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西伊团的日常3】倦怠期



难得一见的…
伊路米竟然不想出任务!!

因为地方很远?条件很恶劣?都不是…因为没睡够啊,实在不想起来,就想这么在床上废下去。
嘛…其实不能完全责怪他逸于安乐

全因为在此之前帮柯特连续肝了一个月的任务量,马不停蹄地从A地冲到B地,间隙拐到C地帮四弟看风,几乎将猎人四大洲游历一遍后,回到友克金,关上门就瘫下来。

库洛洛回来的时候推不开门,绕到窗前看到伊路米顶着门坐在地上,头低垂着,黑发散落一地。
心里一紧,翻进屋子里,听到杀手细不可闻的呼吸声,才放下突突乱跳的心,走过去。

伊路米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这说明他并没有受伤,库洛洛猜这是刚出完任务回来。
猫咪从伊路米怀里跳出来,冲库洛洛喵了一声,径直走开。
他想把伊路米叫醒,或者弄到沙发上,想想搞不好会被睡迷糊的杀手扎成刺猬,还是算了。
就让伊路米这样靠着门睡了一天(?)


伊路米中途醒来看见有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很口渴,可是并不想动。
坐着睡觉并不舒服,挪动了一下,有什么从他身上跳开,定眼一看是猫咪,难怪觉得腿麻麻的。


眯眼确认沙发上的是库洛洛,嗯,他应该觉得生气,这个连累自己一个月帮弟弟肝任务量的罪魁祸首竟然在沙发上安逸地看电视。
可是太累了,没有发火的心情。他勉力撑着门把手站起来。

“哟,起来了。”沙发上的人听到动静起身走过来,
这个人现在就在眼前,可是他一点火也发不出来, 只是指着桌上的水壶说:水…

库洛洛提着水壶拿着杯子过来,等伊路米喝完,迅速又倒了一杯。

……好吧,其实自己的弟弟沉迷旅团活动也不全怪团长,实际上他曾经在任务的间隙认真问柯特和旅团里那个小矮子飞坦之间的关系。
被堵在墙角的柯特低头不说话。
伊路米:……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边说边起身离开,猛地被柯特拽住了衣角,低头对上一双瞪大的眼睛,隐约闪着可见的光。
伊路米(……不要拿对付靡路基那套来对付我)心里这么想着,还是忍不住拍拍最小弟弟的脑袋说,这次就算了,以后要好好完成任务。


伊路米把杯子还给库洛洛说,够了。
库洛洛不知道自己简单的一个倒水,把他从杀手的名单上拯救出来。
库洛洛:要吃饭吗?冰箱还有半个披萨。

伊路米摇摇头,边脱衣服边朝浴室走去,他现在只想睡觉,趁恢复了点力气,赶紧洗个澡,在床上不受干扰地继续睡下去。

这是三天以前的事情。
现在西索忍着要把伊路米吱哇乱叫的手机扔掉的冲动,听库洛洛说完大致的经过,无奈地看一眼接了个电话说了一句不想去又昏睡过去的伊路米,打开手机银行,往伊路米的账户上转了一笔钱。手机挣扎着响了两下后,终于停止了。

库洛洛:你做了些什么。

西索苦笑道:这是揍敌客家老二发明的系统,伊路米没有在规定时间内达到进账的金额,系统就会不停地给他指派任务。刚刚我给他发了个虚假的委托,划了笔账过去。现在到他醒来为止,应该都可以恢复清净了。

伊路米依然在沉睡
希望他能赶在下一个deadline 前醒过来。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