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西伊团的日常4】回忆1

他们玩抽鬼牌,先清牌的可以问任意一个问题,被问的不能拒绝回答。

库洛洛看了看俩人,问西索:说一说你俩是怎么认识的吧。

西索看向伊路米,扑克牌在指尖唰唰地响:伊路米记得吗?

伊路米看着手里的扑克牌:不记得了。

西索伤脑筋道:又要我来讲故事了。

…………

西索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伊路米正背对着自己坐在阳台上。


那天他正藏在某富豪的隐居住宅里,等待机会寻找传说中的宝物。伊路米的到来打破了计划,眼看着这个小男孩把“寻宝乐园”清洗一空,被破坏了乐子的西索相当不爽,悄无声息地跟踪到阳台,看到完成任务的小杀手正放松地坐在石栏上,双腿悬垂在外晃荡着,丝毫不在意下一秒被推下悬崖的可能。

“坐在那里很危险的哦”西索提醒道。

黑发的孩子惊得一跃而起,警惕地盯着西索。

西索咯咯笑着,踩在安全距离的界线上,猜测着再向前一步是会让杀手逃走,还是会激起杀手的反击。

当其时伊路米的位置相当不妙,站在阳台围栏上,一面是悬崖,一面是被入侵者封堵的通道。

亲爱的杀手会怎么办呢。


男孩瞳孔微缩紧盯着入侵者,收紧肌肉紧贴着墙壁,随时准备着爆发。

“就像一只猫。”西索这么想着,期待着美味的战斗,向前跨近一步。与此同时,一道黑影极快地贴身擦过。

现在他俩都处在安全地带,估量着对方的意图和价值。

意料之外的敏捷,金色的眸子眯起,重新审视男孩,他俩势均力敌,不,这个男孩比他想象中更强,却选择避开冲突。

这就是杀手的处事之道吗?

他忽然有了比战斗更有趣的想法。

“不谨慎的杀手可是活不长的哦。”西索笑嘻嘻地收起了战意,停下了进一步刺激杀手的行动。


“你挺有意思的,我们交个朋友吧。”

黑发男孩周围依然密织着气场,毫不松懈地警惕着:“我不需要朋友。”

西索变戏法般地亮出一叠扑克,展开,每一张都是桃心。随手一扬,缓缓走近伊路米,在他再一次逃开前,将一张扑克塞进他手里“相信我,你会需要同伴的。”扑克牌粘在手上,揭下来看是覆了一层薄薄的念,他念了纸牌上的名字“西索”。

西索笑弯了眼角。



“还以为你们是不打不相识。”库洛洛叹道“你们那时候多大?”


西索看了伊路米一眼,后者若有所思,对小丑的视线不予理会,西索歪头想了想“十三四岁吧?”


伊路米抬眼撞上西索的视线,又低头看手上的扑克牌“不记得了。”

“诺,那时候伊路米还留着长发呢。”

伊路米迅速看向西索,正对上西索笑弯的眼睛。他将仅有的扑克扔在抽出的牌堆上“轮到西索洗牌了。”

“好的,好的。”西索应着,将鬼牌亮出来。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