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before the second year(first year 续一)

昨晚梦见Wut了

Tiw在床上翻了个身,触到身旁一个温热的手臂,迷迷糊糊攀上去,在靠近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不对,猛地醒来了。
身旁的人还在睡梦中浅浅地呼吸,Tiw却无论如何睡不着了,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是

Newlife。

在Wut打电话来说自己找到女朋友的时候,

Tiw听到自己呵呵的笑着说那很好啊,恭喜恭喜。笑得胸口都一阵阵发疼。那时候他坐在学校的天台上靠着稀疏的栏杆打电话。生铁的寒凉透过薄薄的汗衫钻进骨髓里,在炎热的九月冰得他牙齿打颤。

他说,很好啊,恭喜啊,哈哈哈哈


他说,真是太好了,恭喜啊,哈哈哈哈

他说,什么时候。。。。。回来请我喝酒啊


什么时候带回来看下?

这句话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心脏轰然崩塌,五脏六腑消失了一样空洞着,呼呼地漏着风。

崩塌后,是从所未有的轻松,他站在废墟上,看见自己辛苦搭建的城堡被一击轰得渣渣都没有剩下,只有一片心悸的荒野。

九月开学季,学生党手头最宽余的时候,他和一班朋友去bar玩,有新认识的,也有原来十三班的几个同学,淡菊木兰龙她们一个都没有叫,Tiw不想在这时候听到他们的玩笑,他要好好喝酒好好地玩好好去享受这从所未有的自由。

他终于解脱了

从Wut的咒语里解脱出来

很好,非常好

他灿烂地笑着

搭着新朋友的肩膀,一个风情万种的小零Nat,周游在各色的石榴裙和衬衫西裤之间,世界可以这么大,原来,可以这么精彩。

啊 Whole new life

淡菊在宿舍楼下围堵过他几次,每一次在接到Jet的通风报信后,从相连的另一栋楼狼狈地翻过隔断墙回到宿舍。后来淡菊在bar里见到他,当众将他扯出酒吧,狠狠地教训一顿。这时候Pet出现拉开Tiw对淡菊说,要说什么对我说,这是我男朋友。


Pet ,Tiw对他的印象就是在酒吧里的几次轻浅的交谈,称得上是可以愉快玩耍的朋友。而现在这个自大的男人自顾自地跑上来多管闲事,淡菊和Tiw都惊呆了。Tiw还在震惊中浑噩不清,没有发现淡菊已经恨恨地离开。脑子稍微可以转动的时候,他茫然地问Pet,你刚刚说什么?回答他的是一个深吻。

Tiw 再次当机,以至于被人从浅啄到深吻一轮回后才醒来挣扎推开。

"我可没有答应你。"

"你会的。"

于是他就多了一个男朋友,每个周末去这个男人家,从傍晚睡到白天再睡到第二天傍晚回学校。中间短暂地起来吃点东西随便出去走走,二十四个小时里,几乎有二十二个小时在床上度过。Pet是做什么的?他好像知道又忘了,三十来岁,大自己十几岁,喜欢看武打片和动作片,对自己喜欢的韩剧不屑一顾,所以他们除了在一起睡觉,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一起做。

比如今天。

Pet醒来的时候看见小孩抱着膝盖靠墙坐着,出神地看着天花板,察觉他醒来,低头看着Pet,屋子拉着厚厚的窗帘,他坐在沉重的阴影里,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嘿,饿了么?"
"还好。你醒了就一起去吃东西吧"
"再睡会儿"

Tiw低垂头,看着木地板上阳光的渐弱,又一天就要结束了。

时间,这么轻易就被抛下,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


他的身体渐渐沉寂如石头,Jet打趣说这是说平静了安稳了,只有他知道什么是心如止水。


Wut,他独自一人时曾经试探地唤出这个名字,期待着某处会有什么回响,但是什么也没有。



有两次喝得迷糊的时候,他打电话给Wut,越洋电话按了自动重播,一遍又一遍直至第二天醒来时看见已经欠费停机的手机。


Wut,他在黑暗里默念,唤起的是梦幻破碎后的悲哀。

Wut,他在黑暗中默念,身边是另一个亲密的人,而他觉得如此的孤寂。

梦里的缠绵火燎一样炙烤着神经,年少时候的浅吻拥抱被唤醒,快感沿着脊柱攀沿烧灼着大脑,在醒来后凉成灰烬。

他看着Pet还在兀自熟睡。起来刷牙洗脸,开始收拾回宿舍的东西。

"我走了"他说,"你醒来记得吃东西"

房间里传来闷闷的应响,他拉上门把昏暗关在了身后。

屋外的空气很清新,大概是刚刚下过了雨。

他背着书包站在车站等着回学校的车,拿出手机回复信息。

"回啊,记得给我占个位置"

手机一条未读信息提示一闪而过,心脏骤然一停。

手指下意识划开Line。

Wut:计划十一月底回去,你那时候有空吗?

车子在眼前呼呼地开过,他抬头茫然地看着浓得化不开的深蓝的天。

Wut要回来了,一年一次,又要回来了。

Wut。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