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First Year【WD】短篇 1

 
Wut要走的前一天,Tiw还是去看他了。
一起煮饭看电视洗碗,就像曾经的每个周末一样平常,
 
晚上Tiw要回家的时候,Wut说,留下来住一晚吧,明天我就回去了,
半夜下起了大雨,雨水猛烈地击打着玻璃噼里啪啦地炸响,他们匆忙起来关窗关门,忙乎完后睡意也殆尽了,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其实我对你……”
“我知道……”
“你还记得……”
“我对你……”
“我也是……”


……



啊,还有什么呢,话题一直围绕着那几句话不停地打转,绞缠不清。
用尽所有的神经去感觉,用尽所有的脑细胞去分析,用尽所有的词汇去描述
然而有些话谁也不会提
 
即使彼此都心知肚明。
 
那么多年的默契,即使时间和空间的阻隔也没有消失。
 
“我知道……”
“我早就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
“你知道我知道的……”
“是的,我知道……”
……
 
开始还很清醒,而后困意袭来,脑子昏昏糊糊的,Tiw能听到Wut说的的每个字,脑细胞费劲儿地在脑海里重构着词汇,恍惚间进入梦境又惊醒,有些话他反反复复地说着,已经口干舌燥,喉咙冒烟一样地焦灼,胸口失重一样空落着,肋骨下隐隐作痛。
 
恍恍惚惚间,他觉得自己像在铁窗里等待上刑场的死囚,绝望又恐慌地等待着天亮。
既希望夜能永远漫长,又期盼太阳升起以求解脱。
磨磨蹭蹭熬到了天光微露。



闹钟响到自然停止的时候,Wut起床了,卫生间的门打开关上,隐隐约约听见洗漱的水流声。
Tiw蒙着被子紧闭眼睛。
身体抽空了一样没有力气。
 
该来的终于来了。



Wut从卫生间出来后把Tiw从床上拉起来,推进卫生间,看见水杯上挤好牙膏的牙刷,干涸了一晚的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湿气刺痛难耐。
 
麻木地刷完牙,洗脸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拿起Wut的毛巾,冷水让他稍稍清醒过来。
“加油Tiw”Tiw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可爱又精神饱满的笑容,深嘘一口气,挂好毛巾,打开门走出去。
 
Wut正在迅速打包最后的行李,Tiw开始收拾屋子:泡面、零食、调味料这些食品用箱子打包好带走,锅碗瓢盆洗好了收在橱柜里,所有电器的插头拔下来,水管再最后检查一遍,下水道的杀虫药再查看一遍,还有厨房里的蟑螂药,煤气管道的缝隙确保塞好,抽风机的盖子拉上,抽水马桶……
 
两个小时后,Tiw抱着一箱的食品背着一书包的洗漱用具跟着拖着超大行李箱的Wut下楼打出租车。
 
“你拿那么多东西别送我了”
“恩,路上……保重”
“会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Wut……”
Wut打开车门弯腰正准备上车,听到后直起身来看着Tiw。
“没……没事了”Tiw垂下眼睛“你快上车把,别迟了”
Wut深深看着他,忽然凑过来隔着箱子抱了他一下,精瘦的手臂用力地环着,勒得肋骨发疼,抱在怀里的箱子咯得胸口发闷,几乎抱不住箱子。然而Tiw没有注意这些,沉浸在Wut沉稳清晰的心跳声中,鼻腔里满满的全是wut身上特有的好闻的味道,让他几近晕眩。滚烫的气息喷薄在他的耳后,几乎要将他烫伤。“Tiw……”略带重量的一吻落在额上。分开时,Tiw看见Wut脸上的水痕。
 
“保重”
“照顾好自己”
 
车门关上的时候,Tiw看见Wut给自己比了个电话的姿势,用力点着头。
车子发动,离开,融入车流中,消失不见。
 
良久Tiw才转过身慢慢朝公交车站走去。
箱子里只有零食泡面少量的调味品,却重得他几乎抱不住。
坐在公交车上靠窗闭上眼睛,熬夜的疲累铺天盖地涌来,将他吞没。
车到了终点站,他被站务摇醒,下车,等清扫好车厢卫生后再次上车。
知觉已经麻木,只有纯粹的疲累,累得他想就这么躺在地上,融化在水泥地里。
 
Wut第一年回来,他睡了足足三天,期间吃饭上班上洗手间洗澡,做着这个躯壳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行尸走肉。
 
而后消失的声音一点一点回来,失去的色觉也渐渐恢复,一个星期后他才更新了状态:
 
活过来了。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