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禁闭 (奇伊 短篇)


伊路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床上…
挣了一下没挣脱,就着阳台的光线观察一下,果然是自家产的割不开剪不断特效防挣脱绳索。
满脸黑线地坐起来,这是什么状况……软禁?

环顾一圈房间,地上乱七八糟地扔着奇犽的衣服,桌上摆着吃完没有收拾的拉面碗…
绳子挺长的,顺利让他走到了冰箱边,果然空荡荡地一点吃的都没有了。

好歹留下食物啊,就没想过人醒来会饿吗,伊路米抓狂。
绑着绳子不方便穿衣物,只好披着床被子在一片狼藉的屋子里搜刮食粮,抱着好不容易找到的饼干,摊上沙发打开电视看今天是星期几。
百无聊赖地看电视
以他的实力,要跑不过一念间,想来奇犽也知道奈他不何,这样做无非是亮明了态度,倒是他乐得赚了个假期,于是窝在房子里心安理得地看电视。

门咔哒一响,奇犽站在玄关就看见趴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伊路米:“……我回来了”
“嗯,等着你做饭”伊路米盯着电视头也不抬地说
顺着伊路米的目光看向电视机,这和设想的不一样啊,
进门前的小心翼翼被浇灭了,准备好的强词夺理被堵死在嗓子里,满怀愧疚地看着绑在手脚上的绳子,盘算着要怎么开口
“奇犽呀”伊路米说“你再不去做饭我就要饿死了”
奇犽一跺脚去厨房做饭

切着案板上的肉,脑子里不停想着
为什么哥哥不反抗
这让他计划好的威逼利诱如何进行
这样满不在乎的态度是闹哪样
听到客厅里传来系搜的声音
忍不住探头去看,只见伊路米披着床被子在翻刚带回来的购物袋。
被子披在肩膀上勉强盖着大腿,弯腰露出一大截白皙的皮肤。

耳边轰隆一声,
奇犽头皮炸了
牵着绳子,将那人拽进自己怀里
被子顺着光洁的肌肤滑落,簇拥在地上。
冰冷的大理石也无法为炙热的皮肤降温,迫不及待地吻上去,唇齿交融
摸索着向下探寻,停留在腰腹部便踌躇不前
怯怯地瞄到那人微微上扬的嘴角,似是获得肯定般,试探着顺着下颌的曲线细碎地吻着脖颈、锁骨。
轻叹一口气反抱着犹豫不前的弟弟,感受到手下身子蓦然紧绷然后慢慢放松。
“闹够了?”他现在只想安抚好别扭的小孩,快点吃饭
“不要离开”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上传出
“……你是说以后都不用我出任务了么”
禁锢着身体的双臂蓦然收紧 “你若心甘情愿留下来,我就把绳子解了”
低头看看埋首在自己身上,像八抓鱼一样紧紧缠着的身体,无奈道“家主下令我听就是了”……所以你把我像狗一样拴着,我也没有半分埋怨。
低头正对上奇犽怨恨的眸子,怔然道“这又何苦。”



“你把我绑在这里,一日两日不是问题,难道你还硬留个三年半载?”伊路米说,“且不说传出去影响揍敌客家的声誉,父亲和爷爷那关你就过不了,他们绝不会让揍敌客家断在自己选的继承人手上。”


“继承这个家主之位,是为了留住你”奇犽笑道“至于其他人与我有什么关系?”轻笑着挽起一捧青丝轻吻,“你知道我最想做的就是解散揍敌客家,若不想看到揍敌客家在我这葬送,就好好留在这辅佐我。”紫色的眼眸映入深黑的潭水中。“你若再想玩失踪,和那群狐朋狗友眉来眼去,就好好想想揍敌客家。”


伊路米沉默,奇犽吃死了他绝对服从家主的信条,提出条件有持无恐。

“我是揍敌客家的人,能跑到哪里。”抬头已换上浓得化不开的笑容,“你若不喜欢,我不见他们就是了。”

奇犽怀疑地看着这么好说话的伊路米,不可置信。

“这样你还不放心吗”声音里已经隐隐不悦,“还是你想这么绑着我一辈子?”
“如果能这样,倒也不错”奇犽这么说着,还是伸手解开了绳子。
刚恢复自由,伊路米就扬起手。
奇犽挺着脖子等待着,预料中的拳头没有落下来,扬起的手轻轻落下, 在他头发上揉了揉。


终究是自己弟弟,再荒唐的事,揭过就算了。

“…你不是说要去做饭嘛?”
“呃——”
“饭呢?”
“我…我现在就做”

“哥哥…你真的会一直一直留在这里?”
伊路米系着袖扣,闻言停下来,看着眼前变成小孩子一样局促不安的弟弟,额头隐隐作痛。
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正出门的时候裤腿被轻轻的拽着,回头看到小哭包仰着泪盈盈的小脸委屈兮兮地说“哥哥真的会很快回来吗?”禁不住俯身揉了揉银毛脑袋:“是真的,我答应你。”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