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中秋贺文】同伴{西伊团的日常5}



伊路米真的很喜欢呆在高处。

每次做完任务,他总会在管家前来收拾现场前跑上建筑物的最高处,俯视底下的世界。最早的时候他好奇清洁队的工作,看了两三次就失去了兴趣。但是这个习惯保留了下来,在建筑物的最高处眺望远方的云际,看远处闪光的车流载着忙碌的人类缓慢地在城市游移,看世界尽在脚下。

好几次他在建筑物的顶端碰到西索,若是巧合次数未免有点多,但既然西索说大家的目标都在这个地方,他就不会深究。
每次西索都会痞痞地打招呼“集塔喇苦又见面了”他点点头算是回应。
他没有告诉西索他是谁。
在西索眼里,他是集塔喇苦,一个易容的杀手。
然后他会在一旁自顾自地拔出念针,恢复原来的样子。

伊路米很喜欢呆在高处。
原本他只喜欢一个人呆在高处。但西索并不吵闹,两人间隔着一定的距离,互不干扰地享受着难得的闲暇时刻。

西索偶尔会说一些自己的事情,比如,他会告诉伊路米自己将要前往的地方,“等我搞到钱了,请你吃顿饭吧。”
“谢谢,不用了。”伊路米拒绝。就像西索说的“不谨慎的杀手是活不长的”,和家人以外的人吃饭并不在他的计划中。

“你去X市?”伊路米抓住刚刚那句话的重点侧头看着西索 “真巧,过几天我也要过去。”他思考着下一个任务,没有什么难度,但是需要人帮忙。当然他可以向父亲申请援助,也可以带憨厚可爱的二弟制造混乱转移注意力。现在眼前似乎有更好的选择,问题是他是否该相信西索呢。

伊路米第一次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同伴”,西索的头发随意地拨拉到脑后,相比两年前的颀长少年,此时已是长成的青年模样。阳光穿透大块的云朵在他身上洒下大片的光影,伊路米才注意到西索的眼眸在阴影下是暗金色的。
“有没兴趣参加一个宴会。”伊路米脑海里盘算着叫上西索的风险和损益,或许他该试着为自己增加一个合作伙伴,至于酬金,他可以从私人提成里让出5个点,对于普通人来说,已是相当可观的收入。
“需要我打扮一下吗?”西索的眼睛眯起来,这通常是他愉悦的信号。他甚至没有问是什么事。
“恩,你这一身就不错。”他打量着西索身上的衬衣马裤,眼睛停留在他的短靴上“你有更好的鞋子吗?或许等会儿咱们可以去购置点装备。”
是了,西索会是个很好的演员,他天生喜欢成为人群的焦点。伊路米曾在西索呆着的集市上,隔着人群看抹了粉的西索表演抛球。虽然他并不十分清楚西索的收入来源,但想必维持生计并不轻松。尽管如此,西索每次出现都会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甚至有点光鲜亮丽。

在经历了数次的偶遇后,伊路米尝试伸出信任的橄榄枝。


………………
利用人类对小女孩的怜爱是混入某些场合屡试不爽的法宝。
伊路米从阁楼的衣箱里翻出洋装,自从某个年龄后,他就无须再穿这些服装出任务。尽管已经是几年前的旧品,但母亲的管家把它们打理得很好。现在他可以用针把自己变得更娇小一点好塞进这些已经不合身的洋服。

西索顶着异国王族成员的头衔出现在宴会的瞬间引起不小的骚动,人们争相涌来看从天而降的尊贵客人。
“你确定只需要引起足够注意就可以了?”他的领口藏着的信号发射器,耳内植入了无线电耳塞。
“是的,”伊路米已经趁着西索引起骚乱的瞬间绕开安保系统潜入宴会所在的城堡。“刚刚做得很好。现在发挥你的魅力吧,讲故事也好,玩杂耍也好,吸引他们的注意。”
一路畅通无阻地穿行,穿着洋装的伊路米精致得像古董洋娃娃。不时有年轻的男孩对他致意,顶着名门千金的外表让他不得不乖巧地提起裙角回礼。按照家族情报网提供的数据,他需要的东西在城堡主人房间的密室里,现在他已经登上了二楼,躲在拐角的阴影里勘察通往主人房长廊上的守卫,他需要引开这些警卫的注意力,穿行过去。这是任务中最难的部分,假若中途被发现,他将不得不清理掉这里的守备人员。
伊路米打开随身的小包,手指拂过各式用具,烟雾弹、微型炸药还有向西索要来的魔术扑克牌…这些随机应变的工具将决定任务善后的难易程度。
西索捕捉着耳机那头的动静,刚刚的骚动让他有点分神,某个瞬间伊路米的喘息就在耳朵里,他甚至差点忘了自己的任务。幸好宴会的音乐噪杂,掩盖了二楼的骚动,主人还在他身边和宾客聊天。西索的目光瞟过几个空位置,这里刚刚坐着几个让他稍稍在意的人,看来被骗过的只是普通人,暗藏的高手已经前往增援。
那些人都不会是伊路米的对手。他只要牵绊着主人,等待伊路米撤退的指示就好。

耳机里一片寂静,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可能伊路米已经潜入成功,但他没有收到任何告知。

他凝神听着,一边注意着大厅里人员的变动。没有更多的高手流动,现在似乎一切正常。他看了看怀表,离任务结束的时间还剩下半小时。按照计划,半小时后无论伊路米是否有指示,他都要离开宴会,向揍敌客家族发布警示。

时间在一分一分流失,他打量着重新出现在客厅里的那几个高手,想象着接下来甜美的战斗,让他兴奋得几乎要浑身颤抖。这是他和伊路米的第一次合作,才不会让无关的人员来打扰。
伊路米,他品尝着这个名字,长久等待的果实总是格外甘美。让人期待的合作,不仅仅是聊天玩杂耍,而是真正的,热血沸腾的战斗。

他要耐心等待。

时间将近节点的时候传来伊路米的声音:快走,发警报。

西索:你在哪。

耳机里一阵嘈杂,再次陷入寂静。

这是他们预想到最坏的情况之一。第一次合作就出师不利,西索遗憾地想着。

在他看来伊路米是对目标仁慈的笨蛋。按照原来的方案,伪装突入搜查拷问杀戮,会容易得多。

二楼的人群开始骚动,有人在高呼着小偷,宴会厅里的人愣了一下,瞬间陷入骚乱中。城堡的主人在那几个高手的护卫下分开人群向二楼跑去。
西索接通了揍敌客专用的紧急联络器。他不知道揍敌客的救援多久才来,但他知道现在是挽回合作伙伴身份的机会。
如果这次彻底失败了,他们的合作关系将会结束。

二楼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西索兴奋地挥舞着扑克牌,收割着一条接一条的生命。

死神西索,这才是他热爱的工作,而不是在宴会里当个无聊的花瓶。待会儿他要告诉伊路米,下一次请给他安排个更好的角色。

所谓的高手,不过尔尔,刚刚还在谈笑生风的主人,被割断了动脉倒在地上兀自抽搐。西索清空了走廊的人员,走入半敞的房间。

他一走进密室就看见穿着洋装四肢被悬吊在空中的伊路米。
“别动”看清了来人,伊路米喘了口气,示意他看清脚下。西索环顾四周,观察这个屋子的机关装置。
“这是双重陷阱,被蠢货连累了。”伊路米抱怨着,西索不知道他指的是情报供应人还是地上的尸体。这里遍布红外线监控,一不小心就会触发机关,缺乏装备的他既不能过去,也不能随意移动,只能看着伊路米试图挣脱束缚。
眼睛适应了黑暗后,他看清那些铁链实际上穿透了伊路米的四肢,鲜血沿着白皙的肌肤流淌下来,汇聚成地上的一滩。
伊路米放弃了挣扎“你快走吧,等他们来了我就可以脱困了。”
西索惊异于伊路米的淡定,仿佛他只是被困在游乐园的摩天轮上,只要耐心等候工作人员重启电闸。
西索转身跑出房间,
他记得总控室在城堡的地下室。
整座城堡轰然陷入黑暗中。
宴会大厅里空荡荡的一片,只有月亮从云层里弹出头来,将花窗的斑斓色彩映射在大厅的地板上。

西索听着自己的脚步声,现在这里只剩下他和伊路米两个活人。
再回到密室,失望地发现红外线并没有消失。
伊路米抬头看他一眼,一副“我早说过”的样子,又低下头靠着铁链休息。

“你还记得机关启动的速度吗?” 西索亮出扑克牌。
伊路米思考着,假若他来不及逃开,也只是被多几根铁索穿透而已。刚刚那个蠢货猝不及防闯进来,触发了机关。他太生气了,被悬吊起来的瞬间,结束了那个人的性命。假若是平时的状态,这点小机关不值一提。
“可以试一试。”他点头示意西索开始。
铁链碎裂,他在触地的瞬间朝出口方向弹射过去,撞上西索一起翻滚出密室,扯掉身上残余的铁链。
西索把警报器还给伊路米,伊路米把扑克牌还给西索“弄丢了一张。”
“没关系,我很高兴你用了它。”西索看着浑身在冒血的伊路米“你看起来伤得很重”
“皮肉伤。”他低头打量着自己。他的身形已经恢复了原样,洋装危险地紧绷在他身上。比起身上的伤口,他更关心身上的洋装是否会随时崩裂。
现在他已没有能力改变身形了。瞥了眼走廊上堆砌的尸体,他宁愿裸着也不愿打他们的主意。
“你”他看向西索“把衣服脱掉。”一边动手剥下身上的洋装,他俩身形差不多,套上裤子披上外套,看看只剩下短裤衬衫的西索,觉得有点抱歉。
“鞋子需要吗?”西索问。
“不用了。”他说,赤脚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尽管最后搞得很狼狈,但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中途的波折并不重要。“我会感谢你的。”
“比如?”金色的眸子眯成细长的一弯。
“你的报酬提高一倍。”
“听起来真棒。”西索夸张地笑着,“我只要原来定下的报酬,余下的感谢,就用你的联系方式支付吧。”
伊路米看着眼前衣冠不整笑得一脸得逞的西索,迅速报了一串数字“这是我的传呼号。”
西索笑道“收到”

“快走吧,趁他们来到前赶紧离开。”伊路米催促道。
“好的好的,那么再见了。”西索摆摆手离开。

他没有告诉伊路米刚刚接通揍敌客紧急联络器的时候曾有短暂的对话:
“请派遣后勤。”
“不需要杀手增援”
“是的,只需要医疗人员和清理人员。”
“我是谁?这个嘛——”西索按掉了通讯器。

——是伊路米的同伴哦。
—————————————


“还以为你赶不回来了呢。”时钟刚刚敲完十二下,伊路米撕开包装纸,修长的手指从包装盒里捏出一块白白的月饼。“你还记得我爱吃这个。”

西索眯起眼睛。

他怎么会忘记呢,当年那个受了重伤的孩子没过几个小时就出现在他藏身的窝棚里。
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伊路米递给西索一个纸袋子,西索打开来看,是一套西装。“你的那套弄脏了,我让管家按照你的尺寸新改了一套。”伊路米抱歉道。
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血味,西索注意到伊路米身上的伤口只做了简单的包扎。
“你。”他上下打量着这个不好好养伤跑出来给自己送不急用东西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要你帮个忙。”眼前的人说。

半小时后两人在这个城市最高的建筑物顶端找了个位置,伊路米撕开冰皮月饼的包装袋,掏出小刀。
“你让管家改西装,为什么不让他们给你买月饼?”西索觉得自己被打败了,大半夜跑出来竟然只为了让他帮忙到便利商店买月饼“而且为什么你自己不能去。”
“不能让身边的人知道自己的喜好,所以家里不允许管家帮忙买个人物品”伊路米理所当然道。“你不是说从来没有人和你一起过中秋节吗?”他将一块切好的月饼递给西索“中秋节自己一个人吃月饼也太可怜了。”

他一时语塞地看着伊路米心满意足地吃了一块冰皮月饼,长发在月光下反射着柔和的光,熠熠生辉……


肉类食品禁止入关后,西索不得不跑去遥远的出产国定做月饼。他撕开包装纸,将月饼递给伊路米,“我怎么可能忘记。”



—————————

遥远的友克金公寓里,库洛洛对着猫咪孤零零地切月饼: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ω°̥̥̥̥̥̥̥̥`)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