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飞不动了,在睡觉

【西伊】 某一次任务


某一次任务,伊路米被一个黄毛缠着金链子的男人挡在了狙杀猎物的道路上。


伊路米亮出钉子:“让开,这里没你的事”

黄毛:哎呀呀为什么一定要杀了他呢
伊:因为这是我的任务
黄毛:为什么一定要完成任务
伊:杀手存在的意义就是一定会完成主顾交代的任务。
黄毛:真是讨厌,那我也雇佣你杀掉你的主顾好了

看着黄毛紧裹着苍白肌肉的廉价背心,伊路米说“如果你能开得起这个价。”说着,比了个手势
黄毛:八十万?
伊:8000万。

响亮的咋舌声,黄毛的表情变了,不,他的气息变了。钉子和扑克牌相击,纷纷坠落在地。电光火石间,黄毛被一记重拳击中左颊,摔在屋顶上,与此同时,伊路米敏捷地落在马路对面的屋顶上。

黄毛从左眼迅速肿起的眯缝里看到对面屋顶上优雅如豹子的伊路米浑身颤抖。心脏在胸腔里激烈跳动着,充满期待的美味,忍不住要将稀世珍果掐碎在指尖的欲望在胸腔充斥着,剧烈膨胀,疼痛得让他狠狠抓着胸口,捶打他着胸腔,迫使暴动的心脏冷静,冷静。冷静,还不能着急,还不是时候。

他缓慢地爬起来,狼狈却不失优雅地行礼,表示他很乐意放弃这个任务。
“你没必要为了这个任务冒被我杀死的风险,”他说,“我不会现在和你打,作为交换,请把你的联系方式留给我,这样我们可以经常愉快地切磋。”
西索的指尖的气凝结出一个爱心状的泡泡,飘到伊路米上方啪地一声变成了一张小丑牌。纸牌落面前时,伊路米看清了牌面上硕大的粉色西索以及联系电话,甩出钉子将纸牌扎了个稀烂。

伊:没有委托不要烦我。

钉子夹带着纸牌的碎片,穿透空气回到西索面前。

西索借着纸牌碎片上黏附的念力拔起地上的钉子以及被钉在水泥地上的名片,愉快又遗憾地想,哎呀,被看穿了呀。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