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禁室培欲 01(奇伊 )



我还存活着,你想着。

我的大脑还在运作

泡在溶剂里,接通了各种线路

你在空中俯视着自己支离破碎的身体,被放进一个个培养皿中,那些似乎和自己有关系——你知道他们曾经是你身上不可或缺的部分, 但就像脱落的头发一样,只要没有知觉。无可奈何又无动于衷。

那个银发的孩子站在巨大的玻璃幕后注视着,你上前站在他身后,他若有所感地回头,你吃了一惊,正想打招呼,他已经穿过你的身体走过去。
“胖子,你来的正好”
那是自己的二弟,被奇犽差遣来干活。
“监测到大脑还在活动,但是无法读取数据图像”奇犽说着,“你快帮忙看看是怎么回事”

啊,他的弟弟们,正在讨论那个泡在溶剂里的大脑。就像在讨论实验室闲置的一具随便什么的标本。你安静地站着,听着,这些都是脱落的头发,无可奈何又无动于衷。或许应该有些悲哀?

你已经忘记最后一刻活着的时候见到的景象。无论怎么努力,都是一片茫然的空白后纷杂错乱的电视失去天线后的雪花、麻点、灿烂若噼啪的电流、火花,密集成雪花、麻点、灿烂茫然的空白。

你看着黑暗中一个扭曲冰冷的影像盯着自己。
后来你才知道,那些都只是玻璃的倒影。你在一个充满溶剂的巨大容器中。

奇犽

你看到最爱的弟弟

他时常在这里,沉默地站着


你疑惑自己的处境

奇犽

直到你的意识逐渐恢复,听到声音,辨识内容,才慢慢知道自己的情况。

哦,原来,我已经死了。

正确的说,我的细胞、器官还活着,但属于伊路米的容器已经消失了。

这样无用的东西留着干嘛,为什么不毁掉

你疑惑又烦恼。

没有价值的东西就要毁掉,好像有这么教过奇犽

你看着弟弟浪费时间地在这里徘徊着。

后来?
——————————————————————————————
——————————————————

做杀手的工作经常要勘察埋伏。
埋伏的地点,有时候是树桠,有时候是墙垛,有时候是弃置民房的平台, 有时是深山洞穴,也有时会躲藏在别人的主宅里,幽灵一样 ,隐藏在黑暗里等待着千分之一秒的时机一击即中。


跟着哥哥出任务是最安心的,到了埋伏点的时候他会说:奇鲁,你先休息,时间到了叫你。
开始的时候为了证明我和哥哥一样强,总是倔强地拒绝,坚持和哥哥一起埋伏。
那你要看好咯,哥哥让出位置,后来我发觉无论我多么坚定信心强制自己站好岗,最后都会被哥哥晃醒,告诉我准备动手了。 而且每次即使我强烈要求哥哥去休息,他还是答应后悄悄在另一个更有利进攻的位置蹲守着。
哥哥这是不信任我, 我不满地想着
哥哥为什么不叫醒我, 完成任务后对伊路哥抱怨。
埋伏的时候会睡着,都怪伊路哥。
哥哥的身上有好闻的味道。
安心的,沉溺的,可以让我熟睡的味道

很多年后,我在奇拉美森林的洞穴里半梦半醒的的时候忽然怀念幼时安心熟睡的日子。


伊路哥很强大,有哥哥在,就是安全的。

跟哥哥出去工作是快乐的,可以和哥哥一起睡。真奇怪,舔血维生的日子,竟然觉得像玩一样快乐。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哥哥带我出任务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爸爸说,哥哥已经是个一流的杀手,现在他要做的工作奇犽还太小不能参与。

哥哥快看,我在连接主宅和停机坪的木栈道上逮住好不容易回家的哥哥,向他展示我新练习的…,哥哥你看,我又向他展示了…,…,以及前几天偷看爷爷和爸爸对阵偷偷练习的……。
奇犽真厉害,我仰着脸听到期待的表扬。
哥哥,我有很认真的练习哦。我在哥哥身后追赶着奔跑,拉着哥哥的手。哥哥什么时候带我出任务啊。
哥哥弯腰抱起我,哄着说,下一次吧。
又是下一次。我不满地听到这个答案。“不要再说下一次了,每一次都不带我出去。”我别开身子推开伊路米。讨厌!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来骗。
“嘛,抱歉啦奇犽,最近的任务都不适合带你出去呢。”
“我不会碍手碍脚的。”米路基哥哥说因为我碍事伊路哥哥才不带我出去的。
“奇犽不会碍事啊,只是这些任务还没到你能够接触的时候呢。”
“什么时候带我出任务啊。”
“等奇犽再长大点吧。”
“什么时候带我出任务啊。”
“等你学会……”敏锐地发觉伊路米哥哥僵了一下,我打住了纠缠乖乖从伊路哥哥身上下来。
“父亲”
“爸爸”

伊路米的手还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父亲的严厉地看着我们
“伊路米…
肩膀一紧,
“… 收拾一下,十分钟后过来” 肩膀上的压迫消失了,一阵阵地疼。
我听到哥哥说“好的”
父亲的目光像猎鹰一样锁定着我们,忽然直直地看向我,吓得我一个激灵。 
父亲没有再说什么,从我们身边径直走过。我僵立着直到父亲的身影消失在长廊的转弯,才回过神来,怯生生地去拉伊鲁哥哥的手。
哥哥的手很凉,他拉着我走回房间,让我好好在房间复习今天的功课。

翻看着漫画,心里没来由地慌乱。

哥哥的手总是凉的,一年四季,就像金属一样,牵得久了才能觉出微微的温热。
哥哥的脸色很白,米路基有次吐槽说半夜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影站在走廊里吓了他一大跳“跟鬼一样,惨白着脸一动不动地站在走廊里。”
哥哥有时也会沉默地牵着我,一言不发地自顾自走着。
可是刚刚哥哥身体一刹那的僵硬,让我惊觉镇定自若的哥哥也会有紧张的时候。
爸爸很少惩罚我们,比起爸爸,我更怕哥哥寒着脸瞪我。
哥哥在害怕什么
胡思乱想的时候,门砰地被推开了,把漫画都吓掉了。“奇犽!吃饭!”米路基的声音消失在走廊里。

已是晚饭的时候,期待着到餐厅里,看到父亲坐在主位里,心里一喜瞟向伊路米位置,空荡荡的失落,还没来啊。
直到父亲开始拿起餐具示意晚餐开始,伊路哥哥还是没有出现。
“小奇乖乖怎么不吃呢。”妈妈注意到我的磨蹭,问到。
“伊鲁哥哥还没来呢。”
“伊路米出任务去了。”爸爸说
什么! 我吃惊地看着爸爸。
妈妈电子眼闪烁着, 看向爸爸“亲爱的……”
“对方愿意增加15%的佣金,指名要伊路米接手。” 哥哥昨天完成任务今天才回来的,我赌气地看着餐盘生气地想着。偷偷隔着盘子看爸爸发现他正盯着我,我乖乖拿起餐具。
 “奇犽,听说你练得不错,”爸爸说“好好练习,再过一个月就要考核了。”
我乖乖应着,切割着盘里的牛肉。今天又是砒霜,这个星期天天吃真是吃腻了。每次吃完还会精神得睡不着觉,做些乱七八糟的梦。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