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飞不动了,在睡觉

【西伊】混。乱


嘀嗒 ,嘀嗒,嘀嗒
殷红落在纯白上
一团团的浓稠艳丽绽放
飞溅起的细末迅速黯淡洇没


伊路米眨了眨眼,回神看着从笔尖滴落的颜料。浓稠的油彩缓缓渗入空无一物的画布。


阴影覆盖,贴近了耳廓的温暖。
“要加快进度咯” 熟悉的尾音滑入耳朵,伊路米提起笔,沿着颜料淌下的痕迹增添线条,老师终于直起身,向前走动。

这是入学考场,他在想什么。

伊路米暗骂自己,刚刚有一个瞬间,那么真实,似是灵魂出窍。

殷红滴落在洁白上,视线模糊了瞬间,几乎要喘口气将自己从黑暗的深渊里拽出来。

他几乎能够感受到血液的温热和味道,还有……漫无边际的疼痛。

嘀嗒—嘀嗒—嘀嗒—

全世界只有血液滴落的声音。

伊路米涂抹着颜料。
黑色的细线是眼尾上 扬的弧度,朱红是唇上的一抹艳色,
伊路米蘸着亮粉的油彩,对着镜子勾勒着星星的形状。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一次任务,他也曾伪装成他的样子,潜入旅团。
——这是一个游戏,愿意玩吗?
一如以往戏谑的尾音。
——要看你能否支付足够的报酬

西索的眼睛里不加掩饰的欲望满溢。
——伊路米,需要你帮个忙。

最后整理了一遍装备。
扑克牌是伪装,钉子才是致命的武器。
拉开卫生间的门,迎上一个黑色长发面无表情的人。
他抬起左手打招呼,无名指上的戒指映射着光闪闪发亮。
——杀旅团的人,很贵的哟。
——我所有的财产,够不够。
“还有十五分钟”监考老师的声音远远地飘进意识里。
没关系,他有足够的时间。
演绎最精彩的时刻。
船上共处的日子,让他轻易找到同伴的位置,钉子出手,只要对方惊愕的瞬间足矣。
一个,一个,一个
他会找到落单的团员,折断蜘蛛的脚,把团长留给西索。
揍敌客家的服务满意吗?
他看向西索——
隔着远远的人群,讲台后的人正冲着他眯眼微笑。


伊路米,醒醒。

他一个激灵,回到考场,低头看自己的作品。
画布上一层层涂抹着深浅不一的红,密不透风的红,窒息的红,一如他最绚烂的记忆。
铃响,已成定局。

没关系,我们努力做到最好,如果不够好,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反正他们都擅长等待。

他抬头看讲台后的人站起来,一步步走近。

放下笔,交出了考卷。



————————
Note:被剧透炸得意识混乱&在旅途中各种吵杂断断续续码完,总之就是想赶在揭秘前放个猜测。逻辑成不成立不清楚,文笔什么的本渣渣完全没有……实在非常抱歉。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