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飞不动了,在睡觉

家庭教育

“为什么给我的都是垃圾。”伊小西站在楼梯口朝客厅吼着“你们总是把不要的东西塞给我,我不是垃圾桶!”

伊路米对西索说“看,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要小孩。迟早有一天,他会憎恨你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
“亲爱的,这可是你的决定。”西索按着遥控器调换着电视上的频道寻找早间新闻。
“我们的决定”伊路米纠正道,停下喂西小伊的勺子,西小伊张嘴等不来麦片不满地蹬腿。“在这些重大决定前,我们可没少开会讨论。”

西索回头想说什么,看到楼梯口空空如也“——伊小西呢?”

***************

“啊呀——小伊回来了——安妮,快端上点心,快快!”
离家一小时后,伊小西坐在枯枯戮山间茶室里和奶奶一起喝茶吃点心。
“小伊怎么自己回来了,你爸爸呢?”
“他们在工作。”伊小西撒了个谎,“我想奶奶了。”这一句不是撒谎。
基裘喜极而泣。
伊小西喝着茶安静地听着奶奶絮絮叨叨说着家中的日常,爷爷每天都在练功房里冥想。糜稽叔叔创办了游戏公司,偶尔会回来一两次。柯特叔叔在外修行,已经两年没回家了。
“现在你们都搬出去了”基裘伤感地说“我和你爷爷不习惯住这么大的屋子,搬到这里来了。”伊小西环顾着8尺见方的茶室,这里四面通透环绕着花园,坐在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见庭院里高大的芙蓉树下盛开的穗花婆婆纳。
“这里挺好的。”伊小西由衷地说,比起大宅里豪华的装潢,他更喜欢坐在茶室的蚊香猪旁听风铃在屋檐下叮叮当当。
“那在奶奶家住下吧。”基裘热切地说,“小伊喜欢住在哪里?小伊回来的话住大宅吧,那里地方大。”
大宅…伊小西冒冷汗。他曾好奇问为什么大宅在夏天也这么凉快。奇犽叔叔说这是因为揍敌客家有成千上万的冤魂“每到夜里就飘出来,呜——呜——”手电筒的光照亮了奇犽狰狞的鬼脸,一群孩子尖叫着在走廊四散奔逃。当晚伊小西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敢上厕所。
“不用了不用了”伊小西连忙打消奶奶的念头。

“小伊小时候体能素质很好的,”基裘看着伊小西,眼里闪着亮光“如果家里有更好的教育现在已经出落成优秀的孩子了。”伊小西躲开奶奶的目光低头喝茶。
“上次我去伊路米家里,大白天家里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小小伊在摇篮里哇哇大哭。他们忙着干自己的事情,就该把孩子们送回来。”基裘生气地说“怎么可以扔这么小的孩子自己一个在家里。”伊小西埋头吃点心,掩盖自己答应照顾妹妹偷溜出去玩的心虚。 “哦……那次是意外。”他嘟囔道。
基裘没有理会“他们根本不懂得带孩子,有一次我竟然看到那个小丑在用扑克牌教小小伊认数字。”
伊小西的胃不舒服地扭动了一下“西索爸爸很好”他大声说,“他经常带我们出去玩,还教我变魔术。”

基裘眯眼看着伊小西“小伊啊,有空多回奶奶家,奶奶要教你揍敌客家传绝学,虽然现在开始有点晚了,但是只要抓紧练习,你以后一定可以成为出色的杀手。”
伊小西差点被煎茶呛到。

******************

一个小时后,伊小西背了一书包点心,坐上了第一辆开进车站的汽车。坐在座位上仰头看车顶的线路图,飞快扫视过一连窜遥远陌生的站名,定格在终点站海滨泳场,他记得奇犽叔叔住在附近,他不确定自己想去哪里,模模糊糊希望越远越好。

离家四小时,他坐在小杰叔叔身边,在礁石边钓鱼,奇犽叔叔躺在不远处的沙滩椅上乘凉。
太阳猛烈,尽管他头上顶着草帽,汗珠还是不停地顺着脑门淌下来。
“我们要钓到什么时候?”他问小杰叔叔
“钓到不想钓就回去。”小杰说。
伊小西盯着海湾里毫无动静的浮标。“中午太热了,”他说“我们在浪费时间。”
小杰摇摇头说说“这是一项修行,锻炼你的耐性和毅力。”

伊小西对修行没什么兴趣,在家的时候他就能偷懒就偷懒,现在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看大叔钓鱼上。他回到树荫底下,摘下草帽,他要走了。“奇犽叔叔不去钓鱼吗?”他问。“热,无聊。”奇犽拿起一瓶汽水递给伊小西。

他很少见奇犽叔叔,每次枯枯戮山聚会看到奇犽叔叔,总是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离我远点”的气息吓得不敢多说一句话。奇犽叔叔和其他人不一样。伊小西敏感地察觉,无论是银得发亮的头发还是冰蓝的眼睛,都在透露着难以亲近的疏离。

无论如何,与沉默的长辈相视无言的静坐比学习成为杀手强。

伊小西接过汽水,在奇犽身边躺下来。

他很高兴奇犽叔叔和小杰叔叔都没有问他为什么会独自来海边,省了他编谎话的心思。昨晚吵架的事情又回到脑子里,他闭上眼睛,使劲把讨厌的回忆挤走,至少不是现在,不是本该无所事事无忧无虑的周日。

不,不仅仅是这些。
无论是衣柜里奇怪的衣服,还是冰箱里不合口味的食物,他都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质疑自己和他们竟然会是一家人。
伊路米爸爸已经不止一次提出要送他去天空竞技场。
“这是揍敌客家的传统。”伊路米说,一如以往地无视了他强烈的抗议。
让他更生气的是,一向宠着自己的西索爸爸竟然也同意这个决定。
“我要去音乐夏令营,我不去天空竞技场”伊小西冲着西索爸爸吼“我讨厌那里!”西索少有地爆发出危险的气息,玻璃窗户被念碾压得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伊小西缩起了脖子。

去天空竞技场的决定在他强烈的反对下暂时搁置。


就在他以为爸爸们忘记了心血来潮的提议时,今天一早就在房间里发现了一套格斗服,还是旧的。
按照伊路米爸爸的说法,以他现在的水平,“一场比赛就要换一套衣服。”不用多久他就可以把家里堆积的旧衣服处理掉。

正午的太阳透过树叶的缝隙射下光斑,刺得眼睛忍不住要眯起来,阻止眼里热热的液体冒出来。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着树叶间镂空的蓝天,意识到自己在哪里,奇犽叔叔和小杰叔叔在一旁低声说着话。伊小西坐起来,一件衣服从身上滑下来,他们停下了谈话。
“睡醒啦?”小杰叔叔弯腰看自己,“要不要吃点什么?”
“嗯……”他抓起手上的衣服,是奇犽叔叔的运动外套。“啊,”他忽然想起来了,“我书包里有点心。”

“刚从枯枯戮山下来?”奇犽看着手里的糕点皱眉。
“嗯,早上去看奶奶。”伊小西留意着奇犽的脸色,还好奇犽没有表现出不高兴,没再说什么,把点心塞进嘴里。
伊小西很想说,奶奶希望大家多回去看看,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在奇犽面前最好不要提这件事。
可是不把这件事说出来憋得难受。
这是重要的信息。
他该找个人说出来。

****************

糜稽放下电话,赶在震天响的门铃把合伙人吵醒前打开门,低头看见伊小西的红头发。
“你怎么来了。”糜稽挪开身子,让伊小西进来。
伊小西也很想问自己,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坐在前往糜稽叔叔家方向的轮船上了。

他很奇怪自己怎么没有第一时间来找糜稽叔叔,这样他就可以一边吃零食一边测试新开发的电玩。运气好的话,他还可以让糜稽叔叔带着玩猎人大陆拿装备。
糜稽端来了一筐伊小西爱吃的零食“嘿,小兄弟,最近怎么样了?”

“我——”伊小西想说“很好”,但他说不出口。还没来得及拦着自己,他已经滔滔不绝说开了。他说自己想做音乐家,想把时间花在学习吉他上;说爸爸不能理解他,强迫他去天空竞技场练习格斗;说他在学校惨不忍睹的成绩,说一直学不会念能力;还说妹妹出生后,爸爸就把精力放在照顾妹妹上,他或许不是爸爸期待的孩子……

糜稽看着他,眼里满是关切,他一直静静听着,没有打断,直到伊小西把话说完,沉默下来。然后糜稽说:“我很理解你,看,我一直不是家里最优秀的孩子。你爸爸是兄弟里的榜样。”

伊小西放松下来,摊在沙发上(如果基裘奶奶看到了一定会唠叨),接过糜稽叔叔递过来的游戏手柄,这正是他现在需要的——逃离烦恼。

糜稽叔叔说了,一家人就要互相体恤对方的需要。

伊小西在黑暗的街道上走着,他从未试过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就在担心回家挨骂的时候,看见熟悉的奔驰,旁边站着伊路米爸爸。
“上车。”伊路米拉开车门。

伊小西乖乖地爬上后座,坐在安全座椅旁,妹妹西小伊看到他咿咿呀呀地笑了,手脚舞动着要哥哥抱抱。
“最近的加油站在哪?”伊路米问副座的西索。

二十分钟后,他们四人坐在加油站的开心家园餐厅里,伊小西抱着吃撑的肚子,推开没动几口的开心乐园餐“我饱了”,他说。
“浪费可不是好习惯。”尽管这么说,西索没有像往常一样要求伊小西吃完余下的食物,把餐盘端到自己面前。
“好了,说说你今天去哪了吧。”吃完快餐收拾好快餐盒后,伊路米说。
伊小西心在往下沉。
“没什么。我去看了奶奶。”他看了眼西索爸爸,他仍然对奶奶讨厌西索觉得难过,成年人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奶奶说要我们经常回去。”伊路米抬起眉毛“我们?”。
“对,你,我,西索爸爸还有西小伊。”
伊路米和西索对视了一眼“最近的假期是什么时候?我的下一个任务是七月中旬。”“那我可以不去下个月的锦标赛。”“这样我们有将近一个星期的假期一起回去。”“定了。”
他们再次看向伊小西。
“我还去看了奇犽叔叔。”伊小西留意着伊路米脸上的神情,每一次提到奇犽叔叔,伊路米爸爸总会露出奇怪的神情,这一次没有。
“哦。他有说什么吗?”
“没,我们……在树荫下坐着,我,我睡着了。”他没有提听到奇犽叔叔和小杰叔叔说亚路嘉姑姑的事。
“然后又去了糜稽叔叔家,”伊小西看着伊路米的眼睛,可能他前脚刚进门,糜稽就给自己大哥打电话了。
“我猜你会去找他,让他看见你来了告诉我们。”
“跑了一天,”西索笑眯眯地说“我们的小信使要喝点巧克力吗?”

********************
回程是西索爸爸开车,伊路米爸爸歪着身子调电台找“猎人之声”。
伊小西摊在后座上喝巧克力奶昔,虽然他很享受被风吹起头发的惬意,看了眼安全座椅里熟睡的西小伊,打消了开窗户的想法。
“你西索爸爸和我商量了一下,”伊路米放弃找电台,任由频道停在流行音乐上,“下个月送你去音乐夏令营。”
伊小西屏住呼吸。
“你有自己的爱好,我们很高兴。”伊路米停下来,伊小西等着听后面的“可是——”
然而没有。
“所以?”他试探着问。
“所以你可以去参加音乐夏令营。”伊路米说。
“没有条件?没有……”
伊路米转过身来瞪大眼睛“为什么你会有这个想法?”
“哦……我以为要先妥协才能得到想要的。”
“你误会了,”伊路米说“我们并不是希望你成为杀手或者格斗家。(“我也不是那块料”伊小西嘀嘟)让你去天空竞技场是希望你能掌握生存的技能。在发展爱好前,先确保自己能活下去。——这不是谈判的条件。”

汽车飞快掠过两旁的路灯,朝远方的月亮奔驰而去。
三个小时后又是忙碌的周一。
再过五天就是暑假。
至少现在伊小西可以烦恼一下该带哪一把吉他,
而不是担心能否活到下一个周日。

伊小西趴在玻璃上看窗外飞驰而过的路灯,耳朵里是电台里沙哑的电子合成音 。他曾幻想会有另一个世界,一个不需要学习念力,不需要练习格斗,不需要时刻想着怎么保命的世界。“我知道了”他轻声说“等我准备好的时候,我会去天空竞技场的。”

“不用担心”西索说“等你觉得自己准备好了,我们一起去。”
“你会惯坏他的”伊路米小声道“我们揍敌客家……”
“嘿——”西索安抚道“我们说好的。”
伊路米拿起杯子吸了一大口巧克力。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