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西伊团的日常7】零碎的记录

伊路米和库洛洛的过往。
西索有点好奇这俩人是怎么认识的
“我认识你的时间比较长”第一次拜托伊路米混入旅团的时候,那个人这么说的。“不过要收费~”

他痛快地打了一笔费用过去。
西索后来猜库洛洛已经知道了当年他说的“朋友”是伊路米。
他俩这之前就认识了吗?

“我俩啊,”伊路米心不在焉地摆着塔罗牌“很早以前就听说他了,小小年纪在流行街打出了名头,但是一直没见面。”翻开的牌面是倒吊的男人。
熟悉的图像让他皱了皱眉拿起放在一边的塔罗牌说明书。

西索扯了一下他的长发。“干嘛。”他不满地回头看打扰他工作的男人,正枕着一条手臂躺在他旁边。
“手痒。”
“剁了。”伊路米又翻开一张牌面——挥舞着镰刀的骷髅,不用看说明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西索。”
“嗯~”拉长的慵懒鼻音应着
“你会不会看塔罗牌。”伊路米低头对上西索细长的眼睛。“刚刚帮库洛洛算了一次,结果不太好呢。”

西索撑起身,靠过来看伊路米翻开的牌面
“占卜需要全神贯注哟。”他捻起其中一张牌面“解读也是因人而异。抱歉,我不会看塔罗牌。”

伊路米从他手里抽走牌,扔在地上和散落的牌混在一起。

“库洛洛有跟你说他去哪里吗?”站起来,找出手机翻查库洛洛最后一次的信息,可悲地停留在两个星期以前。库洛洛礼貌地要伊路米在Y市出任务的时候顺便帮他完成一个委托——没有进入家族的账目的私人合作,一次简单的任务,查不出痕迹的毒药推入久病昏迷者的血管里,赐予死神仁慈的长眠。

再往前翻,是4月份的一次账目核查。是的,伊路米还顺带牵线将旅团的钱交给银行打理。
西索曾警告他不要介入过深,“杀手是合法职业,揍敌客可是纳税大户,元首还为祖父亲颁荣誉市民奖。”从中的盈利远大于他需要承担的风险,对于出生已准备踏入坟墓的人来说,这点担忧完全没必要。

“什么也没说。”西索掏出手机扔给伊路米,伊路米接过手机,划屏解锁,点开信息,看到库洛洛最后说:“晚点回来,给我留门。”

库洛洛已经失去联系一个星期,这是他们收到的最后信息。本来,他们就不是会互相报备信息的人。西索好奇地看忽然紧张起来的伊路米“你在担心什么,伊路。该不会把塔罗牌当真了吧。”

“这不是一般的塔罗牌。”伊路米停了一下,“你记得森林巫婆吗?是从她那里拿出来的。”

啊~西索不会忘记,一次不愉快的狩猎。那个女人临死的时候叫嚣着自以为的“预言”。他曾嗤笑不已,伊路米看上去似是当真。

西索摊在地上不愿起来。就算库洛洛遇到什么那也和他无关,他们之间的账很早以前就算清楚了。现在他只是在享受着有室友分担压力的舒适生活,如果同屋居住意味着要为别人牵肠挂肚,那可不是他喜欢的相处方式。

“西索没事就呆在屋里好了。”伊路米说“我出去一下。”临走打开冰箱看了看“还有昨天吃剩的披萨,冷藏柜里的雪糕不要吃完哦,记住给我留一盒。”

门咔哒一声关上了。

多管闲事。西索闭上眼睛想起猎人考试时伊路米也是如此自作主张地带着号码牌找过来。

西索猜测这大概是伊路米常年生活在大家族里带来的习惯。
脱离了家族的杀手大多会成为流窜的亡命之徒,用一次次杀戮和死神对赌生存下去的机会。伊路米不至于沦落于此,因为无论如何他身后都有一个庞大的家族为他善后。哪怕他已经事实上很少回去揍敌客主宅,他依然是当家人奇犽的大哥,上届家主信任的儿子。哪怕他们之间有再多的争执,家族亦不会对家人不管不顾。

西索无法理解家人的意义,就像他随心所欲地住着库洛洛的房子,就像他心血来潮地把猫咪带回公寓,就像他不能认同伊路米对他们过时不归的紧张。

有一次西索私底下和库洛洛吐槽伊路米像老妈子一样啰嗦。库洛洛合上书说,我已经不记得妈妈是什么样了西索呢?
西索闭嘴。
对于库洛洛和伊路米而言,他的过往就是一张白纸,但他们却体谅地不深究。他曾开玩笑问伊路米怎么会放心和自己住在一起。

“西索就是西索啊。”伊路米一边将长发挽到脑后,撸起袖子准备给浴室做大扫除——习惯了干净的大少爷无法无视浴室的混乱——一边将手套清洁剂放到西索跟前“把你的化妆用具收好,过来擦瓷砖。”


手机安静着,屋子也安静着,能听到猫咪缩在小房子里细微的呼吸。


他看向猫屋所在的窗台,想起伊路米刚来到这个屋子的时候消沉了一段时间,消沉到西索禁不住担心杀手会否在窗边坐成一座木乃伊。库洛洛回来看到缩在窗台上的伊路米没说什么,对墙上胡乱刻画的日历也视而不见,只是会在厨房里多备上一份食物,等待着消沉的人从黑洞里爬出来透口气解决维生的需求,再沉进海底。


有一天西索忽然有了去挑战揍敌客现任当家的冲动,“你敢?杀了你哦。”西索笑得浑身发颤地看着停歇许久的杀气在狭小的空间里肆无忌惮地释放,就在他怀疑这个小公寓会否变成废墟的时候,杀气渐淡,他听到伊路米说:谢谢你。


现在,伊路米不在这个屋子里,他去找库洛洛了。



伊路米出门后就朝旅团基地赶去,脚步声在空旷的废墟中响起,上一次踏足的时候还是接受委托这里假扮成西索。自黑暗大陆回来回来后,这里就已弃置不用,库洛洛带领着旅团迁徙到新的角落。

他并不觉得库洛洛会在那里,然而现在他停下来,因为那个要找的人正坐在石阶上安静地等待着他“你来了。”
“为什么不接电话。”
库洛洛轻笑出声,他响起西索说伊路米啰嗦起来像老妈子的时候,自己暗戳戳地想唠叨的伊路米自带女友属性。
比如现在。
他要赶紧道歉。

“库洛洛,你喜欢一个人独处什么的没关系,下次消失前能不能和住在一起的人说一声。你知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我已经准备通知银行把你的钱处理了……”

库洛洛一边回应着碎碎念,一边老实跟在伊路米身后看长发在月光下飘摇,似闪着光的绸缎。
他忽然快步到伊路米身边。伊路米停下来,看他掏出一个发饰说“送给你的。”
“从什么地方拿来的?”伊路米皱眉。
“专门为你订做的。”库洛洛笑着看伊路米接过发饰看了看。本来是带给玛琪的,但,算了,他发觉闪着蓝光的月光石和伊路米的黑色长发更相称。
伊路米的目光停留在发饰内侧的印记“谢了,不要。”
库洛洛:……

拒绝了礼物的人似是什么也没发生,往回去的方向走着,继续未尽的教育“你做事情能不能不要瞻前不顾后……”


西索的手机响了。
“外卖。”库洛洛的声音有气无力。
“嗯~?”
“喂,还在公寓吗?”伊路米的声音透过库洛洛的手机传来“要吃点什么,一起带上去。”
“嗯哼~”
“嗯哼是什么?”
“什么都好,随便吧。”
伊路米挂了电话

西索盯着手机,他们似乎从来没有按时吃饭这回事,“现在拿来也不知道是算早餐还是算宵夜了。”

将手机抛到一边,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