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训练日记 05(all伊路米 奇伊)

父亲低沉的声音在通话器的另一端响起,伊路米像往常一样简洁迅速地汇报完工作,赶在父亲扯出别的话题前按向停止通话键。
“伊路米。” 
手指挪开把通话器移回到耳边,“是的,爸爸。”
“你的报告我收到了,”
“哦”
“有一些地方要修改”
“嗯”
“等会儿我传到你邮箱”
“好的”

通话器那头静默了,听着自己的呼吸声,等待另一边发自黑洞的声音。
“糜基交了这个季度的业绩汇总表,”伊路米的脉搏砰砰跳动,“你这两个月没怎么做任务”
“这两年优质订单下降了,我在外面拓展业务。”
微微松了口气,听着那头再次陷入的沉默。

“你最近认识了什么人啊”
终于来了。
伊路米轻快地说“客户介绍认识的,有可能发展成下一个优质客户”
“行吧,”父亲打断他,“奇犽已经上完理论课了,等你回来带他实训。”
“好的,爸爸,完成任务马上回去”
通话器发出嘟嘟的声音。

父亲知道了。
伊路米略有不安,随即想到他俩很强,即使父亲要采取行动也会有所顾忌,继而松开汗湿的磨砂外壳,慢慢平静心跳。


08


“很疼?”
“妈的捅你一刀试试?”

两人结伴去抢珠宝,不想遇上了高手,西索狼狈全身而退,库洛洛则很不幸地挨了一刀。哆嗦着把烟塞进牙齿间,借火的姿势牵扯了伤口,疼得他闷哼一声。
西索接过香烟,替他点燃了。
库洛洛迫不及待猛抽几口,打了个冷颤。

随着烟雾的弥漫,他终于可以放松地瘫在墙角,那些快乐的小东西从大脑的深处跳跃出来,滋滋地冒着泡泡,疼痛似乎变得不再重要。
西索掀起衣服的一角,看着血肉模糊地伤口问“要不要去医院”

“草,去那干嘛”手指向散落一地的杂物,西索从一堆血淋淋的东西里翻出手机扔过去
”玛琪?有事要麻烦你,来……”抬眼看西索比出的嘴型说出地址。
“私人医生?”

很快西索就看到了紫发的冰山每人,进门二话不说迅速处理好伤口,在库洛洛示意下转身离开,啪地带上门。干净利落,不留痕迹。
库洛洛警告道“别打她主意哦,会吃苦头的”
西索难过自己被深深无视了。

缝合好的伤口没有一丝痕迹,西索着迷地看着库洛洛的腹部,忍不住伸手来回摸索,感受光滑的皮肤。
库洛洛眯眼看着修长的手指在小腹由轻及重缓缓游移,肌肤触摸的感觉,撩拨起怪异的颤栗,眸色一暗,一把扯过西索的领子,极近距离逼视着对方“放手”他龇牙道,声音极轻。
西索拉好掀开的衣服,举手示好。
库洛洛松开西索的领子。
西索脱身,离开库洛洛呆的角落,到屋子的另一头坐下。

————————————————————————————————————————————

18:05 西索:“在哪==?”
18:06伊路米:“某个海岛上,工作”
18:10西索:“工作完回来?”
20:30伊路米:“不行,要回家” 
天已经完全暗了,西索消灭完快餐,看看蜷缩在角落的库洛洛,不远处他的快餐还放在地上一动未动,收拾好东西,离开。

这个城市灯红酒绿让人着迷,远处高耸的天空竞技场闪着点点红光。
小丑坐在大楼的顶端,看着脚下闪耀的霓虹,思考着下一步去哪里。

或许他可以去酒吧街随手拉一个来一发美妙的……
或者可以去地下酒吧打一场酣畅淋漓的擂台
又或者……
远处传来飞艇的轰鸣,西索抬头看着飞艇自远而近缓缓驶来,又慢慢离去。
他猜或许伊路米正在上面,坐着飞艇回他在枯枯戮山的豪宅,那里有等他的家人。
偌大的城市,竟然无处可去。


09
揍敌客家的专用飞艇很大,半个洗手间比三人一起住的小公寓还大。之前住着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挤,真是不可思议。



任务很简单就完成了,在暗夜中杀人,已如本能一样,融入血里。结束后走出庭院,看到门口多了两个身影,差点一排钉子过去灭口。还好及时意识到那是等候自己的管家。



站在试炼之门前,伊路米看到西索最新发来的那条信息

23:39西索:怎么办,人家寂寞了耶。

23:45伊路米:去找你的小苹果。

和人吃饭、约炮、打架不就为了不寂寞吗?



推开试炼之门,听到三毛的低吠时,伊路米的全身由衷地放松,快步走上通往主屋的石径,远远看见管家牵着奇犽迎在庭院的门口。

“哥哥!”白色的一团挣开管家,像炮弹一样撞进伊路米怀里。

捏捏奇犽的胳膊说:“瘦了。”看向照顾奇犽的管家。

“爸爸说我的体脂率已经达标了呢。”奇犽骄傲地说。

管家抹了一额冷汗。



“哥哥…”奇犽扒拉着伊路米的大腿,眨巴着双眼。

伊路米被奇犽眼里的亮晶晶了一跳

“那个…有没有……”

“…?”伊路米瞪大眼睛。

直到奇犽的小手伸进口袋里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

眼看奇犽的小嘴快撅起来了,赶紧哄道:“买了很多巧克力,在快递路上,过两天就到了。”

奇犽的小脸耷拉下来。



伊路米一把捞起像八爪鱼一样缠身的奇犽,向明亮的门厅走去。

管家期期艾艾,被伊路米看了一眼,识相地闭紧了嘴巴。

“伊路米!”基裘的尖叫声让他彻底知道自己回来了。

奇犽从他怀里滑下来,乖巧地跑进屋子里了。



“妈妈。”他规矩地问好。

“这么久才回来!不听话的孩子!”伊路米绷紧身子。“接任务也不跟家里说一声,让妈妈担心死了!”

“对不起妈妈”

“知道回来就好…妈妈知道你现在长大了,喜欢在外面跑,妈妈不拦你,可是去哪里要和家里说一声啊…”

伊路米越过基裘的肩膀,看到逆着光父亲的身影,带着压迫的气场逼来。

心跳加速,神经紧绷。

“不要动!”父亲喝道。像被念钉钉在主宅的门外,看着父亲一步步逼近。

静默向核弹爆发前的沉寂。

他盯着父亲抬起手慢慢靠近,藏在皮肤下的念钉被压迫得一触即发。

忽然压迫的气消失了,“回来就好!”父亲的手落到他的头发上,像对待孩子一样,轻轻压了一下。

伊路米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厅兀自平息后才发觉脊背已经汗湿。

和父亲开战的可能性让他热血沸腾。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