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西伊团的日常2】猫咪的名字



前文见《捡到一只猫》(http://shenisdarknight.lofter.com/post/1d30d48e_1120e4b8

——————————————————————————————


西索结束了沙漠之旅回来的那天,带回一只黑色的猫。

睡梦中的伊路米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扔出钉子后才发现是西索带回了一只猫。

后来发生的事就不提了。

摩挲着嘴唇,掩盖掉残存的麻痹,伊路米匿入洗手间,等客厅里奇怪的氛围散去。


然而西索的恶作剧的瘾勾起来就不能停。



“小伊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伊路米打了一个寒战。
一会儿后
“小伊不要躲嘛,一会儿要给你洗澡哟。
伊路米正在厨房切面包,手里的刀滑了滑。


他要和西索谈谈。

把面包放进面包机,设了定时,转身看到西索赤裸着上身躺在客厅里,黑猫在他胸口上挣扎。


在库洛洛房子里打斗并不合适。


在他意识到自己做什么前,钉子已经飞出去了。
战斗一触即发。


猫咪躲在沙发下愤怒地呜呜叫着,面包机叮地一声结束了工作。
伊路米跪顶着西索腹部,念针抵着咽喉威胁道:你再这么叫他试试?
西索举双手投降道:好的好的,你来起名字。
伊路米收起钉子,站起来气定神闲地对猫咪说:五毛,过来。
西索:……

难得出现在屋子里的库洛洛开门看见一屋狼藉,默默地关上门,退出屋子。
西索爬起来,满怀歉意(?)地到走廊把正牌屋主请回屋子里。
伊路米已经打电话让猎人同城家政上门清理。


二十分钟后,他们坐在被清空了的客厅地板上,开始吃迟到的早餐。
西索伊路米 库洛洛:“……”

猫咪:喵!喵!!喵!!!(我的饭呢?!我的饭呢?!我的饭呢?!!)

伊路米:去喂他点东西,让他闭嘴。
西索顺手撕了块面包,放在猫咪面前。猫咪闻了闻,舔舔嘴巴,盯着西索。
库洛洛掐了一块蛋黄,放在手心里,轻声招呼“猫咪,过来。”猫咪警惕地看着这个新出现在屋子里的成员,上前谨慎地闻了闻,小口尝了尝,大口吃完外加舌头舔干净。
“猫咪,真乖,再来点”库洛洛从伊路米叉子下拿走鸡蛋,掐碎了放在掌心里。
伊路米的叉子定在半空:……

“五毛,过来”伊路米从西索盘里拿了块培根,放在猫咪面前的盘子里。
猫咪呆了呆凑过去,小心地嗅着盘子里的培根。
西索和伊路米看着库洛洛一脸宠溺地看着猫咪在他自己盘子里吃东西,打了个寒战。

他们,好像,打开了不得了的开关。

“猫咪,尝尝这个……”
“猫咪,吃不吃这个……啊~好棒”

“猫咪…”



西索:你家的狗为什么叫三毛。
伊路米:因为在他之前有只狗叫二毛
西索:为嘛叫猫咪五毛。
伊路米:奇犽新养了一只狗,叫四毛。
西索:…………



那是上次回主宅收拾行李的时候…

“四毛,接着!”刚回到家的伊路米停下来,看到中庭里一只杂色田园狗欢快地跳起来,扑向飞盘,失败了。
自从奇犽当上了家主,揍敌客庄园里慢慢增加了奇怪的动物,从狮子到猿猴,如果不是把海洋生物圈养在山上太惨无人道,伊路米一点也不怀疑奇犽会为了小杰在山上开凿水族馆养鲸鱼。

所以一只杂毛狗真算不了什么。

只是它的名字,让伊路米有点在意。

伊路米站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回廊里,看着最宠爱的弟弟和他的朋友小杰一起教四毛接飞盘。正午的阳光刺得晃眼睛,在黑暗里站了会儿,没打招呼绕过中庭回到主宅房间。

房间里堆满了出生到今天的用物,很多都已经没有用了,只是基裘坚持要保留孩子们成长的记忆,一直不让他们清理,久而久之过往之物越堆越多。

拉开抽屉,看见西索送的旧手机,犹豫了一下,扔进行李箱的衣服堆上。他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洗漱用品可以另外再买,武器连同保养工具在公寓那也有许多备份,除了衣服外似乎没什么东西可拿的,原来没什么是让他非回来不可的。

将余下的通知管家打包送到他的新房间,完成这次回来的任务。


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看库洛洛在冰箱里翻箱倒柜找可以给猫咪吃的食物,伊路米从沙拉盆里叉出残存的蔬菜,塞进嘴里。


西索:库洛洛让这只猫对其他名字没反应了
伊路米:就叫猫咪好了。

嗯,这是他们三个的猫,

养在他们的房子里。

————————————


库洛洛:Σ(゚д゚lll)……什么?这是谁的房子?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