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飞不动了,在睡觉

【西伊】契约


“谢谢关心,我不需要”
伊路米单手撑起身体,一百零一、一百零二、一百零三…
木地板在朝自己迎来,束起的长发黏腻在肩窝,你契而不舍地数着,即使这样也不能让她的声音停下来
“不需要”
无论她在说什么,这都是你的答案


“哥哥,妈让我过来告诉你,准备下周的,嗯,面谈。”
这次是靡稽的声音
伊路米可以想象他正靠在门边,一边翻白眼一边不情愿地传达着指示。
母亲问起来,我可跟你说了哦
随着脚步声离去,靡稽的声音消失在走廊远端
一百七十三、一百七十四、…
直到你注意到木地板的颜色细微的变化,你停下来。
所有人都离去了
只有窗外树叶簌簌的声音

你不需要婚约对象,这个家族也不需要你为了利益缔结契婚约。
就像蜂巢里的蛹只有一只需要成为繁衍者,其他都会孵化为勤勉的工蜂,维护着王朝的日常运作。
你在打游戏的时候对糜稽这么说着,一边用坦克击碎了对方大本营的防护墙。

星期天下午两点
音乐鲜花阳光铺洒的庭院,繁复的纹样沉重地坠在桌子边缘,洛可可风格的茶器,黑白围裙的管家捧着托盘静候在旁,直至伊路米站站在入口的奇异风格的壁柱,示意他们退下。

伊路米拉开椅背,坐下,端起杯子,喝一口茶冷静一下。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吃惊。”对面的人发话了,声音略有点失望(?)
“并不,只是好奇。”
“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闻言,伊路米无语地看着笑眯眯的小丑,哦不,今天不是小丑,红头发柔顺地贴着皮肤,扎眼的深紫西装敞开着,露出衬衫上的珍珠纽扣,伊路米强迫眼睛从荷叶边领子挪开。

“为什么你在这里。”伊路米的眼睛扫过庭院,
花丛里安装摄像头,猜测着此刻坐在监视器后的母亲的想法。幼时作为奖励,母亲会允许他参加下午茶,麋稽出生后,这项取悦母亲的工作顺理成章交给了年幼的继任者,然后是奇犽和亚路嘉,然后是柯特,后来一直是柯特。

西索不该出现在这里,穿着滑稽的礼服,出现在母亲的庭院里,他举起手,似是不经意地按压着嘴唇。

西索完全无视你的警告——
他说,“当然是来签约的”
“嗯?”你不记得最近提出要雇佣西索。“签什么约?”
“婚约。”
伊路米的杯子差点飞出去。
“哎呀~”西索愉快地说“你家人没跟你说,今天会面的内容吗?”

等等,他当然记得今天是干嘛,他以为……

选项A 妹子是西索的情人,西索的出现是警告伊路米不要挖墙脚
选项B 西索不知从什么渠道知道了今天的会面,多管闲事把妹子干…?干?掉了……
选项C 西索不知从什么渠道知道了今天的会面,作为开战的挑衅,把揍敌客长子的未婚妻候选人……
选项D ……

无论是哪个选项,西索都是搅局者,伊路米完全没想到,对方就是自己要会面的对象。
他现在非常好奇家人的想法了。
“这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你妈妈曾经来天空竞技场找我吗?”西索看着伊路米,猜测他内心里的电闪雷鸣。“两周前,对阵…不记得是谁之后,在赛场边看到柯特,在我以为他替旅团传话之前”
——他说:我是作为揍敌客家族成员来的。
——并且带我到天空竞技场附近的餐厅”
——你妈妈在那里提出请求”
——希望我可以考虑和揍敌客家结成契约”

“你现在什么感觉”
“震惊。”

西索饶有趣味地看着伊路米,与其说面无表情,不如说呆若木鸡。他满意地点点头“那时我跟你一样。”

伊路米端起杯子,吞咽已经放凉的茶。

“你不希望我坐在这里。”
“不,”伊路米辨认着混合在茶水里的苦涩,那是难过。“你拥有揍敌客家重视的素质,就像外缘基因,会为家族的未来带来抵御外界破坏的变化。”等右脑跟上左脑的思维后,伊路米停下来。

强烈的阳光晒得皮肤发烫,他依然无法理解母亲的喜好。
“你介意我们进去走走吗?”伊路米站起身,打断了空气中的视线。
进入门廊的阴凉处,你有0.01秒的时间躲过摄像头监视,喘一口气。

“抱歉,”你看到西索理解地点点头。“——我们是好的合作者。”
“当然,一直如此。”
“以后也是。”
“没错。”你们握手,分开,就像一次商务会面的结束。
你可以想象母亲电子眼上失望的红线。
一阵报复的快意。

你不需要家族为你选定的契约者。

半年后,你在鲸鱼号上进行自我介绍时,这个荒诞的下午像蛞蝓滑入脑海里,让整个旅团都陷入无语的尴尬里。

不需要别人干涉,

这是你和契约者的游戏。


——end——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