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飞不动了,在睡觉

【西伊】白日梦

黑发青年光裸的背脊在实验室的冷光灯下反射着刺目的白光。

你在抑制着自己发抖,上牙磕碰着下牙,但你知道这不是因为冷气,虽然这里常年维持在25摄氏度。

白皙的皮肤被勒出了痕迹,你知道他不会反抗。药物控制得很好。
养尊处优的孩子们在培养箱里欢快地尖叫。
噓——你哄着他们,今夜他们将是唯一的旁观者,你不用担心有人会来实验楼的地下室。
这里是,你的王国。

你伸手撩开披在雪白脖子上的乌发,低头埋进颈窝里,深深地吸气。

你曾远远看着他,现在就在你眼前,这么近,就在一间20平米的屋子里,在你的工作台上,让你可以,呼吸。

就像,年幼时藏起的一盒巧克力,想吃的时候就打开来闻一闻。

直到,直到巧克力要过期的那天,才狼吞虎咽一口气吃掉。

现在,还有时间。
你的手指蹭过他没有知觉的睡颜。
小心翼翼,又暗暗希望对方能忽然惊醒。

然后……

你会大胆地触摸,在一些版本里,你把他用藏在实验室里绷带捆好,扛到后尾箱里,囚禁在阁楼中,日复一日试验着爱情这种玩意儿;在另一些版本里,他哀求着你进入,而你假意流露得手后的漫不经心和懈怠,在他的怒视中猝不及防地挺进,从他的身体里挤出破碎的愉悦声,一次又一次。

挣扎着从沉浸的白日梦里醒来,像溺水的人从缠绕的水草里脱身。

你抬头睁开眼睛,环顾四周,不锈钢柜门反射着模糊不清的影像。

好似旁观者,冷眼看着上映的事情,而不加阻止。

放心,你不会做什么。

你会小心计算着时间,赶在他醒来前,把他送回到楼上,等他迷迷糊糊醒转,再好好嘲笑一番:又撑不住睡着了吧,快起来读带。然后看他嘟嘟囔囔地爬起来,戴好眼镜,凑去看屏幕。

此刻,你只想让他安静地待在这里。

独属于你。


——————

送给缪缪2017年的生日礼物

啊啊啊啊啊竟然拖到了2018年…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