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西伊】没有营养的日常

Hey ,这是送给 touching的哦


——————————————————————————————————————————
Begin
糜稽连同他的行李一起被打包丢在枯枯戮山脚下。
看着小车载着准备重温蜜月的老爸老妈扬长而去,糜稽欲哭无泪。
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兄弟(?糜稽你认真的吗)
糜稽抹干眼泪,拎起行李包踏上旅程。


Day 1
糜稽敲开大哥的门。
开门的是光着上身穿着短裤的西索。
糜稽愣了,他一瞬间想到很多种可能:大哥搬家了,大哥给错地址了,大哥同居了…和…西索!?
夹在手臂下的薯片差点掉到地上。
西索留了句“伊路米不在。”敞着门就朝里走,出来的时候套上了印着大大♠️的褐色T恤,麋稽眼看他进了厨房,听着他翻找东西的声音。
“不用麻烦了…”糜稽不知道该喊他什么好。
似乎闯进了大哥不为人知的私生活。
西索端着杯子出来了,杯子里是泡着柠檬片的红茶,是大哥的口味。糜稽对着红茶喝不下口,所幸没多久,门开了,大哥熟悉的身影将糜稽从尴尬的境地中解救出来。

大哥进门注意到堆放在玄关的行李。
“糜稽,你来了”似乎是一瞬间的错觉,糜稽在大哥脸上看到少有的疲惫。大哥拉上门,走过来晃晃他的脑袋,像从前在揍敌客大宅一样。
自枯戮戮山脚以来,糜稽终于可以放松下来,抬头看一段时间没见的大哥,在陌生的房子里看到家常状态的大哥是新奇的体验。虽然大哥还穿着出任务的衣服,虽然身上还残存着流亡之徒的气息,但是大哥的状态是放松的,就像在自己和兄弟的房间一样,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身体斜倚着桌子,顺手端起糜稽的茶杯看了看,“橱柜里有糖块” ,他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糜稽如闻大赦连忙起来,逃开西索令他如芒在背的目光,躲进厨房里。躲藏在橱柜的阴影里,翻动着柜子里的杂物,糜稽克制着好奇心不去留意客厅里两个凑近又分开的身影。
“辛苦了,伊路”

糜稽终于找到了糖块,回到客厅。
大哥睡在沙发上,西索抱来枕头和毯子,拉起窗帘,将一室的灿烂夺目挡在屋外。

坐在暗影里,糜稽喝了一口冷掉的柠檬茶。
糖放得有点多。


Trick or Treat
万圣节伊路米出去逛了一圈回来,看见西索在对着电视打拳王98
“不给糖就捣蛋”
西索拉下遮住眼睛的手,扯着伊路米躺倒在地。
大字形地摊开手脚,笑眯眯地说:来,捣蛋吧。

准备去上厕所的糜稽,默默地关上他房间的门。


Food
早上,糜稽是被吵杂声惊醒的。闭着眼睛听了会:塑料袋的撕拉声、翻找物品的撞击声、物品扔进容器里的撞击声,间或有大哥和西索的声音模模糊糊地透墙传来,嘭咚嘭咚,更多物品被扔进桶里击打着塑料袋的声音。

糜稽趴在床上竖着耳朵听着,等到外面的声音平静下来,才离开房间。
厨房里西索从橱柜里清理出最后几样物品,起身,环着伊路米凑过去,伊路米歪着头躲开了。
糜稽不在意地移开眼睛。
“早餐是面包”看到糜稽,伊路米指了指餐桌上的半袋便利店面包宣告“食物被西索的榴莲毁了。”
“嘿,别这么小气。”西索不理会伊路米的生气,强行凑过去在脸颊上碰了一下,放开伊路米,拿着自己的杯子离开了厨房。

糜稽瞄了眼满得合不上盖子的垃圾桶,扫了眼空荡荡的桌子,艰难地拿起面包——他不爱吃面包。
“等会儿我们要一起出去购物。”伊路米还是一副生气的神色,从几乎被清空的冰箱里为糜稽拿出方便装的果酱。
“我们?”糜稽很惊讶。
“是的”伊路米没有碰面包,给自己倒了杯白水。

Manager
跟着大哥去购物,这是糜稽认为诸多不可能的场景之一。
发现一起外出的人里没有西索,让糜稽松了口气。
跟在大哥身后推着购物车,看大哥从货架上熟练地挑出食材,用读任务单的神情仔细读着说明,就像在研究一个新的目标,确认无误才放进购物车里。
大哥拿起从来不碰的沙拉酱放进购物车里“想不到吧,他居然喜欢吃蔬菜沙拉”对上糜稽惊讶的表情,伊路米当玩笑话讲给弟弟听。

大哥又提到了西索,糜稽在心里计算着次数,从进门开始,兄弟两人的对话中就开始偶尔出现西索,从名字到减省的指代词,糜稽无助地看着哥哥的生活一点一点被西索入侵。
现在伊路米已经不再仅仅是自己以及弟妹们的哥哥,不再仅仅是揍敌客家族引以为豪的成员。西索已经开始在他生活中留下了痕迹。
这让糜稽心情复杂。在他计划的未来里,大哥会像父亲一样带回能为家族带来优秀后代的嫂子,而不是和西索,一个没有家族根基、满世界游荡的魔术师。
有一天伊路米会被彻底带离揍敌客家族,这个无法掌控未来的假设让糜稽难以接受。

似是觉察到糜稽的异样,伊路米疑惑地看了看弟弟,带他去零食区。糜稽给自己拿了两包薯片。伊路米拿了更多包薯片塞进购物车里,这是他们兄弟们都喜欢的食物。发现哥哥仍然保留着揍敌客家的习惯,让糜稽从假想的担忧中恢复过来,似乎这就能证明独属兄弟的亲密。

前往收银台的路上他们顺手又塞了两盒巧克力、数包鱿鱼丝还有一箱橙汁饮料。糜稽看着堆得冒尖的购物车瀑布冒汗,哥哥似乎一点也没有担心这些东西要怎么送回去。
所幸,他们只需拿上少量的冰鲜食物、蔬果和应急零食,余下的都交给送货服务。
现在糜稽可以跟着伊路米愉快地回家,就像年幼跟随着伊路米出任务一样,走回能安心歇息的处所。

Desserts
刚到门口,门就打开了,西索接过购物袋拎去厨房忙活,伊路米回房间换了衣服后也跟去了厨房。
厨房里很安静,几乎听不到两人的对话声,糜稽担心大哥和西索还在生气,蹑手蹑脚挪到了厨房门口,看到大哥正用小刀划开香草的果荚,西索适时调好了蛋液,推到伊路米面前。虽然糜稽觉得自己该去帮忙干活,看了看实在没有自己插手的位置,乖乖地坐在餐桌旁等开饭。
糜稽萌生了自己就像是大哥和西索养的小孩的错觉。他甚至有点可以接受在这个家里被西索照顾(?)的事实。
尽管非常不愿意承认。
饭菜先上了桌子,伊路米说几个小时后会有甜品。
糜稽想起看到伊路米端着蛋糕模样的容器进冰箱。
——————

Final
“今天我们有谁过生日吗?”糜稽狐疑地问
“记不记得枯枯戮山下那家甜品店?”伊路米说“前几天回家路过进去坐了一会儿,老板娘一定要请我吃新出的蛋糕,见我赶时间索性把配方和材料都给我了。”
“啊……就是那个整天穿着娘口三三外套温柔可爱的小姐姐?”
“嗯~就是她”
西索手机闹钟响起来,伊路米起身去冰箱端出盛蛋糕的模具,脱模,黑白巧克力双色蛋糕诱人地出现在眼前。
西索兴致勃勃地拿来装着黑巧克力的裱花袋“写点什么?”


Happy BirthDay touching,my dear friend


——————————————————————————

Note:迟发的touching宝宝的生贺。

一直觉得两个人的幸福生活就是一起吃饭、看电视,睡到自然醒,有时候为食物吵吵架,偶尔一起出任务,互相吐槽对方搞乱了家里之类的琐碎事情,于是萌生了写这篇文章的想法。


框架很早就打好了,本来想写得更搞笑点的,可是觉得写得不好一直在改动,抱歉迟发了,祝touching宝宝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