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库洛洛生贺】客户服务



又是一年双十一。
窝金和信长去打火锅。
飞坦和芬克斯去逛街
就连派克诺妲也和小滴、玛琪一起窝在天猫里剁手
……

只剩下库洛洛孤零零坐在一堆蜡烛中间看书。

“真罕见啊。”意料之外的声音响起,库洛洛抬头看本不应出现在这里的人远远地站在台阶上。

“你的护卫呢?”伊路米轻巧地跳到库洛洛的位置,现在的距离足以看清对方。
“我以为你是调查清楚才来的呢,”库洛洛起身,盯着一步步逼近的杀手“什么事让揍敌客先生大驾光临?”
“当然是,任务。”伊路米微笑地看着库洛洛。
对方没有如他所愿地进入戒备状态,反而一脸认真地说:“好奇是谁下的委托。”
“大概是你的粉丝?”
“???”
伊路米从身上摸出一张纸条大声念着:“请带…先生去吃布丁,为他过一个完美的生日。”
库洛洛愣了愣,半饷才说,“想不到伊路米会接这样的任务。”
“只要有钱,为什么不接。”伊路米笑眯眯地说着,大概能为接这样轻松不用耗费体力的任务感到高兴。

库洛洛轻轻笑了,也为这样意想不到的展开高兴。
“那么伊路米打算怎么完成委托呢。”
伊路米托着下巴,看库洛洛眼里闪烁的烛光。

库洛洛来自流星街
流星街的孩子,有庆祝过生日吗?

眼前的库洛洛和六岁那年的形象重合。
库洛洛不会知道,他俩曾经在很小的时候,见过一面,伊路米跟着父亲去杀死流星街当时的老大——库洛洛的监护人。
那天那个小孩子,对“父亲”的死亡表现了足够的淡漠。
他没有告诉父亲,现场还有一个目击者,但是他猜自己能够发现,父亲也肯定能够发现。总之,他们谁也没有管在角落窥伺的眼睛。
那天库洛洛的眼里也闪烁着光芒 ,现在伊路米知道了,那是喜悦。

就像弥补过去的孩子。
伊路米说“带你去吃蛋糕。”

他们离开基地,乘飞艇去友克金。
当然没有天空竞技场那么高的布丁,但是伊路米一口气把一条街上的甜品店的布丁都买光了。
“好了,”完成了任务表上的第一条,伊路米看看任务单满意地说,“接下来想去哪”
“emmmm ”库洛洛皱起眉头,“这个不是你要想的问题吗,干嘛问我”
伊路米皱了皱眉,打开大众点评,“要不要去XX咖啡店坐坐?”
库:“在一个地方坐完,换个地方继续坐?”
“……”打开百度地图“去江边坐坐?”
“不要,昨天已经在江边坐了一个下午了,今天不想再去。”
“这里最好看的就是这条江了,”苦恼地在地图上划拉着“昨天和今天不一样啊”
“有啥不一样”
“今天有人陪你一起啊”
“在江边坐着,多了一个人有什么不一样”
“……没那么寂寞?”
“……”

看看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任务才结束,要想办法打发这四个小时。

“酒吧可以考虑”库洛洛提议道。
“不要,不喝酒。”
“……”

最后他们漫无目的地在城市的街头沿着最繁华的主干道漫步,周围是琳琅满目的商店,注意到商店里多了很多花花绿绿的新奇玩意儿,奉命完成任务的杀手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该给目标送生日礼物。

伊:库洛洛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呢?
库:疑?什么都可以吗?
伊:只要我能给
库:想要你的念能力…………开玩笑的
伊:嗯~知道你在开玩笑


路过一家游艺场的时候,俩人停下来看里面花花绿绿的彩灯,兑换了游戏币在游戏机厅里打游戏,真是不可思议的经历。很快就横扫了游艺场里的各大摊位,老板把游艺场里的奖品娃娃从小到大用绳子捆好,含泪挥别了背着娃娃山的俩人。



伊路米看着在娃娃山下显得更矮小的库洛洛,忍俊不禁“要不和老板商量去换成别的的礼品。” 他指着橱窗里价格最贵的一套模型,想着这会是米路基喜欢的玩意儿。

库:这是伊路米送给我的礼物,不能换掉。
伊:……生日快乐,库洛洛。
库:谢谢~

游艺场门口进出的人群远远绕开娃娃山,对视的俩人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正在堵着门口。

伊:……还想去哪里?
库:娃娃挺重的,回家吧~


慢慢地朝基地走着,到了基地前,伊路米的手机响了,遥远钟楼慢悠悠地钟敲起十二点的钟声。

和一个杀手约会,真是奇妙的经历,库洛洛看着关掉闹钟的伊路米:“时间到了。”

伊:希望你今天度过了一个愉快的生日。
库:谢谢伊路米陪我过生日,荣幸至极,非常愉快。



伊路米微微一笑,拿出账单。




————



Note:老贼是故意的吗,让库洛洛年年都庆祝光棍节
只好让大哥安慰安慰他了~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