正准备上前用蛮力强行把Ko架走,只见Mit不发一言上去就一胳膊夹着Ko的脑袋。Ko措不及防重心后倒,被夹着脑袋倒拖走。Tiw赶紧跟上去,眼见Ko一路上手舞足蹈,快到酒桌了才被松开。

Boss正在四处张望,眼见Ko从Mit身上挣扎开一拳就要挥上去,连忙赶过去架着。“怎么了?”Boss挡在Ko面前护着“怎么动手了”

“…没事儿”Ko闷声躲开回到位置上坐下来。

Boss狐疑地看看Ko又看看绕开的Mit,拽着走过来的Tiw问"这是怎么了?"

"Ko不知怎么和别人吵了几句"Tiw瞟了眼Frank的位置,空着"。。。我们就把他拽回来了。"

那头Boss一把按下正给自己倒酒的Ko夺了杯子"别喝了!”

Tiw随意搜罗了一下酒吧没看见Frank的身影。

"Frank呢?"他拉着Jet问

"啊。。。啊?"Jet从手机上回过神来"刚刚还在的啊,可能走开了吧"

酒吧里的歌换成了一首抒情的慢摇,Tiw靠在桌子上晃着个杯子,四处张望着。眼见不远处班长架着喝得醉醺醺的Frank回来,赶紧上去帮忙把Frank挪在椅子上,“怎么喝那么多”Tiw头大,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和人拼酒呗”

“好端端怎么拼起酒来了”头疼地看着一滩烂泥软在椅子上的Frank,等会儿又要扛他回去了。

离开的时候,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在空旷的大街上,淡菊和木兰龙凑在一起爆发出魔性的笑声,间夹着A姐的尖叫"哎呀,人家还没想好啦"
"矫情"
"装逼"
"哦咦——车塞卡"
八仙们凑在一起哄笑,在深夜里格外响亮。

班长和Tiw一人一边地驾着Frank,Tiw比较高,重量大半都压在了Tiw的身上,脑袋一垂一点地歪在Tiw的肩膀上,不时低语着什么,周围嘻嘻哈哈地很吵,Tiw努力听了一下没听出是什么。

Boss背着兔美走在旁边,五个人累的累醉的醉掉在队伍的后面。

中途Frank吐了一次后清醒了一点,搭着Tiw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学校Tiw四处找Frank的同宿Big和Nit,才发现队伍只剩下他们五个人
"他们人呢?刚刚不是跟着我们一起出酒吧的吗?"
"他们刚刚跟着淡菊去唱K了"Boss说。
Tiw无语地发现偌大的队伍走剩他们五个,居然现在才发现。
Boss和他们道了别,背着已经睡熟的Ko朝另一个方向走,Ko还环着Boss的脖子,从背后看像哥哥背着个弟弟,Tiw不由地笑了。

"我们怎么办?"班长问
Tiw摸摸Frank身上,果然除了钱包空空如也,连钥匙都没有。这家伙不爱带东西出门,上课连支笔都不带,之前被锁在宿舍门外就去别的宿舍玩等舍友回来解救。
"要不要打电话给Big和Nit"Tiw犹豫地问
"算了,要不先让他在我们宿舍吧"班长说着扛着Frank的另一条胳膊朝楼梯走去
"那让Frank睡Jet的床?"
"怕啥"
"那Jet回来睡哪里?"
"让他睡Frank的床"
"哈哈哈,Jet回来一看床上多个人。。。。"
"噗哈哈哈哈"
Tiw脑补着Jet误以为是New扑上去后饱受惊吓的样子,笑出声来。

俩人七手八脚把Frank折腾回宿舍,卸在Tiw的凳子上,扛着走了一路累得气喘吁吁,衣服湿得能拧出水来。
Tiw让班长先洗澡,给Frank打了杯水帮他漱口,又拧了块湿毛巾给敷着好受点。吐过了又折腾一路,Frank已经清醒一点了,托着块湿毛巾撑着脑袋摊在椅子上。
"怎么喝这么凶"Tiw埋怨,Frank没吭声,托着脑袋摇摇晃晃一幅随时要睡倒的样子。
"要不别洗澡了,先上床上躺着"
Frank没动静,过了会儿摇头。
没热水了,Tiw拎着热水壶到开水房打热水。进门的时候看见Frank正看着他。

“怎么了?”Tiw放下热水壶走过去摸Frank的额头“嗯,好点了”
弯腰拎起Frank垂在手里的毛巾准备去阳台拧湿,起身的时候冷不防被Frank拽住了手腕。
“不要走!”
Tiw被扯得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倒,就着一个半弯腰的姿势对上Frank的眼睛。那双眼睛像被酒精洗过一样的光亮,正定定地看着Tiw。








"

一年之外 2

淡菊一胳膊搭在Tiw肩上“hey baby~”顺势胳膊一收把Tiw拉近自己护在身后。
正晃着酒杯的男人为忽然出现的淡菊摇头笑笑“hey 美女”
“Nice to meet you”淡菊举杯轻碰上男人的红酒杯,一杯饮尽勾起恰到好处的一笑抛下媚眼,按着Tiw穿过舞动的人群到十三班驻扎地附近才放开。
“嗷--怎么回事嘛”Tiw被淡菊压得动弹不得,一被松开就不满地抗议。
“小心你的屁股吧”淡菊顺手啪地扇了Tiw屁股一下,浑厚紧实,弹性十足。
“嗷,什么嘛”Tiw吓得弹跳开,撅嘴揉揉被打疼的屁股,被Jet拉着挤坐在一堆玩色子。

擦擦擦淡菊这家伙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厚,好样的!”Big为淡菊端来酒,腾开位置让淡菊挤进去。
“啊!那个男人在看你呢!”小胖兴奋地尖叫。
淡菊顺着看去,只见刚刚那个男人端着酒杯朝她的方向举了举。
淡菊媚眼一笑微微举杯。
“骚断腿哦~车塞卡!”A姐不忿道。
“那你可以去啊~”淡菊笑盈盈道
“哦咦,我们这样的白富美才用不着断人粮米路,大把汉子排队等着追呢~”木兰龙回嘴。

Tiw被Jet拽回男生的桌子,挤在Jet和Max中间坐下,小小一张桌挤了六七个人,Max朝旁挪了挪给他腾出位置,传来班长满上的酒。Tiw接过酒,发现班长身边坐着个脸生的小男生。
"诶,"捅捅Jet低声问“那是谁啊?”
“嗯?”Jet从手机屏幕上拔起脑袋“你说什么?”音乐很吵,Tiw贴着Jet的耳朵又大声问一遍。
Jet顺着Tiw的目光探头望去,只见Frank和班长中间挤着一个平头小男生,正歪头掀开筛盅一条缝偷看自己的骰子。
"哦~Kate"Jet冲女生那桌扬扬头"A姐带来的"
Tiw看向女生那桌,不知道说了什么笑话淡菊笑得前俯后仰地,A姐起身去拍她,木兰龙幸灾乐祸地在一旁跺脚。Tiw乐呵呵地看他们打闹,收回目光时看见Kate瞟了A姐的方向一眼,又把精力转会到猜骰子上,不时偷掀骰盅看自己的点数。
Boss报了二十个六,班长不信,开盅一看有二十二个六,罚酒一杯。
新一轮游戏开始,Tiw加入战局,摇晃骰子,从班长开始报数。

班长报十三个六,8个人开始就报了十三,Tiw咂咂嘴看了看自己骰盅里了44235,估量着游戏在自己之前结束的可能性。
Kate喊十四个六,Frank、Max、Tiw持续跟进,到了Jet的时候报了十八个六,每人五个骰子,八个人四十个骰子,要有将近一半的同一个数字,概率已经很低了,Tiw看着大家有默契地把这个球踢回给班长,暗笑着等着班长自作孽。
Ko报了二十个四,Boss报了二十一个四,班长看看Boss 和Ko,说开骰。

Boss 骰盅只有一个一可以当四使,Ko的筛盅里有一个四一个一,其余人的骰子加起来只有十三个四,Tiw留意了一下班长的骰盅: 四个一,一个六,一个二。Boss喝干一杯。

游戏从Boss重新开始,Tiw玩大话骰就是瞎玩,在两次报大数被Jet开盅罚酒后,第三次跟着Max加数,Jet开盅,罚喝一杯酒。Jet报了九个二,游戏进行完一圈进入第二圈,Jet报十九个二,Ko看了看骰盅又看了看Jet笑眯眯地不说话。"在算计什么呢,开不开快点报数"Frank起哄,ko笑意越发深了,看着Boss报出了二十个四,Boss挑眉盯着Ko一脸似笑非笑,Ko一脸无辜地看着Boss,一桌人嘿嘿暗笑着等着Boss反应。Boss说,我不信。Ko说好,那你输了要加码。Boss眯眼,大家纷纷开盅,除了Ko,骰子加起来有十七个四,一桌人的目光都集中在Ko的骰盅上。Ko一脸受伤地看着Boss说你居然不信我,打开盅盖,大家凑过去看四个四一个一。一桌人起哄着逼Boss喝了两杯。

游戏满五轮从Boss开始反方向进行,Boss逮到机会也整了Ko两次,第十一轮游戏从Frank开始,Tiw报了数后,Jet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Ko以玩游戏不专心按着罚了杯酒。Jet从坐下开始就抱着手机看个不停,玩儿得心不在焉,不过多人玩大话骰就是越低调越不用喝酒,所以他反而成了喝酒喝得最少的人。Tiw好奇地凑过去看一眼,是在和New聊line:

"Ko又输了,5555,被Boss压着罚酒"
New发来一个滚地大笑的小人
"你老公刚刚被罚酒了 。。。"

妈蛋,被恩爱秀了一脸。

十几轮下来,大家都喝了酒,Max叫了点小吃,游戏告一段落。Tiw扫视一圈,Ko和Boss还在大呼小叫地玩双人大话骰,班长不知什么时候走开了,Kate趴在椅背上看着女生那桌的方向,Frank在看舞台上的表演,Max站起来去接电话,Jet在玩手机。Tiw掏出手机登上fb回了几条评论,又打开line看了看,没有什么新信息,打开Wut的聊天窗口,今天发出的"hey,在吗?"孤零零地挂在那里,上一条收到的信息还是一个星期前的晚安。心里闷闷地收起手机,看Ko又被Boss开了盅,罚酒。

"诶"Frank招呼道"我们也来玩儿吧。"
摇骰,估数。
Tiw看看自己的数字22355,喊三个三
Frank跟四个三
Ti w开盅,Frank的数字是33125
Tiw喝一杯

游戏再次开始


Frank叫三个二
Tiw看了自己骰盅里一个二也没有
开盅
Frank的盅里,三个二一个一
Tiw无奈再来一杯

Tiw摇出了55536叫三个四
Frank跟进
Tiw开盅
Frank喝一杯

Tiw得意地哈哈笑,Frank无奈道:狡猾鬼

Frank喊三个五
Tiw相信Frank确实有三个五,看看自己盅里只有一个一,跟进
Frank再跟
Tiw开盅,沉默了一下自觉去拿杯子。

大话骰,大话大话必须吹大。Tiw的大话骰还是跟Frank学的,在他和Ko玩双人大话骰屡战屡败后,Frank把他替下来,把Ko杀了个落花流水,消灭了快半打啤酒的时候,Boss匆忙赶来把喝得东倒西歪的Ko提溜回家。

"想赢就专挑自己没有的点说,别人要跟,你开他,就赢了" Frank得意地扬眉对一脸崇拜的Tiw说 "等这招被识破后就开始说真话,虚虚实实,让别人捉摸不透"

现在Frank耸耸肩说:我怎么会骗你。

这话听来莫名地刺耳,Tiw仰头喝光杯里的酒,让眼里的液体倒流回去,放下杯子哈哈笑道我去个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站在酒吧的后廊上透口气。Frank不提起来,他都快忘了当年的那堆烂事儿了。酒精的刺激让Tiw的情绪点降低,Frank已经有女朋友了,当年的事儿早翻篇了,不可能再耿耿于怀,是自己想多了,暗暗懊恼刚刚的失态。

掏出手机看看可怜兮兮挂在上面的那句"在吗"

手指一动,删除,确认。

















咖啡厅(FD)

十年后他们如约坐在山顶咖啡厅的窗边位。

因为约在咖啡厅,即使常年不碰咖啡的Tiw也点了杯鲜煮咖啡,皱眉抿了一口,又酸又苦。

Frank看着Tiw,这么多年这小子居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身休闲衬衫搭嬉皮风格的西装外套,衬衫的扣子敞着,一幅花花公子样。

Tiw探身去取摆在Frank面前的糖罐,弯腰时,露出胸口一大片白皙的皮肤。Frank尴尬地移开眼,端起杯子遮掩自己一瞬间的不自在。

Tiw坐下来整整领口,一边加糖、加奶调试着咖啡,一边打量着坐在对面西装革履的Frank,试图找到熟悉的痕迹。

这是Frank。

还是那样的眉眼,习惯性地带嘲弄的微笑,挑眉、斜睨、得意时候的仰头,嘴巴里说着他的公司,说着将要出发的旅行。一举一动熟悉。

又无比陌生。

意料之外,意料之中。


这不是他的Frank。

不是那个下了课高谈阔论A片的Frank,不是那个三句就惹毛了动拳头的Frank。不是那个会在上学路上开玩笑地凑过来。

作势要吻他的Frank。


初时的遗憾和愤怒渐渐平息,他欣慰地听着老友说着自己未曾参与的十年,时不时搭上把嘴,引起Frank又一轮兴致勃勃地唠叨。

事业,家庭,老婆,孩子。

真是无聊。

咖啡一杯一杯地灌下去,刺激得胃部隐隐地紧缩,有什么在突突跳动着,自胃部升起涌至胸口。

手掌麻麻的,揉搓着黏黏腻腻,全是汗。
身体里似乎有一个空洞急切被填补,迫使他要去做什么疯狂的事来满足这难耐的冲动。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掉了。

Frank还在说着什么,而他已经听不见了,微笑着盯着Frank喋喋不休的嘴巴。
 
这双唇翕动着,诱惑着他。
引诱着他吻下去
疯狂地吻下去
强硬地叩开牙齿
勾出舌头
温柔地吸吮


在理智回来前

他已经一把扯起Frank的领带隔着桌子拽向自己,对准Frank的嘴唇咬上去。
味道意料之中的美好。

睁眼看着Frank的一脸愕然,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再次吻下去。
Frank回过神来,笑了,反手按着Tiw的脑袋,舌头霸道地涌入口腔里,反客为主地缠绞着Tiw的舌头,Tiw含糊地抗议着,顾不上吞咽上腭分泌的津液,努力跟上节奏回应。
Tiw好不容易从纠缠中抽出舌头,喘息着平复着,又不甘示弱地开启新的战场,躲开扫荡一样的侵袭,灵巧地钻进Frank的口腔里,扫弄牙龈和上腭,势要一争高下。

终于放开的时候,俩人都气喘吁吁。

慵懒缠绵的音乐兀自唱着,整个世界一片安静。

直到勺子噔地掉到餐盘上惊醒了惊愕的人群,喝彩声口哨声响成一片。进退两难的服务生也终于从地上捡起下巴,松了口气回到吧台后。

Frank整整领带坐下来,看着气定神闲端起咖啡杯的Tiw,笑了。

“I win”Frank无声地做了个口型。

Tiw斜睨轻笑,搁在桌子上的左手隐晦地比了一个中指。

“走着瞧”Frank 勾起嘴角

“等着你”Tiw点头微笑。







FD 甜短篇 前传  FDP大三角(Frank Tiw 锅哥——锅哥此篇乱入) 
 
在遇到锅哥以前,Frank以为自己唯一的障碍,就是如何让天真烂漫的丢妹儿开窍
 
然而———
 
“Tiw!”饭卡跳上去拍Tiw的肩膀“有没有被吓到”
“阿列洼!吓尿了好不好”被吓到的丢妹儿瞪了饭卡一眼回嘴道
“咩咩,等会儿咱们去游戏店好不好”饭卡撒娇地晃着Tiw的肩膀
“啊……可是今晚答应了朋友去吃饭啊”Tiw抱歉道
当晚一个人打了一晚游戏的Frank郁闷地看着Tiw的ins更新:火锅。
 
还有————
 
“Tiw!”饭卡跳上去拍Tiw的肩膀“有没有被吓到”
“阿列洼!吓尿了好不好”被吓到的丢妹儿瞪了饭卡一眼回嘴道
“咩咩,等会儿咱们去看电影好不好”饭卡撒娇地晃着Tiw的肩膀
“啊……可是今晚答应了朋友去吃饭啊”Tiw抱歉道
当晚一个人在电影院吃着双人份爆米花喝了两瓶汽水的Frank郁闷地看着Tiw的ins更新:火锅。
 
再来———
 
“Tiw!”饭卡跳上去拍Tiw的肩膀“有没有被吓到”
“阿列洼!吓尿了好不好”被吓到的丢妹儿瞪了饭卡一眼回嘴道
“咩咩,等会儿咱们去吃雪糕好不好”饭卡撒娇地晃着Tiw的肩膀
“啊……可是今晚答应了朋友去吃饭啊”Tiw抱歉道
当晚一个人在街头吃了两份雪糕的Frank郁闷地看着Tiw的ins更新:火锅。
 
啊啊啊啊啊,饭卡觉得自己被火锅打败了。
为什么,火锅到底哪里好!
 
淡菊不知从哪个地缝里冒出来:哟~又是火锅啊,Frank,你可以请Tiw吃火锅嘛
Frank一脸不高兴:上次我说要带他吃火锅,结果他说答应了妈妈要回家吃饭。
淡菊促狭道:Tiw是喜欢吃火锅,还是喜欢一起吃火锅的人啊
Frank生气道:肿么可能,Tiw每次吃火锅都是和不同的人……
他忽然迅速掏出手机,打开Tiw的ins翻查最近火锅照片的tag,的确,每一次tag的人选组合不尽相同,但是有一个tag却是在每张都出现了。
淡菊一脸恍然大悟默默远离现场。
 
不一日,丢妹儿与火锅哥的蜜汁约会传遍高一十三班八卦组
“听说是Tiw的竹马竹马”
 
啊呸,我才是Tiw的竹马呢,那个旮旯角冒出来的“竹马”哪凉快到哪儿去——顺耳听到木兰龙八卦的Frank腹诽
 
“据说追了Tiw很久啊,不知道Tiw有没有动心思啊~~”
“就是啊,完全看不出来~~~”
“你有没有关注锅哥的ins?”
“这样,不太好吧,万一被Tiw知道咱们发现他的秘密恋情……”
 
什么!什么秘密恋情!Tiw就是我的!我的!——在厕所里被迫听了一尿程八卦的Frank愤怒腹诽
 
Tiw半夜更新ins:有些关系无法定义
锅哥回复:Just friend…
 
那三个省略号犹如丢在烟花堆里的火星pongbiu地在
高一十三班八卦群里炸开了花
“OMG!”木兰龙尖叫
“他们真的……真的…!!!”王小姐喘息着一副随时要休克的样
“啊!!!!”A姐尖叫着扔下手机去操场跑圈冷静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去做本五三冷静冷静”肥妹儿抽出崭新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奋笔疾书
 
饭卡握着手机的手在颤抖
怎么办,好不甘心,眼看着好duangduang煮好的丢子就这样飞了
 
饭卡紧急向淡菊求助
淡菊一副我很可怜你,但是实在帮不了你的神情让饭卡崩溃
 
饭卡紧急向木兰龙求助
木兰龙正在发照片暖锅哥,一抬眼看见饭卡站在面前,吓得手机都要摔掉了
“哦咦~~~~~~饭卡吓die人家啦”
“嗷,伊莎贝拉快想个办法怎么约Tiw啊”
木兰龙不忍心告诉饭卡自己已经转CP,改扛锅丢大旗了。
“Frank ”木兰龙和颜悦色地说“你为什么不自己约丢呢?”
“我约了”饭卡沮丧道“可是他说已经答应朋友去吃饭了。”
“你约他去哪里?”
“就学校门口的火锅店啊……嗷”饭卡被忽然冒出来的王小妹扇了一脑门子
 
“你傻了啊”王小妹掏出手机,翻出Tiw的ins最新的几条更新,指着蓝色的定位标识
“看看丢妹儿都去哪儿,S.Bar B-Q,传说中明星都去捧场的火锅店”王小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学校门口的火锅店怎么能勾住丢妹儿。”
 
Frank若有所思。
木兰龙说,这样好了,你去把丢约出来,后面的我们来搞掂。


 
 

FD 甜短篇

1.
“Tiw放学后去吃火锅吧”
“火锅?好啊好啊”Tiw眼睛一亮笑得一脸灿烂



“你真的很喜欢火锅啊…像我喜欢你一样”
“呃?”Tiw从满碗的牛肉里抬起头迷惑地看着Frank“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喜欢吃的这个牛肉要不要再来点?”
“好啊好啊~”Tiw立马举手唤来服务员加单。
Frank暗地里咬筷子,不远处戴着墨镜躲在报纸后的Jet和兔美无奈地摇摇头。淡菊在本子上遗憾地划掉“借火锅表白”

与此同时躲在门口的双胞胎也收到群里收学霸在微信群的语音:
“A计划失败了,收队”

2.
Tiw跟着垂头丧气的Frank一蹦一跳离开后,淡菊也开了一桌火锅。
躲在门口的双胞胎、学霸、兔美、Jet以及蹲守在马路口的Boss、木兰龙也纷纷落座。
“我们来总结一下”淡菊捧着本子“吃火锅引诱Tiw是成功的”
“引诱”Big扑哧一声笑出来
淡菊扫了他一眼,Big立马收了笑端正坐好

“除了肯定真爱火锅,刚刚Tiw的反应完全看不出他对Frank的态度啊”Boss苦恼地咬着筷子

“火锅端上来前,Tiw的眼睛就没从菜谱离开过”Jet补刀。
“但是他把Frank夹给他的牛肉都吃完了,肉末都不剩”Mit想着刚才Tiw把Frank辛苦烤好的肉一口气吃完的样子笑出来。

“就算是木兰龙夹给他他也会肉渣也不胜地吃完好吧”兔美翻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嗷,干嘛扯上我”木兰龙不满道。

兔美无视木兰龙的抗议,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蒸笼上那片最大的牛肉,一等好就迫不及待伸筷子却被Boss一筷子劫走。“咩!干嘛抢我的肉”兔美炸毛,boss得意地扬扬头冲兔美做鬼脸。兔美举起筷子正准备抢boss碗里的肉,被学霸一筷子牛肉塞了满嘴“嗯…干嘛…·嗯…好吃”


“Tiw发新ins了”埋头刷ins的Jet道,几个人纷纷围过去
“火锅”
“果然”
“好吃”
“连Frank的衣角都没出现”
“还好圈了Frank”
“不至于太没良心”
吁了口气坐下,FD之路漫漫其修远兮,饭卡同志仍需努力

“打死都站FD”
“自己站的CP跪着都要走下去”(喂喂,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淡菊黑线)
“人是铁饭是钢”
“吃饱才有力气”
一轮风卷云残,七个人捧着肚子打饱嗝。

“现在商量一下计划B…嗝”一向端庄淑雅的淡菊被一个饱嗝打回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