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是午夜低飞

懒癌末期患者,正在努力对抗ing

谢谢大家的点赞赐予的动力,我会努力努力努力更下去……

【西伊团的日常3】倦怠期



难得一见的…
伊路米竟然不想出任务!!

因为地方很远?条件很恶劣?都不是…因为没睡够啊,实在不想起来,就想这么在床上废下去。
嘛…其实不能完全责怪他逸于安乐

全因为在此之前帮柯特连续肝了一个月的任务量,马不停蹄地从A地冲到B地,间隙拐到C地帮四弟看风,几乎将猎人四大洲游历一遍后,回到友克金,关上门就瘫下来。

库洛洛回来的时候推不开门,绕到窗前看到伊路米顶着门坐在地上,头低垂着,黑发散落一地。
心里一紧,翻进屋子里,听到杀手细不可闻的呼吸声,才放下突突乱跳的心,走过去。

伊路米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这说明他并没有受伤,库洛洛猜这是刚出完任务回来。
猫咪从伊路米怀里跳出来,冲库洛洛喵了一声,径直走开。
他想把伊路米叫醒,或者弄到沙发上,想想搞不好会被睡迷糊的杀手扎成刺猬,还是算了。
就让伊路米这样靠着门睡了一天(?)


伊路米中途醒来看见有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很口渴,可是并不想动。
坐着睡觉并不舒服,挪动了一下,有什么从他身上跳开,定眼一看是猫咪,难怪觉得腿麻麻的。


眯眼确认沙发上的是库洛洛,嗯,他应该觉得生气,这个连累自己一个月帮弟弟肝任务量的罪魁祸首竟然在沙发上安逸地看电视。
可是太累了,没有发火的心情。他勉力撑着门把手站起来。

“哟,起来了。”沙发上的人听到动静起身走过来,
这个人现在就在眼前,可是他一点火也发不出来, 只是指着桌上的水壶说:水…

库洛洛提着水壶拿着杯子过来,等伊路米喝完,迅速又倒了一杯。

……好吧,其实自己的弟弟沉迷旅团活动也不全怪团长,实际上他曾经在任务的间隙认真问柯特和旅团里那个小矮子飞坦之间的关系。
被堵在墙角的柯特低头不说话。
伊路米:……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边说边起身离开,猛地被柯特拽住了衣角,低头对上一双瞪大的眼睛,隐约闪着可见的光。
伊路米(……不要拿对付靡路基那套来对付我)心里这么想着,还是忍不住拍拍最小弟弟的脑袋说,这次就算了,以后要好好完成任务。


伊路米把杯子还给库洛洛说,够了。
库洛洛不知道自己简单的一个倒水,把他从杀手的名单上拯救出来。
库洛洛:要吃饭吗?冰箱还有半个披萨。

伊路米摇摇头,边脱衣服边朝浴室走去,他现在只想睡觉,趁恢复了点力气,赶紧洗个澡,在床上不受干扰地继续睡下去。

这是三天以前的事情。
现在西索忍着要把伊路米吱哇乱叫的手机扔掉的冲动,听库洛洛说完大致的经过,无奈地看一眼接了个电话说了一句不想去又昏睡过去的伊路米,打开手机银行,往伊路米的账户上转了一笔钱。手机挣扎着响了两下后,终于停止了。

库洛洛:你做了些什么。

西索苦笑道:这是揍敌客家老二发明的系统,伊路米没有在规定时间内达到进账的金额,系统就会不停地给他指派任务。刚刚我给他发了个虚假的委托,划了笔账过去。现在到他醒来为止,应该都可以恢复清净了。

伊路米依然在沉睡
希望他能赶在下一个deadline 前醒过来。






将来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西索:开车吗?

伊路米:不要,会被吊销驾照的。

西索: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注意:前方新手开车,车技不稳,自行避让

————————————————————————————————————

 

 

他从房间出来,发现西索已经回来了,正站在窗前换衣服。阳光很好,百叶窗也无法阻挡地照射进来,在他的皮肤上镀上了一层漂亮的金边。

美丽的东西总是让人忍不住触碰,

他照做了,在他的理智还没来得及阻止之前,快步走上前扳过那人的头颅,迎着疑惑的目光,直视进对方的瞳孔里,凑上去,在唇边印上一吻“早上好,西索。”这是开始的信号。

就像点燃了烟火的信子。

一步一步,缓缓地逼近。

仰躺在木地板上,凝神看着眼前的人,映着阳光的金色的眼珠近乎透明。指尖渴望地触及,发丝、肌肤,沿着下巴颏线滑落,描摹着肌肉的线条。

 

“这是你想要的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西索轻笑着凑上去,吻上白瓷的皮肤。

 

燃尽了信子的烟火徇烂地绽放。

 

撑不住缠绵后的疲累,就地相拥着熟睡。醒来的时候,一时忘了自己在哪里。稍一挪动,就被一阵大力揽入怀抱,四肢压上来,像八爪鱼缠紧。

“重死了!”伊路米抗议着,用力顶回去,将对方反压在身下“我赢了”。
西索扯扯嘴角慵懒地笑了下,揉乱身上人的头发。

 

晒在温暖的太阳下,一不小心又犯困了,在意识消散前用力地抱紧身下的躯体,他只要此刻、现在。无需关心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西伊团的日常2】猫咪的名字



前文见《捡到一只猫》(http://shenisdarknight.lofter.com/post/1d30d48e_1120e4b8

——————————————————————————————


西索结束了沙漠之旅回来的那天,带回一只黑色的猫。

睡梦中的伊路米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扔出钉子后才发现是西索带回了一只猫。

后来发生的事就不提了。

摩挲着嘴唇,掩盖掉残存的麻痹,伊路米匿入洗手间,等客厅里奇怪的氛围散去。


然而西索的恶作剧的瘾勾起来就不能停。



“小伊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伊路米打了一个寒战。
一会儿后
“小伊不要躲嘛,一会儿要给你洗澡哟。
伊路米正在厨房切面包,手里的刀滑了滑。


他要和西索谈谈。

把面包放进面包机,设了定时,转身看到西索赤裸着上身躺在客厅里,黑猫在他胸口上挣扎。


在库洛洛房子里打斗并不合适。


在他意识到自己做什么前,钉子已经飞出去了。
战斗一触即发。


猫咪躲在沙发下愤怒地呜呜叫着,面包机叮地一声结束了工作。
伊路米跪顶着西索腹部,念针抵着咽喉威胁道:你再这么叫他试试?
西索举双手投降道:好的好的,你来起名字。
伊路米收起钉子,站起来气定神闲地对猫咪说:五毛,过来。
西索:……

难得出现在屋子里的库洛洛开门看见一屋狼藉,默默地关上门,退出屋子。
西索爬起来,满怀歉意(?)地到走廊把正牌屋主请回屋子里。
伊路米已经打电话让猎人同城家政上门清理。


二十分钟后,他们坐在被清空了的客厅地板上,开始吃迟到的早餐。
西索伊路米 库洛洛:“……”

猫咪:喵!喵!!喵!!!(我的饭呢?!我的饭呢?!我的饭呢?!!)

伊路米:去喂他点东西,让他闭嘴。
西索顺手撕了块面包,放在猫咪面前。猫咪闻了闻,舔舔嘴巴,盯着西索。
库洛洛掐了一块蛋黄,放在手心里,轻声招呼“猫咪,过来。”猫咪警惕地看着这个新出现在屋子里的成员,上前谨慎地闻了闻,小口尝了尝,大口吃完外加舌头舔干净。
“猫咪,真乖,再来点”库洛洛从伊路米叉子下拿走鸡蛋,掐碎了放在掌心里。
伊路米的叉子定在半空:……

“五毛,过来”伊路米从西索盘里拿了块培根,放在猫咪面前的盘子里。
猫咪呆了呆凑过去,小心地嗅着盘子里的培根。
西索和伊路米看着库洛洛一脸宠溺地看着猫咪在他自己盘子里吃东西,打了个寒战。

他们,好像,打开了不得了的开关。

“猫咪,尝尝这个……”
“猫咪,吃不吃这个……啊~好棒”

“猫咪…”



西索:你家的狗为什么叫三毛。
伊路米:因为在他之前有只狗叫二毛
西索:为嘛叫猫咪五毛。
伊路米:奇犽新养了一只狗,叫四毛。
西索:…………



那是上次回主宅收拾行李的时候…

“四毛,接着!”刚回到家的伊路米停下来,看到中庭里一只杂色田园狗欢快地跳起来,扑向飞盘,失败了。
自从奇犽当上了家主,揍敌客庄园里慢慢增加了奇怪的动物,从狮子到猿猴,如果不是把海洋生物圈养在山上太惨无人道,伊路米一点也不怀疑奇犽会为了小杰在山上开凿水族馆养鲸鱼。

所以一只杂毛狗真算不了什么。

只是它的名字,让伊路米有点在意。

伊路米站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回廊里,看着最宠爱的弟弟和他的朋友小杰一起教四毛接飞盘。正午的阳光刺得晃眼睛,在黑暗里站了会儿,没打招呼绕过中庭回到主宅房间。

房间里堆满了出生到今天的用物,很多都已经没有用了,只是基裘坚持要保留孩子们成长的记忆,一直不让他们清理,久而久之过往之物越堆越多。

拉开抽屉,看见西索送的旧手机,犹豫了一下,扔进行李箱的衣服堆上。他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洗漱用品可以另外再买,武器连同保养工具在公寓那也有许多备份,除了衣服外似乎没什么东西可拿的,原来没什么是让他非回来不可的。

将余下的通知管家打包送到他的新房间,完成这次回来的任务。


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看库洛洛在冰箱里翻箱倒柜找可以给猫咪吃的食物,伊路米从沙拉盆里叉出残存的蔬菜,塞进嘴里。


西索:库洛洛让这只猫对其他名字没反应了
伊路米:就叫猫咪好了。

嗯,这是他们三个的猫,

养在他们的房子里。

————————————


库洛洛:Σ(゚д゚lll)……什么?这是谁的房子?

告白

参与活动写的段子

——————————————————


倒数10s:我决定向他告白。


9s:他在切牛排,等他放下刀子先吧

8s:他的父亲在盯着我,是先跟他父亲决斗呢,还是先告白呢

7s:现在他的妈妈也看过来了,电子眼变成了一个红点,这是什么意思?

6s:远处有一双目光盯着,啊,是上次见过的老四

5s:很好,奇犽放下了刀叉看过来

4s:科特?是这个名字吗?怎么也看过来了

3s:仆人收走了餐具,现在桌面干净了。

2s:全体揍敌客们的目光燃毁了仅存一丝的理智,怎么好意思让大家失望呢,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上了桌子,他终于抬头看进我的眼睛。


1s:“我爱你”执起他的左手,将一枚戒指放在他的掌心。

…………………………………………………………………………………………………………

……………………………………………………………………………………



十年转瞬而过,彼时我心,矢志不渝。
我把另一枚戒指放在了石碑上。


【西伊团的日常1】圣诞节

前言:此篇是《捡到一只猫》(http://shenisdarknight.lofter.com/post/1d30d48e_1120e4b8)的续篇,本系列的正文第一篇由此开始,祝食用愉快。

………………………………………………………………………………………………………………………

结束任务的伊路米匆匆忙忙赶回家,嗯,赶回友克金的公寓。路过商场看到促销广告才想起今天是耶诞节的平安夜,犹豫了一下,走进商场看了一圈,给奇犽拿了盒巧克力,给米路基拿了新出的游戏手柄,给柯特拿了条黑底暗花滚绛红边的腰封,路过宠物区的时候从花花绿绿的玩具里挑出一条据说塞满猫薄荷的鱼形玩具。


“这是会让猫咪疯狂迷恋的玩具”导购小姐围上来诚意满满地介绍。

疯狂?迷恋?

脑海里冒出一个飞扑向小杰的红头发小丑……默默地放下了,拿起一个水盆。

“这是最新款的宠物自动喂食器,每天定食投喂, 最适合不能每天照顾宠物的人使用,对了对了,这里还有一款最新的宠物自动清洁马桶,现在组合购买……”

伊路米饶有兴趣地看着,自从养了猫咪后,公寓终于不再那么像旅馆,大家结束任务后都会赶回去轮班照顾猫咪, 如果有了自动喂食器,就可以放个假,不用那么急着往回赶了。

“喂,在哪?啊~那真是太好了,我在XX街百货商店等你”放下电话,指着全自动宠物用品系列的柜台:“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不要,其他的麻烦帮忙包起来。”


库洛洛远远看见伊路米身边围绕的大包小包时,就有点后悔出来了。

“圣诞快乐,啊…不好意思麻烦你出来一趟。”

“这有什么。”库洛洛看了眼远超四只手的购物袋,默默具现出盗贼的极意,翻开便利大口袋一页,将所有物品包起来,迅速离开。

“很棒的能力呢。”伊路米边跑边不忘赞道。

库洛洛:“……”


推开门,满屋的烤鸡香味。

西索听到动静出来迎接,被大包小包购物袋堵在了玄关,吃惊地看着堆了一地的宠物生活用品“这些……都是给猫咪的?”

“不,还有你和库洛洛的,”伊路米从购物袋里翻出一个纸盒子,递过去“圣诞快乐。”西索手里拿着锅和铲,示意把礼物塞进围裙前的大口袋里。

“好吧, 想不到你是吸猫症最重的一个。”

“不,这些是为了改变被猫咪控制的生活。”伊路米拆开包装盒,掏出自动喂食器和自动清洁马桶 “这些用具可以训练猫咪的自理能力。”

“但愿如此。”西索看了眼迫不及待钻进纸箱里的猫咪,回厨房放下锅铲解了围裙,把礼物拿回房间。纸盒子有点重量,晃一晃可以听到里面物品沉闷地轻声碰撞。

第一次伊路米送的礼物是刻字水晶苹果,第二次是可以做开瓶器的扑克牌,第三次是手机挂饰。伊路米的礼物总是充满意料之外的惊喜,为了保留这份惊喜,他把纸盒放进抽屉里。


走出客厅看到那俩人正努力教猫咪玩转盘游戏。

“看,就这样把球拨过去。”伊路米示范道,“你也来试试。”

猫咪站在一旁看智障一样地,看他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拨动镶嵌在环形轨道上的小球。

“猫咪,看这里”西索凑过去挤开伊路米,举起一条小鱼干诱惑道“学会了奖励小鱼干哦。”猫咪瞠眼看着晃动的小鱼干啪唧一声消失在西索嘴里,耳朵唰地倒下来,尾巴地拍在地上“啪、啪、啪、啪……”

“来来来,我来。”库洛洛抱起猫咪,抓着他的爪子,伸向小球。猫咪怒起作势要咬,挣脱开爪子,远远跳到一旁舔毛。

库洛洛:“……”

伊路米蹲在角落里碎碎念着“又浪费了100戎尼又浪费了100戎尼…”

“等他自己在家的时候就会玩了”西索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库洛洛看了眼弃满地玩具不顾钻进纸箱里的猫咪,这个安慰还真没说服力。


电视机打开了。火鸡从烤箱里端出来,剖开肚子,淌出滚烫的馅料。涂着果子酱的面包,冷冻的蛋奶布丁,还有满满一桶的鸡尾酒。猫咪的饭碗里是拌了猫草和鸡蛋羹的碎火鸡。三个个人一只猫开始愉快的圣诞节大餐。


库洛洛:为什么圣诞节吃火鸡

西索:因为可以一个星期不用买菜。

伊路米:……所以明天的早餐是火鸡三明治?

西索:如果你不喜欢还可以做火鸡碎沙拉。

库洛洛:好不容易休息,要不明晚我们去吃大餐吧。

伊路米、西索:才不要跟盗贼去。

猫咪:吃鸡 吃鸡 吃鸡。


嗯,还是蛮愉快的。

圣诞节快乐



………………………………啊喂,现在才9月,这是哪个时区的圣诞节啊…………



希望能保有热情,一直更下去。


捡到一只猫

我捡到一只猫。

黑色的猫,警惕地在垃圾桶边舔着受伤的爪子。不知为嘛就想起那个人来,蹲下来不由分说捞起张牙舞爪的小家伙,揣在怀里,走进小巷的深处。

攀着悬梯三两步上六楼的窗台上,回到屋子里,虽然这是库洛洛在友克金买下的公寓,不过我和库洛洛呆在这里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够伊路米。

脚尖还没着地,钉子就已经招呼过来。

“嘿,是我。”

“回来了?”黑暗中现出那人的轮廓,他凑过来看了看我怀里夹着的猫

“巷子口捡来的”我把猫咪亮给他看说“很可爱吧”

他神色诡异地看了我一眼,“你想干嘛”

“养着他”我笑眯眯地盯着眼前的人,看他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着实有趣

“库洛洛会发飙的”他认真道“你把猫和他的真皮沙发放到一个屋子里,如果他在皮草上发现猫毛,说不定会对你发出旅团追杀令……”

他住嘴了,瞪大眼睛看着因为兴奋得颤抖的我。

是呢,怎么没想到呢。伊路米,谢谢你帮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乐趣,真是太棒了。

hemm~你是故意的吧。

松开猫咪,拽着他的长发拉近,吻上。那人瞬间就僵硬了,任由我的舌头扫过柔软的双唇。松开来只见他原本已经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看不出来是在震惊还是生气。

“早安,伊路米。”

他警惕地后退,消失在洗手间门口。

我低头找了一圈,那只黑色的猫咪在桌子底下找到了一双毛拖鞋,蜷在上面安静地舔毛。

阳光慢慢从百叶窗的缝隙里漏进来,洒在木地板上,是温暖的颜色。

伊路米啊,过家家的日子还长着呢。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养猫的日常

1.

有一天库洛洛准备洗沙发套的时候,发现套子下掩盖的斑驳抓痕,冲西索发了一通脾气,伊路米抱着薯片搂着猫咪默默躲在飘窗上看屋里扑克乱飞电光四射,结束后差不多所有的家具都要再换一遍。

——“幼稚”伊路米咯吱咯吱啃着薯片。

——“喵”猫咪表示赞同。




————————很想写三美日常,如果有人想看就继续更新吧

ps: 此文填集赞的坑




妄想症患者日记

20170801


这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


临睡的时候,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像往常一样默念着他的名字,祈望他能进入梦境。

他忽然就出现在我面前,栩栩如生得让我一瞬间觉得害怕。

我知道自己没睡着,我不敢睁开眼睛,怕把幻影惊跑。

他俯身看我,他大概就站在床头边,他说了一句话,我没听清反问:什么?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黑暗里突兀地响起。

黑色瀑布一样倾泻下来的发丝密不透风地围拢着,几乎不能呼吸。

我很害怕,怕幻影会像肥皂泡一样散掉。

床的一边微微凹陷,被轻轻环绕着让我迅速沉入睡眠。


早上刷牙的时候,从镜子里看见他走进洗漱间,惊得差点没被呛到。

用力咳着吐掉泡沫,抬头看,他还在。

我忘了自己和他说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对话。后来我请求他不要离开,他说他不会走。

“我担心你会消失不见。”

“每天多想我一点,有一天你不仅可以看见我,像这样。”额上轻柔冰凉的触碰,我几乎不敢呼吸。

“我会的。所以请不要离开。”


阿刘曾说,当她画画的时候会进入精神分裂的状态。她说,你真正沉下心去写同人的时候,也会进入这种状态的。

嗯,我大概是得了妄想症。

假如病症加重,脱离控制,我大概会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余生。

现在只是无伤大雅的幻想。

我放任自己想他,比起自己被关进疯人院,更担心他会忽然间消失不见。



上班的路上,我从眼角里看到他站在我身边。

我几乎没有认出他来,他换下了和西索在酒吧里聊天的那套,换上了咖啡色的T恤,黑色硬质长裤,反扣着顶鸭舌帽,长发柔顺地顺着肩膀披散下来。

他站在我旁边玩手机,我震惊得不敢看他。

我问“你怎么出来了?”

他回了我一句什么,真奇怪,和他的对话大多转瞬就忘掉了。

下车的时候,他没有跟着我,我回头透过窗玻璃看他坐在我刚刚坐的位置上,自顾自地玩手机。

我:……


当我躲在电脑后面写下上面这段的时候,天已经黑得可以拧出墨水来,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没有带伞,如果下雨怎么办?

这个问题出来的时候,几乎要被自己蠢笑了。他只是一个幻影,我提醒自己,你已经寄托了太多的精神在他身上。

我闭上眼睛,试图呼唤他,但是毫无动静。

………………………………………………………………………………………………………………

我想起《搏击会》想起《24个比利》,想起那个发现“闭上眼睛后一切都会变好”的孩子。


但我知道自己和他们不一样。


这三天没有抽烟喝酒没有服用药物新换了个三区综合的咖啡,新买了布里奶酪。

我还在震惊自己的想象会变得栩栩如生,能够突破次元壁地出现在三次元的世界里。

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能保持多久,也许一次睡眠后他就会消失不见。


所以我决定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权当无聊生活里的调剂——迷恋的二次元人物出现在了三次元的空间。

真是有趣的事情。


一夜



临关灯前她问我是睡她同学的床,还是和她一起睡。
我看着眼前暗恋已久的学姐,说,一起?
我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就这样挤在了宿舍的小床上。

侧躺着听着自己响亮的心跳声,
绷紧身体,脊背紧紧贴在冰凉的墙上,缓解燥热难耐的温度。

现在几点了,已经两点了?还是三点?
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
黑暗一点一点远去的恐慌撰紧了心脏
要做什么将时间停下来
能做什么让时间停下来。
不敢翻身,怕惊醒了她。
在黑暗中等待黎明。
在惴惴不安地看着第二天无可救药地来临。


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光线透过窗帘在屋子里笼上一层暗蓝色的纱。
借着窗外的光看见她面朝着我,侧卧着安静地睡着。
90cm的小床,硬被我划分出一条清晰可见的10cm宽的中界线
松了口气,我知道自己睡觉不老实,经常睡着睡着就把旁人搂到怀里,还好还好,没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

埋怨天亮得太早,希望她能在床上多躺一会儿
闭上眼,仿佛只要回到黑暗里,就能时光倒流回前一夜。
如此,
无限循环。

我不知道她究竟有没看出我对她的想法,这没关系,因为什么都没有发生,无论那时还是以后。我还是那个跟她说一句话就会脸红的学妹,还是那个跟在她身后屁颠屁颠参加音乐节参加演出,在阴影里仰望着光灿灿的她的小跟班。她后来去了沈阳去了北京,微博停更,QQ断线,我只能断断续续从他人的字里行间猜到一点关于她的零碎信息。


我在网上搜她原来的组合,不过是学生的自娱自乐,果然什么也没有留下来。不像后来南噪打造的乐队,至少能有一两首作品记录在网路上。
一晃眼,已快十年。

那天和阿敏在小酒馆里久违地接过一支薄荷烟的时候,心绪飘回宿舍楼前的草地上,那里有个女孩在抱着吉他唱一首不知名的歌,后来一直想却一直未敢问她那首歌的名字,怕听到她说,什么歌?忘了。
那段晦涩难明的爱恋,像薄荷烟一样转瞬散去,留下凉凉的薄荷味和点点的烟意。
我说,很喜欢这个味道。
端起酒杯和她相视一笑。

被淘汰掉的一小段…… (西团)

————————

情节是接库洛洛和西索合伙劫珠宝,遇到高手,库洛洛惨被插刀……


库洛洛眯眼看着西索修长的手指在小腹缓缓游移,肌肤触摸的感觉,撩拨起怪异的颤栗,眸色一暗,一把扯过西索的领子,极近距离逼视着。
潮热的呼吸交织,两人同时凑近,唇试探地碰触,蜻蜓点水的浅啄,发狠地拉近,舌头纠缠,似要分个高低般地噬咬。西索的由轻到重地抚摸揉搓着,沾染了情色味道的爱抚,探入衣内,向身体的更深处探去。库洛洛忽然如迷醉后清醒一般松开西索的领子,推搡开。

似是快要煲滚一壶水时熄了炉子,屋内闷热难耐。西索呆了一会儿,受不了地离开库洛洛呆的角落,到屋子的另一头坐下。

训练日记 05(all伊路米 奇伊)

父亲低沉的声音在通话器的另一端响起,伊路米像往常一样简洁迅速地汇报完工作,赶在父亲扯出别的话题前按向停止通话键。
“伊路米。” 
手指挪开把通话器移回到耳边,“是的,爸爸。”
“你的报告我收到了,”
“哦”
“有一些地方要修改”
“嗯”
“等会儿我传到你邮箱”
“好的”

通话器那头静默了,听着自己的呼吸声,等待另一边发自黑洞的声音。
“糜基交了这个季度的业绩汇总表,”伊路米的脉搏砰砰跳动,“你这两个月没怎么做任务”
“这两年优质订单下降了,我在外面拓展业务。”
微微松了口气,听着那头再次陷入的沉默。

“你最近认识了什么人啊”
终于来了。
伊路米轻快地说“客户介绍认识的,有可能发展成下一个优质客户”
“行吧,”父亲打断他,“奇犽已经上完理论课了,等你回来带他实训。”
“好的,爸爸,完成任务马上回去”
通话器发出嘟嘟的声音。

父亲知道了。
伊路米略有不安,随即想到他俩很强,即使父亲要采取行动也会有所顾忌,继而松开汗湿的磨砂外壳,慢慢平静心跳。


08


“很疼?”
“妈的捅你一刀试试?”

两人结伴去抢珠宝,不想遇上了高手,西索狼狈全身而退,库洛洛则很不幸地挨了一刀。哆嗦着把烟塞进牙齿间,借火的姿势牵扯了伤口,疼得他闷哼一声。
西索接过香烟,替他点燃了。
库洛洛迫不及待猛抽几口,打了个冷颤。

随着烟雾的弥漫,他终于可以放松地瘫在墙角,那些快乐的小东西从大脑的深处跳跃出来,滋滋地冒着泡泡,疼痛似乎变得不再重要。
西索掀起衣服的一角,看着血肉模糊地伤口问“要不要去医院”

“草,去那干嘛”手指向散落一地的杂物,西索从一堆血淋淋的东西里翻出手机扔过去
”玛琪?有事要麻烦你,来……”抬眼看西索比出的嘴型说出地址。
“私人医生?”

很快西索就看到了紫发的冰山每人,进门二话不说迅速处理好伤口,在库洛洛示意下转身离开,啪地带上门。干净利落,不留痕迹。
库洛洛警告道“别打她主意哦,会吃苦头的”
西索难过自己被深深无视了。

缝合好的伤口没有一丝痕迹,西索着迷地看着库洛洛的腹部,忍不住伸手来回摸索,感受光滑的皮肤。
库洛洛眯眼看着修长的手指在小腹由轻及重缓缓游移,肌肤触摸的感觉,撩拨起怪异的颤栗,眸色一暗,一把扯过西索的领子,极近距离逼视着对方“放手”他龇牙道,声音极轻。
西索拉好掀开的衣服,举手示好。
库洛洛松开西索的领子。
西索脱身,离开库洛洛呆的角落,到屋子的另一头坐下。

————————————————————————————————————————————

18:05 西索:“在哪==?”
18:06伊路米:“某个海岛上,工作”
18:10西索:“工作完回来?”
20:30伊路米:“不行,要回家” 
天已经完全暗了,西索消灭完快餐,看看蜷缩在角落的库洛洛,不远处他的快餐还放在地上一动未动,收拾好东西,离开。

这个城市灯红酒绿让人着迷,远处高耸的天空竞技场闪着点点红光。
小丑坐在大楼的顶端,看着脚下闪耀的霓虹,思考着下一步去哪里。

或许他可以去酒吧街随手拉一个来一发美妙的……
或者可以去地下酒吧打一场酣畅淋漓的擂台
又或者……
远处传来飞艇的轰鸣,西索抬头看着飞艇自远而近缓缓驶来,又慢慢离去。
他猜或许伊路米正在上面,坐着飞艇回他在枯枯戮山的豪宅,那里有等他的家人。
偌大的城市,竟然无处可去。


09
揍敌客家的专用飞艇很大,半个洗手间比三人一起住的小公寓还大。之前住着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挤,真是不可思议。



任务很简单就完成了,在暗夜中杀人,已如本能一样,融入血里。结束后走出庭院,看到门口多了两个身影,差点一排钉子过去灭口。还好及时意识到那是等候自己的管家。



站在试炼之门前,伊路米看到西索最新发来的那条信息

23:39西索:怎么办,人家寂寞了耶。

23:45伊路米:去找你的小苹果。

和人吃饭、约炮、打架不就为了不寂寞吗?



推开试炼之门,听到三毛的低吠时,伊路米的全身由衷地放松,快步走上通往主屋的石径,远远看见管家牵着奇犽迎在庭院的门口。

“哥哥!”白色的一团挣开管家,像炮弹一样撞进伊路米怀里。

捏捏奇犽的胳膊说:“瘦了。”看向照顾奇犽的管家。

“爸爸说我的体脂率已经达标了呢。”奇犽骄傲地说。

管家抹了一额冷汗。



“哥哥…”奇犽扒拉着伊路米的大腿,眨巴着双眼。

伊路米被奇犽眼里的亮晶晶了一跳

“那个…有没有……”

“…?”伊路米瞪大眼睛。

直到奇犽的小手伸进口袋里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

眼看奇犽的小嘴快撅起来了,赶紧哄道:“买了很多巧克力,在快递路上,过两天就到了。”

奇犽的小脸耷拉下来。



伊路米一把捞起像八爪鱼一样缠身的奇犽,向明亮的门厅走去。

管家期期艾艾,被伊路米看了一眼,识相地闭紧了嘴巴。

“伊路米!”基裘的尖叫声让他彻底知道自己回来了。

奇犽从他怀里滑下来,乖巧地跑进屋子里了。



“妈妈。”他规矩地问好。

“这么久才回来!不听话的孩子!”伊路米绷紧身子。“接任务也不跟家里说一声,让妈妈担心死了!”

“对不起妈妈”

“知道回来就好…妈妈知道你现在长大了,喜欢在外面跑,妈妈不拦你,可是去哪里要和家里说一声啊…”

伊路米越过基裘的肩膀,看到逆着光父亲的身影,带着压迫的气场逼来。

心跳加速,神经紧绷。

“不要动!”父亲喝道。像被念钉钉在主宅的门外,看着父亲一步步逼近。

静默向核弹爆发前的沉寂。

他盯着父亲抬起手慢慢靠近,藏在皮肤下的念钉被压迫得一触即发。

忽然压迫的气消失了,“回来就好!”父亲的手落到他的头发上,像对待孩子一样,轻轻压了一下。

伊路米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厅兀自平息后才发觉脊背已经汗湿。

和父亲开战的可能性让他热血沸腾。