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将来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西索:开车吗?

伊路米:不要,会被吊销驾照的。

西索: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注意:前方新手开车,车技不稳,自行避让

————————————————————————————————————

 

 

他从房间出来,发现西索已经回来了,正站在窗前换衣服。阳光很好,百叶窗也无法阻挡地照射进来,在他的皮肤上镀上了一层漂亮的金边。

美丽的东西总是让人忍不住触碰,

他照做了,在他的理智还没来得及阻止之前,快步走上前扳过那人的头颅,迎着疑惑的目光,直视进对方的瞳孔里,凑上去,在唇边印上一吻“早上好,西索。”这是开始的信号。

就像点燃了烟火的信子。

一步一步,缓缓地逼近。

仰躺在木地板上,凝神看着眼前的人,映着阳光的金色的眼珠近乎透明。指尖渴望地触及,发丝、肌肤,沿着下巴颏线滑落,描摹着肌肉的线条。

 

“这是你想要的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西索轻笑着凑上去,吻上白瓷的皮肤。

 

燃尽了信子的烟火徇烂地绽放。

 

撑不住缠绵后的疲累,就地相拥着熟睡。醒来的时候,一时忘了自己在哪里。稍一挪动,就被一阵大力揽入怀抱,四肢压上来,像八爪鱼缠紧。

“重死了!”伊路米抗议着,用力顶回去,将对方反压在身下“我赢了”。
西索扯扯嘴角慵懒地笑了下,揉乱身上人的头发。

 

晒在温暖的太阳下,一不小心又犯困了,在意识消散前用力地抱紧身下的躯体,他只要此刻、现在。无需关心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