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睡眠

睡觉前她会在床边围一圈椅子
就好像很多人在参加她的葬礼。


每一次睡眠都是死去。


深刻的,浓烈的。没有尽头的死亡。


“奶奶在包里”爸爸掏出奶奶的黑白相片恭敬地裱好,摆在案台上,上了柱香。
“奶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很远,是多远?她隐约意识这比火车飞机还要远。


“她还小,不懂死是什么。”妈妈对来客说。
“我知道,死了就是再也看不见了。”她低头玩着玩具,“死,有什么了不起的吗,每个人都会死。”



他的喉咙里呵啦巨响着
那是死亡的声音
冰冷的手已经扼上他的咽喉
那是骗人的。他说,我从那里回来。那里很好玩,啥都有。
她躺在一群睡鼠中,数着呼吸的节律。
吸气,呼气,
让身体放松。


头很疼,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好像用螺丝批抵着太阳穴拧。
“不需要了。”你说。声音多微弱啊,没有人听得见。
躲避进这个世界的洪流里,闭上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闹钟响了,起来搬椅子。
撤走这群沉默的观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