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西伊团的日常6】头发

part1
“再动我头发杀了你”
年幼的伊路米恶狠狠地威胁着。
被爪子锋利的边缘抵着脖颈的皮肤,西索讪讪地松了手,遗憾地看着闪着光的发丝水一样地从指缝间流淌。

part2
“麻烦死了”
任务结束后的伊路米坐在西索的临时居所里发脾气。
“我看看。”西索过去拉开伊路米手看他正在扯的一团乱发。
“嘛,别动等着。”西索起身去了浴室,一会儿叼着风筒,捧着一篮子护理用品出来了。
伊路米:(・Д・)
西索在他身后坐好,瓶瓶罐罐码了一地,耐心地用梳子轻轻顺了顺纠结成一团的头发
伊路米拿起一罐透明的液体读着上面的标签“摩洛哥发尾护理精油。”
“只要一点点头发就变得柔顺不打结。”西索安利道。
“西索也需要?”伊路米好奇,西索这头短毛还需要担心打结的问题吗,低头打量着手里一小瓶金黄澄亮的液体,在瓶身的反光里看到西索提起的嘴角。
“顺手买了全套。”修长的手指从伊路米手里抽走那瓶精油。
伊路米安静地坐着,感受着那手指轻轻一点点抽出发丝,试图解开头发上的死扣。
沾湿解开的头发,上护理油,再用风筒吹干。伊路米听到西索说“可惜…”
“什么?”
西索关了风筒,撩起一束发丝给他看头发打结后卷曲的痕迹。“这里鳞片已经受伤了,我新发明了一种可以覆盖瑕疵的念力,可以帮你掩盖掉。”
受损的发丝随着西索的手指拂过恢复原状。


伊路米顺了顺头发,手指在头发伤痕的位置摩挲。
“西索的头发是自己剪的?”
“嗯哼~”

“干脆剪了吧。”伊路米忽然说。
西索没有吱声。


伊路米回头看着西索认真道“你帮我剪。”

伸手撩起一束发丝,拉直,黑色的长发保养得很好已快及腰,映衬着还没完全退去婴儿肥的瓷白小脸,古董娃娃一样的可爱。
眯眼,对上深井般的瞳孔“你确定?”他的嗓音颤抖,嗓子发干。
“……嗯。”

冰凉的剪刀贴着脖颈的皮肤,让伊路米忍不住一阵战栗。压抑着不安的躁动,感受着灵活的手指娴熟地撩起发丝,拉直。剪刀闭合时金属的摩擦声、像蚂蚁噬咬的咯吱声在午后的空气里安静地响着。

“你看着哦,有不满意的地方就说。”西索在他手里塞了面带把的圆镜。他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看西索倾身半跪着,全神贯注地修饰发尾。
“西索很专业嘛,”伊路米转动脑袋,查看西索刚刚修饰好的头发,“要不要考虑发展做副业。”
西索停下来,板正伊路米的脑袋“不~我可没工夫给别人弄头发。”

金色的眸子看了眼镜子,没有错过伊路米一瞬而过的微笑。


———————————————————

晚上伊路米回家引起揍敌客家族的一阵骚动
“尼尼…”米路基看着眼前陌生的大哥吃了一惊。
“伊路——”基裘的扇子掩着脸,将剩下的话咽下去。
婴儿奇犽趴在伊路米肩膀上抗议地扯着短到耳后的头发。
“母亲大人,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变装成女孩子出任务了。”伊路米歪着脑袋,将正努力把短发塞进嘴巴里的奇犽拉开“剪短了也方便带奇犽。”
父亲翻着今天的记录说“我怎么没有接到执事屋给你剪头发的报告。”
“啊,这个。”伊路米笑道“我自己剪的,手艺不错吧。”转身离开的时候想起什么又回头补充一句“放心,已经烧成灰了,不留痕迹。”

“哎呀,可惜了。”基裘轻声说“留了那么久的头发。”
“算了,小孩子。”席巴皱了皱眉,转而舒展眉头看着基裘笑道“他还不到想这些事情的年龄。”
基裘想起密存的那束白色的头发,没想到冷酷的揍敌客家族会保有浪漫的传统,把剪下来的头发当作定情信物赠送。
“随他吧”她亦笑着回应。


part3
“你有小儿多动症么。”
伊路米趴在沙发上无奈地任西索把玩散落到地的长发。
“伊路米不知道么。”西索心不在焉地应着,靠着沙发坐在地上吧唧吧唧地按着手机。
“库洛洛说他会晚回来,让我们自己解决晚餐。”
伊路米转过头睁开一只眼越过西索的脑袋看发亮的屏幕。
“他还给你发了颗红心,”伊路米从西索手里抽走手机翻了翻“库洛洛居然会用emoji发信息”把手机扔会给西索,掏出自己的手机“他和我发信息还用敬语呢。”
西索凑过去看了眼,浓浓的商务风迎面扑来。
“这个……”他撩起伊路米的长发,查看发尾“该不会还是我剪的吧。”
“对啊~弟弟们懂事了,我就不需要剪头发了。”
伊路米从西索手里抽过头发,捋顺,拉直,黑色的发丝保养得很好,已经及腰。
“说起来那时候剪下来的头发还被你留下来当报酬,真蠢,后来卖了?”
“怎么可能”西索狡黠一笑“当然是好好保存着呀。”
“你还有这爱好,”伊路米一副受不了的样子“该不会藏在你的银行保险柜里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干笑着对上西索眯起的眸子“……不会是真的吧。”
“秘密。”金色眸子的主人愉悦地说。







评论(1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