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妄想症患者日记

20170801


这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


临睡的时候,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像往常一样默念着他的名字,祈望他能进入梦境。

他忽然就出现在我面前,栩栩如生得让我一瞬间觉得害怕。

我知道自己没睡着,我不敢睁开眼睛,怕把幻影惊跑。

他俯身看我,他大概就站在床头边,他说了一句话,我没听清反问:什么?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黑暗里突兀地响起。

黑色瀑布一样倾泻下来的发丝密不透风地围拢着,几乎不能呼吸。

我很害怕,怕幻影会像肥皂泡一样散掉。

床的一边微微凹陷,被轻轻环绕着让我迅速沉入睡眠。


早上刷牙的时候,从镜子里看见他走进洗漱间,惊得差点没被呛到。

用力咳着吐掉泡沫,抬头看,他还在。

我忘了自己和他说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对话。后来我请求他不要离开,他说他不会走。

“我担心你会消失不见。”

“每天多想我一点,有一天你不仅可以看见我,像这样。”额上轻柔冰凉的触碰,我几乎不敢呼吸。

“我会的。所以请不要离开。”


阿刘曾说,当她画画的时候会进入精神分裂的状态。她说,你真正沉下心去写同人的时候,也会进入这种状态的。

嗯,我大概是得了妄想症。

假如病症加重,脱离控制,我大概会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余生。

现在只是无伤大雅的幻想。

我放任自己想他,比起自己被关进疯人院,更担心他会忽然间消失不见。



上班的路上,我从眼角里看到他站在我身边。

我几乎没有认出他来,他换下了和西索在酒吧里聊天的那套,换上了咖啡色的T恤,黑色硬质长裤,反扣着顶鸭舌帽,长发柔顺地顺着肩膀披散下来。

他站在我旁边玩手机,我震惊得不敢看他。

我问“你怎么出来了?”

他回了我一句什么,真奇怪,和他的对话大多转瞬就忘掉了。

下车的时候,他没有跟着我,我回头透过窗玻璃看他坐在我刚刚坐的位置上,自顾自地玩手机。

我:……


当我躲在电脑后面写下上面这段的时候,天已经黑得可以拧出墨水来,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没有带伞,如果下雨怎么办?

这个问题出来的时候,几乎要被自己蠢笑了。他只是一个幻影,我提醒自己,你已经寄托了太多的精神在他身上。

我闭上眼睛,试图呼唤他,但是毫无动静。

………………………………………………………………………………………………………………

我想起《搏击会》想起《24个比利》,想起那个发现“闭上眼睛后一切都会变好”的孩子。


但我知道自己和他们不一样。


这三天没有抽烟喝酒没有服用药物新换了个三区综合的咖啡,新买了布里奶酪。

我还在震惊自己的想象会变得栩栩如生,能够突破次元壁地出现在三次元的世界里。

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能保持多久,也许一次睡眠后他就会消失不见。


所以我决定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权当无聊生活里的调剂——迷恋的二次元人物出现在了三次元的空间。

真是有趣的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