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关于伊路米的一点分析

关于伊路米的私生活
根据旧版动画看得出,他和库洛洛、西索是有私交的,他和西索是势均力敌的同伴,“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他不会轻易树敌(不杀小杰),不过更愿意顺从自己的想法(答应西索不杀小杰又反悔,小杰之于伊路米有两方面利害关系:

小杰是奇犽的朋友———伊路米对此很是嗤之以鼻,他深信小杰对奇犽的影响并不会大于家族对奇犽的教育,可以说他不怎么会把小杰当一回事,小杰和压路机对奇犽的威胁,伊路米觉得压路机的影响更大,因为那是非人类的来自暗黑大陆的力量,所以他选择毁掉压路机而不是毁掉小杰。在他看来小杰只是个短暂出现的外人就像是奇犽的玩具,他对奇犽追求的那套也很是嗤之以鼻。

小杰是西索的玩具———所以没有必要树立敌人的时候他也不会去杀小杰(动漫说得很清楚)而且留着小杰在,这也是有可能用来利用西索的工具(当然西索的人生乐趣在于培养果实,如果培养小杰太麻烦或者一不小心小杰长歪了,就会像库洛洛那样让他瞬间没有继续玩的乐趣…西索真的不是变态啦,只是爱好和别人不太一样)

昨天看到有篇分析说小伊是朋克的时候…简直如雷灌顶(找不到更好的成语了,不规范就不规范吧),看来我一直的直觉是对的,他就是个内心戏十足外表很酷的叛逆青年(and 黑长直的发型要保养起来真的太难了…)基本他就是这么个孤芳自赏的存在(用最吓人、引人注目不让人轻易靠近的装扮伪装自己---竟然连奇犽都没有发现,有没有点大隐隐于朝堂的感觉)这样想其实他是分裂的二重身,一方面他要在家族中扮演完美长子的身份,另一方面他在家以外有丰富的私人生活(他教训奇犽的那堆话真的只是教训奇犽而已,他自己可不认同,大概伊路米小时候就是受这些教训长大,不过他形成了属于自己的那一套生存规则,以后他再见奇犽也没有再说这些)

他对奇犽——
在意,但他没把奇犽当成和自己平等的兄弟看待,在他看来奇犽就是他教育的对象,是永远听他话的存在。

根据昨晚查的“以性命为赌注的捉迷藏”可见捉迷藏的对象很可能是伊路米,所以对伊路米有很深的恐惧(童年阴影…)至于他能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活着说明那些都是看起来惊现但是危险系数都是在可控范围内。本来想会不会伊路米以下相差这么多岁才出现糜基,会不会在训练中死掉了几个兄弟给奇犽造成阴影,现在想应该是不会的,否则他就不是单纯的恐惧而是恨了,从他跟伊路米的对话可知,在他心目中家、家人都是永恒的存在。席巴就是因为了解这点才说让他在外面闯。至于“不可以背叛朋友”折算回商人的价值观:1.不可给自己随便树敌 2.要有信誉。好的人品是好的生意的保障,席巴既然是按照继承人的一套来训练奇犽,他也就决不允许奇犽的三观长歪(大概长歪了三观的都被处理掉了?)

这么看来,奇犽的离家就是青春期的叛逆,他一定会回去,而且会拯救自己的家族,以后不会有谁比他更在意自己的家族了,因为这是席巴交给他的责任,相比起自私的伊路米,奇犽确实是个更合适的继承人。

第一个小孩,往往是被训练得最刻苦的,教育体系最不成熟的试验品,所以相对起后面的小孩往往是最好的一个。他是分裂体:家族责任 VS 自我欲望———想起自己一直希望可以有个弟弟妹妹,这样自己可以把完成父母期望这样的重大责任丢给他,自己去干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自己一定如培养个作品一样培养他,直到他比自己还要强大。然后就可以逃之夭夭了。(这简直是一直以来的愿望啊)按部就班的生活VS精彩的冒险,明里是遵从家命的人,暗里偷偷挖着地道(肖申克的救赎)很喜欢蚂蚁工坊的玩具,看着错综复杂的地道,解脱的快感油然而生。

欲望被压制得越厉害就会越强大。

伊路米大概就是那个内心里只为自己活着的人,假若奇犽继承人养成失败,他也会出于自己的责任心出来挽救一下,不过如果太麻烦估计就会直接找个放心的下家走人。
训练日记里可能会出现一张候选人表格(奇犽失败后的替代品)

伊路米相信奇犽恨他,是他一手造就这样的“恨”,应该说他要奇犽不能留恋自己,这样自己才能孑然一身,继续我行我素。

所以他对奇犽的教育:行动上的严厉+私生活上的疏远+ 偶尔的宠溺(控制奇犽听话的手段,不然奇犽不会这么在意伊路米,他可能会如伊路米所愿变成一味的疏远和恨,而不是像现在摇摆犹豫成为自己成长路上的目标)


果然大家都已经厌倦了刻板印象的伊路米。


刚刚忽然意识到,揍敌客家族,算是富坚在猎人中唯一完整展现的家族。比起普通的家庭,更像是一个有血缘关系的旅团。


——————————————————————————————————————————

我犯了个错误…过于刻意营造伊路米的形象而忽略了故事…故事…故事才是首要的(有冲突有情节才是故事)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