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西伊团的日常8】睡眠

醒来的时候,我总忘了自己身处哪里
作为一个常年奔波在各处,随处睡眠的人,这样的遗忘不算过分。

直到库洛洛在我们怂恿下买了友克金的公寓。

作为猎人大陆上的交通枢纽港,无论身处何地,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飞回去。想想房中独属于我的kingsize大床,无论多累,一完成任务都会迅速赶回去,沉入睡眠里。

不知不觉形成习惯。

早上醒来的时候,有点恍惚。

这里既不是友克金公寓也不是揍敌客主宅的房间,以至于一时间以为自己还在任务途中。

混淆持续了片刻,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家里,揍敌客庄园西北角,为长兄我安排的住处。

是了,睡眠带我逃离了现实,而清醒又将我从梦境拽入现实里。

我不喜欢这里。

阴冷,没有阳光,远离主宅,被大片的树林环绕。

树林,意味着隐匿、这让我错觉自己处于危险的环伺中。

“规矩是这样的。”父亲说,抬手堵住了准备开口的米路基。

“你要担负起责任。”父亲说“守卫庄园的安全是弟兄们的义务。”

我说,是的,父亲。

已经来不及履行义务,不久我便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做任务,间隙以买不到机票、时间安排不了为由,躲藏在友克金公寓的房间里。

没过多久,米路基也要搬离大宅,引发了成年后经历的最激烈的一次争吵

结果,米路基不必移动他珍贵易碎的模型,得以留在主宅的房间里,我则从忙到冒烟变成彻底的闲人,在库洛洛的公寓里,从白天待到黑夜再待到白天。

作为室友,他们会准备好食物,也有时候会过来陪我打游戏,但我并不需要也不在乎。关在昏暗的屋子里,盯着发亮的屏幕,操作手柄。


陪米路基打游戏。

库洛洛会留意到屋子里的酒瓶子,无论我藏得多么好,他都像猎狗一样,从不知道什么角落里翻出已经遗忘的酒瓶。

他会生气说喝酒会让人神经麻痹,行动迟缓。这对于我的职业来说无疑是找死。算了吧,揍敌客家的孩子结构特殊,大量饮酒除了帮助睡眠,没有其他的作用。

我向库洛路解释说,这是我的安眠药。

你的睡眠有问题吗?他坐在身边,流露出关怀的神色。

谢谢,我很好。我想一如即往地礼貌致谢。事实上却陷入沉默不言中。

他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这是友好的标志。

我说服着自己,刻意控制紧绷的肌肉,不至于在他的下个动作前甩出钉子。

库洛洛把钉子还给我,把引起麻烦的手从背上移开。

“抱歉”我说“我不能接受亲密的接触,至少不是现在。”
“是说我还有机会吗?”他不在乎地让血液从伤口冒出来,沿着手臂滴到沙发上,木地板上。

我说,你可以试试。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