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飞不动了,在睡觉

Loop 梦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世阿弥 《花镜》

醒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置身何方。

————————————


Moring,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耳朵里迷迷糊糊回响着一段旋律。
闭着眼睛顺着旋律寻找良久,才慢慢记起,这是G弦上的咏叹调。
玻璃窗稀释了阳光的温度,淡薄的温暖笼在赤裸在外的手臂上很舒服。
在阳光下躺久了,又开始昏昏欲睡。
我想起身打开播放器,听听这首歌,稍稍挣扎了一下,还是沉溺在柔软的被子里。今天是周日,连上帝也不用工作的日子。在早上可以尽情闭着眼,沉浸在不停回响的音乐里。

——————————————————

Morning,今天外面还在下着雨。连绵不断的雨让心情也变得沉郁,还好这是个不用外出的日子,可以尽情蜷缩在被子里,隔绝了湿冷的空气。
突然很想开始写点什么?写什么好呢,努力回忆了一遍只有一片空白。试着回想昨天吃了什么?昨晚做了什么?上周六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着想着又睡着了

——————————————————


黑暗中是纷杂的声音,分辨不清。
有几个坏人。
有小女孩在哭泣
发生了什么事了?
纷乱的碎片无法提供足够的信息,所有的画面都在黑暗中被迅速吞噬,最后连小女孩的哭声也消失了。
不,什么都不知道。
无尽的黑暗
我又回到了无尽的黑暗中

—————————————————


亦或我就是这黑暗的缔造者?

——————————————————————

我睁开眼睛
第一次看见了真实的世界
我才知道,自己原来看到的世界是多么单调空白
奇怪,这么长时间是怎么度过的呢?
好像做了一场长长的梦,终于清醒了一样茫然。
我是谁?我在哪里?

柔和的光管没有给予我任何答案
虚无的恐慌升起、蔓延、包围
无助得就像自我从来未曾存在

我想写点什么

寻找、定义自己的存在。
我真的存在吗?这种不真实的虚无感,无处不在
耳朵里响起纷乱的声音,辨认不清。
眼前的景象又开始变化了
又要开始了,又要被拉进睡眠里了。
我厌倦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厌倦了不知所云的画面,挣扎着要爬出睡眠,却还是不由分说地被拉进梦境的世界里,只来得及告诉自己:这是在做梦。

这是在做梦

————————————————————
他说他是西索
【Hi-So-Ka】我默默着他的名字,这个名字莫名地熟悉。
他在捋顺着一缕黑色的头发,低头,看垂到身前的黑色发丝,握紧拳头,松开,感受着骨骼肌的收缩舒张。
我转头看他,西索。
红头发金色瞳孔苍白皮肤的男人正看着我。
我——
人类是从哪一刻开始接受自己身体的呢?

转动着眼球环顾四周
“这是哪?”我第一次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们的家哟~”他说。

好的,我接受了一个新的设定。

————————————————————



我不停地寻找着你,等候着再一次的相遇。
究竟和你相遇的时候是梦境,抑或那才是真实?
离开你的日子,就像做梦一样。
我做了什么?我在哪里?

就像梦境一样荒诞

但是梦境可以无尽地延续
如果这个结局不够好
再做一个梦就好了。




——————————part1 of Loop 梦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