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今天的你会看到未来的样子吗?

许多年前,当那块空地还没盖起李嘉诚的房子的时候,每个周末黄昏前的两个小时,我会和爸爸在这片荒废的停车场上练拳。


沿着斑驳的围墙逆着车流行走上一段路,找到一断颓倒的缺口,跨进去,走入铺满小碎石子的练功场。


先是练基本功,压腿、侧踢、二脚踢、扫堂腿、连踢,然后是跟着他一招一式地练拳、扇子、棍子,功课结束后,他会随性教我一些解手扣或者空手道,回答我各式各样的问题。


爸爸,他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他身上埋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他看着夕阳的时候的样子,总是让我心惊。好像一下子离得我很远。


后来他去世的时候,我想起他说的故事


他说奶奶去世的那年,他送奶奶回家。晚上睡觉的时候梦见奶奶背着牌子登上了神山。


我问登上神山做什么


他说奶奶是去做神仙了


他说奶奶救了很多人,奶奶做了神仙。


后来爸爸去世后,伯伯来家里,他们在爸爸的书桌里找到一卷报纸,厚厚的,他们跟我说那都是登了奶奶的报道。


我不好意思说自己不知道奶奶叫什么名字,他们跟我说了两遍奶奶的名字,我转眼就忘了。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我把报纸偷到自己的房间,在拉了窗帘的黑暗的屋子里,努力在上面寻找一个相同的名字。后来有一天醒来发现报纸不见了。我努力回想看过的内容,只能抓住一丝半点的印象。


奶奶叫什么名字?


我在网上搜索,努力拼凑头脑里所剩无几的碎屑,在百度谷歌搜索。


没用的,最早的文献资料是1970年。有个声音在心底里响着。


没用的,她已经彻底被遗忘了。


我搜爸爸的名字,搜到的只是工作经历,一句公文记录,是他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凭据。


哦,还有在我的记忆里。




我不停的写他,通过我的笔,我的口,让他继续存活着。有一天,当我也死去的时候,他就彻底从世界上被遗忘了,像我奶奶一样。




我看过爸爸年轻时所剩无几的照片,张扬跋扈,他上嵩山,进少林寺,他四方游走快意江湖,他会看到未来的自己站在荒草丛生的废弃停车场里看夕阳吗?




在他身边呼呼呵呵练武的我,会看到未来的自己是坐在办公室里心甘但情不愿地做着一份安稳的工作吗?


每周的那个时候,我都希望时间能够停下来,永存。


当夕阳渐渐落下,当最后一丝红光也从远处的高楼剪影处消褪,黑暗像潜伏的兽默不作声地逼近,吞噬着天空和大地。遥远的楼房亮起星星的灯火,我奋力舞动手里的扇子,直到爸爸的身影也融入黑暗里。


"好了,回家吧"


我像溺水的人抓着稻草般抓着最后一丝的光阴,无视爸爸的话,继续挥舞着手里的扇子。


让时间停下来。




焦躁在心底蔓延。


恐惧像凉水一样浸入四肢。




要走了


我想起日本人说的一期一会。


一生仅有一次的见面。




我和爸爸只有短暂的两小时相聚。


分离是死亡


相聚是再生。


一次又一次。


直到他真正的走入黑暗。




奶奶去神山了


奶奶做神仙了。




爸爸也上神山了。

评论(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