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咖啡厅(FD)

十年后他们如约坐在山顶咖啡厅的窗边位。

因为约在咖啡厅,即使常年不碰咖啡的Tiw也点了杯鲜煮咖啡,皱眉抿了一口,又酸又苦。

Frank看着Tiw,这么多年这小子居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身休闲衬衫搭嬉皮风格的西装外套,衬衫的扣子敞着,一幅花花公子样。

Tiw探身去取摆在Frank面前的糖罐,弯腰时,露出胸口一大片白皙的皮肤。Frank尴尬地移开眼,端起杯子遮掩自己一瞬间的不自在。

Tiw坐下来整整领口,一边加糖、加奶调试着咖啡,一边打量着坐在对面西装革履的Frank,试图找到熟悉的痕迹。

这是Frank。

还是那样的眉眼,习惯性地带嘲弄的微笑,挑眉、斜睨、得意时候的仰头,嘴巴里说着他的公司,说着将要出发的旅行。一举一动熟悉。

又无比陌生。

意料之外,意料之中。


这不是他的Frank。

不是那个下了课高谈阔论A片的Frank,不是那个三句就惹毛了动拳头的Frank。不是那个会在上学路上开玩笑地凑过来。

作势要吻他的Frank。


初时的遗憾和愤怒渐渐平息,他欣慰地听着老友说着自己未曾参与的十年,时不时搭上把嘴,引起Frank又一轮兴致勃勃地唠叨。

事业,家庭,老婆,孩子。

真是无聊。

咖啡一杯一杯地灌下去,刺激得胃部隐隐地紧缩,有什么在突突跳动着,自胃部升起涌至胸口。

手掌麻麻的,揉搓着黏黏腻腻,全是汗。
身体里似乎有一个空洞急切被填补,迫使他要去做什么疯狂的事来满足这难耐的冲动。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掉了。

Frank还在说着什么,而他已经听不见了,微笑着盯着Frank喋喋不休的嘴巴。
 
这双唇翕动着,诱惑着他。
引诱着他吻下去
疯狂地吻下去
强硬地叩开牙齿
勾出舌头
温柔地吸吮


在理智回来前

他已经一把扯起Frank的领带隔着桌子拽向自己,对准Frank的嘴唇咬上去。
味道意料之中的美好。

睁眼看着Frank的一脸愕然,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再次吻下去。
Frank回过神来,笑了,反手按着Tiw的脑袋,舌头霸道地涌入口腔里,反客为主地缠绞着Tiw的舌头,Tiw含糊地抗议着,顾不上吞咽上腭分泌的津液,努力跟上节奏回应。
Tiw好不容易从纠缠中抽出舌头,喘息着平复着,又不甘示弱地开启新的战场,躲开扫荡一样的侵袭,灵巧地钻进Frank的口腔里,扫弄牙龈和上腭,势要一争高下。

终于放开的时候,俩人都气喘吁吁。

慵懒缠绵的音乐兀自唱着,整个世界一片安静。

直到勺子噔地掉到餐盘上惊醒了惊愕的人群,喝彩声口哨声响成一片。进退两难的服务生也终于从地上捡起下巴,松了口气回到吧台后。

Frank整整领带坐下来,看着气定神闲端起咖啡杯的Tiw,笑了。

“I win”Frank无声地做了个口型。

Tiw斜睨轻笑,搁在桌子上的左手隐晦地比了一个中指。

“走着瞧”Frank 勾起嘴角

“等着你”Tiw点头微笑。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