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金鱼 (西伊)


01

夏日。
黄昏的庭院。
脚步声踩碎了落日的余晖。
转出回廊就看见一黑发华服的男子倚在岸边的石栏上熟睡,描金绘银的扇子自他手中滑落,耷拉在石板上。

一股热流自小腹涌起,紧绷得似要蓬勃而出。
走近,看那纤长的睫毛似蝶须停歇在白瓷的肤上。
似是察觉有人在旁,蝶须扑扇了一下,还未睡醒的迷茫后瞪大了警惕的黑眸。

眼前的人,半身浸成红色

他迅速恢复了镇定,冷冷地看着眼前似是自地狱浴血而生的修罗。

你是来带我离开的吗?

玉指扣紧了象牙扇柄,发出格拉的声音。

舔拭着唇边血腥的味道,西索自高而下地藐视着眼前被华服包裹的玩偶一样不堪一击的人类。

只要动动手指,漂亮的脑袋就会落入怀中,不日即可尊贵地供奉在丝绒铺就的陈列柜中。

有什么不对劲,
太安静了
没有熟悉的尖叫、眼泪,让西索竟有些不知所措。

“你!”他听到自己说“愿意跟我回去吗?”
等待着意料中的拒绝。
结果只等来一句:“请带我离开!” 抿了抿唇,不带一丝犹豫,神情甚至有些坚毅。

西索微微吃惊

“你是这家的大公子?”
“是的。”

“你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黑色的眼抬起来望入眼睛的深处。

眯眼打量着出乎意料冷静的人儿,西索决定履行自己的诺言“起来吧,跟我走。”

锦鲤摇曳着肥硕的身子自水中探出脑袋,看着一前一后离开的人类,一拍尾巴潜入水底。



02
西索很快为自己一时兴起的决定后悔。


行了半日的路,这个人就像玩偶一样,不说不笑不喜不怒。
除了庭院里的问答,没有再发出过声音。
美人美则美矣,再美的人,看多了也会厌倦。

西索带他攀登回南门的须臾山,山路崎岖难行,西索走在前面,瞄见跟在后面的人被华服绊得跌撞了一下。
西索响亮地“啧”了一声。

“你多大了?”
“……24”

“你真的是这家的大公子?”
“是的。”
“我杀了你一家。”
“知道。”
“知道了还要跟我离开?”
“嗯。”

“喂,说点什么啊。”西索无聊地拖长了声音,
“你想听什么?”

“随便。”甩着山下随手拔的芦苇“说说你的事吧。”
身后没了声音,西索好奇地回头看去,没有错过他抿紧嘴唇的表情。在沉默长得以为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听到那人说“我在那个房子里出生,长到24岁,看到你来了,就跟你走了。”

极其简略的故事。
西索觉得更无聊了,看了眼被他甩得快脱了毛的芦苇,随手丢到一旁。

他开始考虑现在杀了这个人算不算背信弃义。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